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顾先生请原谅 > 第545章 ,买城堡
    Renoir回到酒店,一群跟在后边非得说看景元姗。

    景元姗坐在那儿,看书。

    身上是蓝色的休闲,头发短更随意、其实这阵长了、不再剪了。

    尤其是气息,非常的安宁,书卷气?幸福味道?

    更是一种时光的惊艳,一群进来的、一半有了酱酱酿酿的想法。

    Renoir回房间,出来,一股气势炸开。

    一群人明白过来,景元姗和牛导的居家气息,也是牛导宠着的,暂时不能动。

    不过,他们是同胞啊,这优势可以叉腰日乂天的。

    景元姗起来,进卧室,关了门。

    罗通罗懿进来,将一群不知死活的赶走。

    原因太简单。瓦砚第五届粉丝文化节成功了,他们又动心思了。

    没办的时候想取代,景元姗更火了,还能容下?

    以为只有他们容不下,殊不知,他们也不被别人容的。谁纵容?

    关了门,Renoir又到Sarah房间。

    还好,她只是站那儿,回头看他。

    Renoir亲亲抱抱,是不是好多了?

    是啊,只要有他,管别的渣。

    Renoir抱着她坐在沙发,打开电脑。

    她就安静的坐在他怀里,他的气息,特别的安宁。不专制的时候,他就是好男人。

    Renoir看她一眼,怕什么?就是看她。就像时时刻刻想看她,亲她。

    不需要理由,两人就能亲个天长地久,更在此时拥有。

    她靠在他怀里,看电脑。

    Renoir指给她看:“我打算买个城堡,选的这三个,你看喜欢哪个?”

    景元姗认真的看着:这个都很破了,不过位置很好,需要好好修;这个大概五百年了,环境非常好,周围也是不少城堡;这个最新,感觉不太好。

    法兰国的城堡,大概三两千座要卖。

    但并不容易。

    有的是老牌贵族传下来,家族没落很正常,曾经的辉煌也得卖。

    要不然,城堡不是资产是负债,维修费用极高。

    拥有一个城堡最值得炫耀,是有钱去修它。

    有钱人大概都有了,买这个,政乂府还有一大堆的要求。因为它们是文物。

    当一座城堡属于历史保护建筑时,城堡里的东西都是受到政乂府保护的,比如墙壁外观、雕刻细节,甚至一棵树、或一块石头。

    无论是砍树还是涂墙,对城堡的任何改动都要去历史保护建筑部门申请,修缮的面料还有专门的规定。

    法兰国的人工又特贵。

    相比于金屋藏娇,这买房容易养房难。

    有的一块钱就卖了,谁能养谁养去。

    而这么多城堡,政乂府的压力也很大。

    《人艰不拆》对这触动也不小,要不要拆掉一些呢?有的真没必要保留啊。

    但这个问题很复杂,一旦拆起头,或者下这令的就得背锅。

    目前还能忍,那就往后拖。

    景元姗就指着中间这个。

    Renoir点头:“我也偏向这个,由此可见,我们心是相通的。”

    景元姗突然看他,不会这种套路吧?

    嗯?Renoir也没想到呢,意想不到才惊喜吧。

    她就笑了。他没必要试探,或者小情乂趣,这是大事,所以是真的惊喜?

    景元姗再好好看。

    这城堡必然是文物,最好的一点,周围的城堡也不错,而不是那种鬼城似得没人住。

    离帕里130公里,跑车一小时就跑到了。

    所以,有些大概是周末去住,这一片大概算好的城堡、贵族区了。

    面积也满意,房子带周围的地有27公顷。

    基本是咋折腾都行了。虽然城堡不能随便折腾,肯定还是适合居住的。

    否则住那儿就傻了。

    城堡的面积是2700平方米,共9个卧室,主人带客人住就够了。

    Renoir说:“买价一千万,我打算用一亿来重修。”

    景元姗看他,有钱呀。每年维护费一百万EUR左右,穷了那真养不起。

    Renoir亲她,存一亿在那儿,每年的维护费就足够了。

    真好。

    景元姗不是对城堡啥情结,是对他的情结。

    这个结越打越紧,这男人心思深着。

    景元姗也不谦虚:“在这儿养老可好了。”

    Renoir知道她说的、还不是白头偕老,没关系:“我就在这儿,你不来,我就孤独终老了。”

    景元姗笑:“你就算老了,多的是女孩子喜欢。”

    Renoir看着她眼睛:“我还是喜欢抱着老太太在怀里。”

    她笑着:“不喜欢女孩子竟然喜欢老太太,你看好哪个老太太了?”

    Renoir眼睛都不带眨:“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是女孩子,我就抱你;你是老太太,我就预定了,若忘了,我也帮你记起。”

    她想了许久,点头:“不过还遥远啊。”

    Renoir靠近:“不是有近才有远吗?”

    现在不努力,将来上哪儿抱老太太去?

    要为老太太而奋斗,Renoir这个法式热稳,好像从眼前稳到八十。

    她觉得有些道理。

    只有每个现在,连成了遥远。

    每一个现在,点点滴滴。

    从他心里,传递到她心里。

    买个城堡来养老,是不是以后都不愁了?

    她的心不大,有那么大的地方给她撒欢,可以宅很久。

    就算城堡不好随便折腾,思想却没限制。钱不够,也可以赚。

    这个男人,错过就没了。想占着他是怎么回事?

    Renoir很好的接收,当她想霸占的时候,也是她心里生根发芽的时候。

    他要做的,不是在她身上下种,而是在她心里种一棵树。

    这树有希望,也能为她遮风挡雨。

    他只想好好的爱她。

    在努力挖墙脚的时候,他中了她的毒。

    这个结越缠越深,不分彼此。

    她对他的爱,应该还有一种情况。

    国内,对她的束缚包括那些妹妹,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她的孤单此时才得到释放。

    或者妹妹长大了,她可以放一放自己。

    Renoir捡了天大的便宜。

    她是香香甜甜的,是软软乂绵绵的。偶尔也可以很强硬的。

    有人这么爱她,景元姗吃的不是亏,而是福。

    幸福到飞起,以后为何不能在一起?

    被他得逞又如何?

    靠在他怀里,她很骄傲,拉着他的手,是她的。

    Renoir心里都是满满的,这只虽然笨了点。

    又人身攻击呢?她挑衅,敢吗?

    Renoir变得特危险,女人你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