乐读小说网 > 从秽土转生走出来的强者 > 第316章 大蛇丸太难了!(五合一章节~求订阅)
    柱间可以非常确定大蛇丸就在木叶村中。

    当下这个时间节点上。

    大蛇丸还没有叛离木叶村,还是处于在木叶村内的阶段,而且应该已经开始进行研究了。

    毕竟柱间在吸收柱间细胞的时候,就在远处的地下室中吸收到了柱间的细胞。

    “那就寻找一下吧!”

    柱间缓缓闭上眼睛,随后双手拍在一起,顿时脸上浮现出一道道红色的仙人脸谱,瞬间进入到了仙人模式里面。

    嗡!

    柱间的身体微微一颤,一股股自然能量涌入到他的身体中,将体内的查克拉转化为仙术查克拉。

    进入仙人模式之后。

    柱间控制着仙术查克拉向着周围扩散出去,笼罩在整个木叶村的上方,感知着这里的一切。

    一时之间。

    一道道查克拉的感觉涌入到了柱间的心中。

    这个人的查克拉的气质都是不一样,这就像是DNA一般,拥有着特异性。

    柱间感受到了木叶村里面每个人的查克拉,并且分辨着其中的查克拉,寻找着熟悉的感觉。

    在柱间的记忆当中。

    现在的木叶村里还是有一些熟人的。

    猿飞日斩。

    纲手。

    以及……

    大蛇丸!

    柱间的查克拉在瞬间敏锐的捕捉到了大蛇丸的位置,正在木叶村郊区位置的地下基地里面。

    “那里就是大蛇丸的实验室吧。”

    柱间还是知道那个方向的,他上次来到木叶村吸收柱间细胞的时候,那一部分柱间细胞就是从实验室的方向吸收过来的。

    就是没想到还真的在那里。

    “有点意思。”

    柱间身影一闪,快速的向着大蛇丸实验室的方向冲过去,速度非常的快,周围的景色不断的从他的身边掠过。

    ……

    此时此刻。

    大蛇丸实验室中。

    大蛇丸怔怔的站在实验室的地面上,脚下流淌着淡黄色的组织液,周围一个个培养皿全都破碎了,每个培养皿里面都有一个小孩,这些小孩全都死了。

    “谁干的?”

    大蛇丸的蛇眸中闪烁着冷冷的凶光,愤怒已经达到了极点,紧紧攥着的拳头很想要朝着某个目标打过去,但偏偏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我的心血……”

    大蛇丸看着倒在培养皿中的孩子,这是他离开之前留下的一批人体实验的实验品。

    这些实验品都是他认为可能会拥有木遁血继限界的人。

    为了这样的实验。

    大蛇丸煞费苦心。

    熬了不知道多少夜了。

    就连上战场都在心心念实验室里的事情。

    谁知道回来以后。

    当大蛇丸看到眼前景象的时候,整个人都懵逼了,这里好像进来过土匪一样。

    不仅实验室里面破损的一塌糊涂。

    就连那些参与他实验的忍者都不见了。

    “团藏?”

    大蛇丸最先想到的就是团藏,他跟团藏不是多么好的关系,仅仅只是合作关系。

    之所以能合作。

    还是因为有利益的牵扯。

    难道是因为团藏?

    大蛇丸心里面冒出一个问号,他刚刚回来不久,还不清楚团藏已经死了的消息。

    毕竟现在处于第二次忍界大战的时间点里面。

    每天都有人死亡。

    每天的死亡名单里都可能有熟悉的名字。

    谁死了都不意外,也都不算是什么大事情。

    再加上团藏对于木叶村非常的重要,是暗部的掌控者,团藏出事的消息在当晚就被猿飞日斩给封锁了,并且默默的将暗部接管了过来。

    猿飞日斩的意图非常的明确。

    暗部资源太过重要。

    没有平稳接过暗部之前,绝对不能对外声张? 不能引起其他村子的注意? 更不能引发村子内部的恐慌。

    直到现在这个时候。

    猿飞日斩都没能完全的将暗部接管过来,更别说让野心勃勃的大蛇丸知道木叶村发生这样的变故了。

    正因如此。

    大蛇丸还不知道团藏已经没了。

    心中还以为当下这样的状况是团藏做了什么呢。

    一时之间。

    极其愤怒!

    嗖!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

    一道破空声在实验室外面响起? 随后脚步声柱间响起? 拉开了实验室的暗门,向着里面走了进来。

    大蛇丸感觉到有人来了? 狭长昏黄的蛇眸里面顿时闪过一抹杀意。

    这个人。

    在这个时间来实验室。

    绝对图谋不轨!

    这里遭到破坏很可能跟这个人有关!

    大蛇丸在一瞬间就做出了自己的判断,随后同样身影一闪? 隐匿了起来? 想看看来的人究竟是事,来这里究竟有什么事情。

    大蛇丸藏起来之后。

    脚步声越来越近。

    最后。

    一个穿着斗篷戴着帽子的神秘人走了进来,出现在大蛇丸的视线当中。

    只是这个人。

    大蛇丸并不认识。

    “他是谁?”

    大蛇丸的心中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他没见过这样的人。

    木叶村里面的所有人? 他都是有印象的。

    这个人

    不像是村子里的人。

    大蛇丸就这么盯着那个走进来的戴着帽子的神秘人? 想要看看后者究竟想要干什么。

    只是……

    这个神秘人刚刚走进来,就不走了,只是低着头看了一眼这遍布着组织液的地面。

    “大蛇丸。”

    “这就是你的实验室啊?”

    “你平时不能收拾收拾吗?”

    “这都什么味啊!”

    “我去外面等你,你快点上来!”

    “别让我等太久了。”

    “不然我就动手揪你出来了!”

    柱间用手扇了扇面前的味道,这里有着一股刺鼻的腐朽的味道? 杀伤性太强,着实有点顶不住。

    随即。

    柱间转身直接往外走? 退出了大蛇丸的实验室。

    柱间走到实验室的外面。

    顿时感觉空气无比的新鲜。

    赶忙大口大口的呼吸。

    “这味也太冲了!”

    柱间现在想想还觉得有些心有余悸,不禁感慨道:“这货是不是在里面蜕皮了?”

    ……

    大蛇丸脸上流露出懵逼之色。

    完全的懵逼。

    根本没反应过来。

    那个神秘人好像刚刚走进来? 就又退出去了,而且还直呼自己的名字? 好像知道自己就在这里似的。

    “???”

    大蛇丸隐隐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劲? 但又说不出是哪里出了问题。

    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

    还是选择不动。

    暂时不知道对方是谁。

    更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意图。

    刚才的话说不定是来诈自己的? 或许对方根本不知道自己就在里面。

    嗯?

    不对啊!

    管他对方是谁呢!

    怕个锤子啊?

    大蛇丸再次愣住了,他都这里发生的事情给搞晕了,现在思维都有点跟不上了。

    “看来这段时间木叶村的变化很大啊!”

    大蛇丸忍不住感慨一句,就算是他并不怕那个神秘人,他也没有立即走出去,毕竟现在事情是怎样的都没有搞清楚,还是先看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随后。

    大蛇丸就像是定在原地一般。

    完全当做没有看到过神秘人,没有听到过神秘人的话,甚至当做这里根本没有他。

    ……

    柱间站在实验室的外面。

    等了大概三分钟。

    这三分钟也不是纯等,柱间一直在大口的呼吸,以及舒缓自己的心情。

    柱间从来没有被这么强烈的化学物质杀伤过,就算是山椒鱼半藏的毒气都没有这么猛!

    那味道……

    简直绝了!

    柱间缓过来之后,发现大蛇丸还没上来,便从地面上走了几步,找到大概大蛇丸的位置。

    现在这个时候。

    柱间在地面上。

    大蛇丸在地下。

    两人的垂直高度不同,但位置是刚好重合的。

    顿时。

    柱间微微蹲下。

    抬起手握成拳头,向着地面上敲击过去。

    咚!咚!咚!

    柱间的拳头锤击在地面上,令整个地面都晃动了起来。

    “大蛇丸!”

    “你快上来啊!”

    “你不怕熏死啊!”

    “快上来说话!”

    柱间隔着地壳向着实验室里面的大蛇丸喊话,只是他的声音是使用了查克拉加持的,宛若细丝一般,绕过地壳,顺着地下室的门,直接传入到大蛇丸的耳边。

    地下室中。

    柱间刚才敲打地面的时候,地下室仿佛地震了一般摇晃,天花板给上不断有灰尘溅落下来。

    “???”

    大蛇丸在地下室里面听到柱间的声音,顿时满脑袋的问号,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这个人怎么回事?

    有什么目的?

    他是奔着什么来的?

    大蛇丸想不通这个问题,对方只身来到实验室,从那样子上来看似乎对他的实验根本不感兴趣,那究竟对什么感兴趣?

    想不通。

    大蛇丸决定按兵不动。

    继续等待。

    大概又过了一分钟的时间。

    柱间在上面等得实在是不耐烦了,缓缓站起身来,盯着下方的地面。

    嗡!

    柱间全身的查克拉涌动而起,顺着双脚向着地下涌动过去。

    嗡!嗡!嗡!

    大蛇丸的实验再次晃动起来,随后一根根藤蔓从地下快速的生长出来,向着大蛇丸的身上缠绕过去。

    “木遁?!”

    大蛇丸瞪大眼睛,眼中泛起深深的震惊,他根本没有想到,他一直以来心心念的木遁,居然现在直接出现在自己的脚下。

    “难道说那个神秘人是木遁忍者?”

    大蛇丸觉得事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要知道整个忍界的木遁忍者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初代火影千手柱间。

    但是初代火影早就已经死了。

    连身上的细胞都在被他研究。

    如果说什么时候这个世界上出现了第二个木遁忍者,那么一定是他培养出来的。

    可是……

    现在居然有第二个木遁忍者出现了。

    这不是离谱吗?

    难道是团藏?

    大蛇丸率先想到的还是团藏,毕竟团藏那边也拥有一部分的柱间细胞。

    “难道团藏那家伙还请了别人在做实验?”

    大蛇丸想到这里,顿时脸色微微一变,觉得这么解释是可以解释得通的。

    按照团藏的尿性。

    如果另外一边的人体实验取得了成功,那么破坏他现有的实验室,也是情有可原的。

    唰!唰!唰!

    快速生长的藤蔓向着大蛇丸的身上缠绕过去,藤蔓抽动的速度非常快,并且将大蛇丸周围的路径全都封堵住了,并没有留下躲避的机会。

    “凭借这几个藤蔓就想困住我吗?”

    大蛇丸嘴角翘起一抹冷笑,并没有将这些藤蔓当回事,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剑,正是草薙剑。

    “要是我这么容易就被这玩意困住,我就不是大蛇丸了,团藏,你终究还是小看了我!”

    大蛇丸挥动着手上的草薙剑,直接向着藤蔓上面挥砍过去。

    叮!

    草薙剑碰撞在藤蔓上,顿时发出一道金属碰撞般的声响。

    不仅没有砍断藤蔓。

    还被藤蔓反震了一下。

    令得大蛇丸的虎口都有点疼。

    而且。

    藤蔓缠绕过来的势头根本没有任何的变化。

    “什么东西?”

    大蛇丸的脸色再次发生变化,能够在这里看到木遁,这本身就很让他惊讶了,但让他更加惊讶的是这木遁产生的藤蔓居然那么的坚硬。

    顿时。

    大蛇丸再次抡起手上的草薙剑,狠狠的向着藤蔓上砍过去。

    叮!

    草薙剑再次与藤蔓碰撞在一起,随后以更加库长的势头反弹了回来,随后藤蔓重重的将大蛇丸缠绕了起来。

    “不是吧?!”

    大蛇丸脸都绿了,他看着缠绕在自己身上束缚得极紧的藤蔓,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特瞄是木遁?

    这是铁遁吧?

    哪有这样的木头?

    大蛇丸直到身体被捆起来的那一刻,心里依旧还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唰!

    还没等大蛇丸反应过来,缠绕着他的藤蔓猛然拖着他向着实验室上面冲过去。

    “???”

    “不是!”

    “这不对劲!”

    “上面是地壳啊!”

    “咱们可以走正门的!”

    大蛇丸嘴角狠狠一抽,他感觉到缠绕着他的藤蔓正在以惊人的速度疯狂生长,并且还是垂直向上生长的。

    按照如此势头。

    根本用不了多久。

    被捆绑起来的大蛇丸就会撞击到实验室的天花板上。

    “这……”

    大蛇丸多么希望这个藤蔓可以讲讲道理,将他从门口放出去,而不是以这样蛮横的方式直接将他顶上去。

    只是……

    一切都晚了。

    咣当!

    伴随着一道重重的声响,大蛇丸觉得自己的身体被硬生生的挤到天花板上,并且极其霸道的塞进了坚硬的石头里面。

    这些拖着他的藤蔓,拥有极强的力量,以及难以理解的坚硬。

    携着一往无前的气势。

    直接将大蛇丸从地下给挤到了地上,就像是正常生长出来一样,只是在生长的过程中,带了一个大蛇丸。

    “你……你要干嘛啊?”

    大蛇丸破土而出之后,满脸的无奈,他的脸上全是土,头上还在顺着往下流血,完全在这撞击的过程中里面懵圈了。

    “大蛇丸,现在还不是你问问题的时候,还是让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吧。”

    柱间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大蛇丸的身前,他的帽子遮蔽着脸颊,让大蛇丸根本不看见他的脸。

    “现在藤蔓缠绕着你的身体。”

    “并且会越缠越紧。”

    “如果你想逃生的话。”

    “你会怎么办?”

    柱间双手环抱于胸前,就这么看着大蛇丸,等待着大蛇丸后续的变化。

    “这算什么问题?”

    大蛇丸的脸上露出一抹惨笑,他怎么觉得面前这个神秘人的脑子有点不太正常呢。

    “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柱间淡漠的说道:“我刚才说过了,现在还不是你问问题的时候。”

    “我会……”

    大蛇丸眼角向着柱间撇过去,现在他几乎可以确定,这个人不是木叶村的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完全无法判定出这个人身上的气息。

    “我会……”

    大蛇丸有点犹豫,他觉得如果说了的话,就会暴露出自己的特点,但如果不说的话,现在好像也确实没有办法摆脱出去。

    “我会……”

    大蛇丸还在犹豫,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去。

    “你怎么这么费劲啊!”

    柱间一步斜跨而出,站在大蛇丸的面前,看着大蛇丸那尽是灰尘的脸,就算是早年的大蛇丸吧,居然会这么的啰嗦。

    “你不就是把嘴张开,吐一条蛇出来,再让蛇把你吐出来,你将替身术研究到了极致,所以我想对付你,也只是对付了你的替身,没错吧!”柱间替大蛇丸说了出来。

    “……”

    大蛇丸顿时就懵逼了,直接无语了,敢情你什么都知道,既然你都知道,你还问题。

    一时之间。

    大蛇丸更加怀疑了。

    这个人究竟是干嘛来了?

    怎么感觉好像不是奔着实验室来的,更像是奔着他来的,莫非是馋他的身子了?

    大蛇丸不由得咽了口唾沫,男孩子在外面必须要保护好自己啊,不然很容易吃亏的!

    “把舌头伸出来!”

    柱间懒得跟大蛇丸废话了,既然对方不主动做出这个动作,那么自己就发出命令让大蛇丸来做吧。

    招募晓组织这些事情一会再说。

    先把轮回钥匙拿到手。

    这个才是大事。

    柱间不想有夜长梦多的事情发生,毕竟大蛇丸是个非常狡猾的存在,稍微一个不注意,可能就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

    必须要先拿到轮回钥匙。

    这样就有了保障。

    就算大蛇丸最后没有加入晓组织也无妨。

    终归不过是个工具人罢了!

    “???”

    大蛇丸在听到柱间的话之后,一度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你要干嘛?”

    大蛇丸的表情变得警惕了许多,就连说话都不敢张嘴了,以前到处乱伸的舌头现在藏得可好了,根本不敢亮相。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还能吃了你啊?”柱间嘴角微微一抽,他从来没见过大蛇丸摆出这样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个受了惊的小媳妇,就差蜷缩成一团了。

    “我怕你吃我舌头!”

    大蛇丸依旧闭着嘴,他的蛇眸始终瞪大盯着柱间,从这个人出现开始,就觉得很奇怪。

    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正常过。

    做事风格十分诡异。

    根本看不出来要干嘛。

    最可怕的就是刚才那句话。

    伸舌头。

    这……

    大蛇丸越想越不对劲,怎么都觉得这是在针对自己,心中默默盘算必须得像个办法逃掉。

    可是……

    就像这个神秘人说的一样。

    现在藤蔓坚硬如铁,缠绕得非常紧,根本就撑不开,只能通过大蛇流替身术离开。

    但是替身术就要张嘴吐蛇。

    如果没有这个神秘人刚才要求伸舌头这样的话,他还想趁着对方不注意,找个机会尝试一下。

    现在不一样了。

    大蛇丸现在连张嘴都有点不敢张开。

    面前这个神秘人,胡乱出牌,不讲忍德,上来就要人伸舌头,这都什么套路啊?

    “快点。”

    “把舌头伸出来。”

    “你最好配合一点。”

    “别逼我亲自动手!”

    柱间微微蹙眉,他怎么觉得这个早年的大蛇丸有点怂啊,跟他印象中的大蛇丸有很大的差别。

    当然。

    柱间在忍者世界里面认识的大蛇丸也挺怂的,只要是涉及到了生死的事情,那都是大蛇丸必须要注意的事情。

    “你……你……你……”

    大蛇丸满脸的惊疑,他根本都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不是在说段子,而是认真的。

    真的是要对他的舌头出手!

    而且还要强行出手!

    这太过分了吧!

    大蛇丸的心里有一肚子抱怨的话要说,但是他现在根本就不敢张嘴,不敢多说任何一句话,生怕哪个字的发音嘴巴张大了,让他的舌头露出来,被这个神秘人抓住机会。

    一时之间。

    大蛇丸紧咬牙关,死守舌头,看向柱间的眼神格外的警惕。

    “……”

    柱间看到大蛇丸那副表情,不禁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你确定不自己张开嘴?”

    柱间再次确认的问道。

    这次询问是柱间对大蛇丸下的最后通牒。

    如果大蛇丸还是拒绝的话。

    那么他就要用强了。

    “唔唔……唔唔唔……”

    大蛇丸摇了摇头,闭着嘴唔唔了几句,说的是什么柱间也听不出来。

    “那我只好得罪了。”

    柱间淡淡的摇头,没有办法,大蛇丸紧闭的最里面,不仅仅是个简单的舌头,而是离开这个噩梦副本的第二把轮回钥匙。

    下一刻。

    柱间探手而出,向着大蛇丸的嘴巴上抓过去。

    “!!!”

    大蛇丸双目圆瞪,瞳孔微微收缩,柱间的那双大手在他的视线中越来越近,越来越大,最后遮蔽了他的全部视线,只剩下那双手。

    “不要啊!”

    大蛇丸的心中咆哮着,心里充斥着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尤其是这种被强迫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像是要被玷污了一样。

    柱间的双手分别掐在大蛇丸的上下颚,随后骤然用力。

    嘎嘣!

    嘎嘣!

    嘎嘣!

    ……

    一道道骨节间清脆的声音响起。

    大蛇丸顿时感觉到一股剧烈的疼痛涌入到灵魂之中,仿佛骨头上都被按上了手印一般,那是一种非常夸张的疼痛,而且下巴的挂钩都快要被掰脱臼了。

    “我服了!”

    大蛇丸立即大叫一声,张开了嘴巴,刚才施加在他下巴上面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了。

    毫不夸张的说。

    大蛇丸觉得他要是再坚持下去,就要给自己做面部恢复的整容手术了。

    太难了!

    人生实在是太难了!

    大蛇丸何曾遭遇过这样的经历,心中充斥着酸涩感,一时之间,委屈极了。

    柱间看着大蛇丸张开嘴巴,顿时非常满意,随后闪电般的探手而出,直接向着大蛇丸的嘴里抓过去。

    唰!

    柱间的左手整个捅了进去,一把揪住大蛇丸的舌头。

    嗡!

    霎时间。

    柱间的手上微微一颤,随后一把轮回钥匙出现在掌心上,拿到了第二把轮回钥匙。

    拿到之后。

    柱间抽出手臂。

    并且松开了大蛇丸。

    这是完全的松开了,连捆绑着的藤蔓都已经消失不见了,还给大蛇丸自由。

    “呕!”

    大蛇丸趴在地上顿时一阵干呕,他根本不敢回忆自己刚刚经历了什么魔鬼的事情,他想要将这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永久的从脑海中删掉。

    魔鬼!

    这个人就是魔鬼!

    居然对自己做这样的事情!

    大蛇丸干呕了一会之后,稍微觉得好受了一点,他的下巴酸酸肿肿的,连舌头都很疼。

    这种感觉……

    就像是吃了几天的香蕉。

    简直难以形容了。

    “你……你究竟……想干嘛?”

    大蛇丸瘫坐在地上,现在他的脑袋上还在往下流血,冲破地壳所带来的冲击力太强了。

    如果不是大蛇丸的身体过于坚硬,换做其他人,可能早就被挤压成为肉泥了。

    毕竟大蛇丸是能拿脸接住纲手怪力一拳的存在。

    要知道纲手怪力的拳头可是差点要了自来也的命,连宇智波斑的须佐能乎都能锤出裂缝。

    “我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

    柱间低头看着坐在地上几乎快要怀疑人生的大蛇丸,不由的摇了摇头,淡然的说道:“如果刚才你肯配合我,根本不用这么遭罪的。”

    “……”

    大蛇丸当时就无语了。

    如果再有一次的机会。

    不对。

    是再有一万次的机会。

    只要重新开始。

    大蛇丸都绝对会再做出一样的选择,他根本不可能轻易的张开嘴,让人随便撸他的舌头。

    这是绝对不能同意的事情!

    “那你没别的事情了,你可以走了吧……”

    大蛇丸不想再看到这个\b神秘人了,他需要静静,去缓解刚才所承受的痛楚。

    这些痛楚不仅仅施加在他的身体上,更是冲击到了他的灵魂,让他无比的难过。

    “嗯……”

    “我刚才说错了。”

    “其实我还有别的事情。”

    柱间立即改口,他刚才所说的没有别的事情了,完全说的是轮回钥匙的事情。

    除了轮回钥匙之外。

    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

    这些事情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什么事?”

    大蛇丸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脸上的表情变得非常的精彩,刚刚觉得仿佛是解脱了,但是现在又重新回到了地狱里面。

    “我要千手扉间的个人信息组织。”

    柱间直接说出了他的目的,他不愿意跟大蛇丸拐弯抹角,现在这个时候的大蛇丸,办事效率多少有点低下。

    “什么?什么东西?”大蛇丸摆出一副不是很清楚的样子。

    “好家伙。”

    “跟我飙戏呢!”

    “DNA!”

    “我要千手扉间的DNA!”

    “就是血肉组织!”

    “我知道你的身上有,快点给我交出来,以免经受皮肉之苦!”

    柱间直接伸出手来,摆出讨要的姿态,俨然呈现出一副劫匪的样子,让大蛇丸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我……我没……”大蛇丸刚要辩解,就再次被柱间给打断了。

    “你有。”

    柱间依旧保持着伸手的姿态,这个东西他是必须要弄到的,这涉及到秽土转生出千手扉间的计划能不能顺利的进行。

    “这……”

    大蛇丸的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没错。

    他手上确实有。

    那些都是他的珍藏。

    不想轻易交出去。

    大蛇丸也有自己的计划,他知道在木叶村的禁术里面,有一项禁术叫秽土转生。

    这个术他向往了很久了。

    早晚有一天,他会搞到这个术,届时他所留存的千手扉间的身体组织,就会派上用场。

    可是。

    现在。

    这个神秘人。

    根本糊弄不过去。

    最重要的是……

    大蛇丸都不知道面前这个神秘人是怎么知道他所拥有千手扉间个人身份信息这样的事情的,他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老老实实的交给我,否则我要是出手提取你的灵魂,那么事情就不是这么轻易可以解决的了。”

    柱间冷冷的盯着大蛇丸,他的眼睛遮挡在帽子之下,但是冰冷的感觉却是可以很轻易的透射出来。

    “我……”

    大蛇丸还要犹豫,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全身的汗毛倒竖起来,顿时感觉到一股深深的危险,这让他非常的恐惧,仿佛嗅到了死神的味道。

    会死!

    如果再不答应!

    真的会死!

    大蛇丸的这种预感非常强烈,而且他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

    就算是面对山椒鱼半藏的时候,他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感觉,就算没有跟面前这个神秘人正式交手,但是他深深的意识到,自己绝对不是这个神秘人的对手。

    “我知道了。”

    大蛇丸无奈的点了点头,随后向着柱间的脸上看过去,他还是没有办法看清柱间的脸。

    “我有一个问题。”

    “只要你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就交给你。”

    大蛇丸眼神坚决的说道,这是他最后的倔强了,不然整个一系列的事情过来,他觉得自己太吃亏了。

    “你问吧。”

    柱间淡淡的说道,他没有强硬的拒绝大蛇丸,只要能够顺利的拿到扉间的身体组织,节省一些复杂的程序,稍微解答一下大蛇丸的问题,这本身并不算什么事情。

    “你是不是志村团藏的人?”

    大蛇丸的语气中蕴含着强烈的情绪起伏,双眸冷视着柱间,心里对团藏愤恨到了极点。

    甚至在没有问出这个问题之前。

    他就已经默认是团藏做的了。

    毕竟。

    除了团藏之外,不可能有人在研究克隆人的技术,面前这个人明显不是孩子,甚至年纪跟自己差不多。

    这个年纪的人能够拥有木遁忍术,那么势必是实验中的志愿者。

    否则有这个本事早就扬名忍界了。

    再加上这个人戴着帽子,将脸遮蔽住,显然就是不想让人认出来他。

    种种迹象。

    全都指向团藏。

    大蛇丸的心里已经认定这就是团藏做的事情了。

    “额……”

    柱间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大蛇丸会往团藏那边想,不过想想还是挺有意思的。

    柱间本能的想要回答一句,团藏不配。

    但是……

    柱间突然想看看后续是什么样子的。

    这个时候柱间有点后悔那么快就把团藏给弄死了,现在连个背锅的人都没有了,一下子就不好玩了。

    如果下个副本。

    需要搞事情的话。

    要把团藏留下!

    柱间心中默默的盘算起来,经过几个副本之后,他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他是无敌的存在,谁都不是他的对手。

    如果一直打打杀杀。

    太无聊了。

    搞事情才是更有意思的!

    柱间偶尔想换换口味,想要从动作片去换成剧情片看看,说不定在不同的副本里面以不同的故事走向会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

    “是的。”

    柱间立即点点头,看起来像是没怎么犹豫就承认了,随后补充道:“我确实是志村团藏的人。”

    “果然!”

    “我就知道是他!”

    “那个老家伙坏的很!”

    “连我都算计!”

    大蛇丸眼中的愤怒更加浓郁了,倒不是他的脑子不好使,而是他在看到实验室被破坏之后,已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这个实验室里面凝聚力他的心血。

    多年的努力全都毁了。

    大蛇丸深信就算这一批实验品没什么效果,那么所积累的经验带来的下一批实验品也会取得成功,他一定会培养一个会木遁的孩子出来。

    “我还有一个问题。”

    大蛇丸盯着柱间再次说道,眼神同样的坚决,仿佛不回答就不给扉间的身体组织了。

    “你别得寸进尺啊!”柱间冷冷的说道,他根本没有再回答的意思了,剩下的一切对话,都要等拿到扉间的个人信息物质之后才行。

    “你刚才问我要拽我的舌头?”大蛇丸还是问了出来。

    “我想试试手感。”柱间很随意的回答道,随后摊开的手掌再次示意了一下,说道:“你该给我东西了。”

    “嗯……你这次不会拽我舌头了吧?”大蛇丸的眼睛里面有些迟疑,同时有点害怕,因为他拿扉间的身体组织的时候,是需要通过舌头来拿出来的。

    “不会了,你的舌头手感并不好,以后我都不会再碰了。”柱间保证似的说道。

    “???”

    大蛇丸眉头狠狠一跳,明明是一个很好的承诺,但他却觉得自己受到了深深的伤害。

    神秘人刚才的说的那句话。

    就像是一把刀。

    深深的刺进了他的心里。

    哦,不对。

    那把刀深深的刺在了他的舌头上。

    随即。

    大蛇丸怀揣着极度不情愿的心情,张开大嘴,舌头卷曲着一个透明的瓶子拿出来出来。

    瓶子里面有着黄色的液体。

    液体中有一块肉。

    这块肉正是千手扉间的肉。

    “我只有这些血肉,没有更多的了,千手扉间死在了战场上,连尸体都没有留下,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仅存的血肉了。”

    大蛇丸的眼里充满了不舍,但是他还是要将这个东西拿出去,否则这个局面他不知道该要如何破解掉。

    “我会省着点用的。”

    柱间接过大蛇丸舌头上卷着的瓶子,放进了腰间的口袋里面。

    “???”

    大蛇丸的脑袋里面再次冒出一大堆的问号。

    什么叫省着点用。

    这很离谱啊!

    你拿这个东西要干嘛用?

    大蛇丸并没有往秽土转生上面去想,只是眼神诧异的盯着这个神秘人,愈发的觉得这个神秘人的心智有点问题。

    “我能知道你是谁吗?”

    大蛇丸从见到柱间开始,第一次尝试询问柱间的身份,先前他一直没敢问,就是觉得有时候不知道对方的身份,自己会更安全。

    “不能。”

    柱间摇摇头,非常简单粗暴的否决了大蛇丸的提问,随后向前一步走到了大蛇丸的身前,抬手便向着大蛇丸的胸前拍过去。

    “???”

    大蛇丸被柱间的举动给惊到了,本能的想要后退闪躲,但是这手的速度太快了,根本闪躲不开。

    啪!

    柱间一巴掌拍了下去,随后一股强猛的查克拉泛起,直接在大蛇丸的身上印下了一个飞雷神术式。

    大大的“嘤”字出现在大蛇丸的身前,随后缓缓消失掉,整个过程非常的迅速。

    “暂时没什么事了。”

    “我们还会见面的。”

    “下次见面得时候,我会给你带来新的惊喜。”

    柱间深深的看了一眼大蛇丸,他决定现在不邀请大蛇丸进入晓组织,主要原因是时机还没成熟。

    过段时间再次说吧。

    让大蛇丸先去找已经死了的团藏算账吧!

    嗖!

    柱间身影一闪直接凭空消失了,施展的正是飞雷神之术,他只是换了一个位置,并没有离开木叶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