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1065章 抓人
    姜旗听罢,变了脸色,忙对郑县令道:“大人,卑职立刻带人去庆水河。”

    娘的,他都快忘记庆水河是通着县城外的了,辛亏三郎说了这事儿,不然让曾镖他们跑了,他得被郑县令、郭将军、古知府联手办了。

    “快去。”郑县令也是吓得一凛,急忙让姜旗去办。

    秦三郎也没有耽搁,是拿上郑县令的手书跟令牌后,保证道:“大人放心,卑职定会把消息送到。”

    说着看向顾锦安跟罗武,对着他们点点头,示意他们放心,他的人已经在村里守着了。

    秦三郎很快就离开,骑马向着府城奔去。

    罗武跟顾锦安他们也告辞离开,带着一班衙役赶回村里。

    路过尚家村的时候,顾锦安担心尚秀才,绕进尚家村里,找了尚秀才,把山匪的事情说了。

    顾锦安:“师父这几天当心些,要是发现有任何不对劲,立刻派人告知我。”

    尚秀才听到这事儿是惊了:“竟是有山匪盯上你家,当真是胆大包天。”

    又叹道:“怎么什么事情都碰到一起了,你还要准备院试,如今被这些事情绊住脚,可就不能安心备考了。”

    “该学的都学了,如今再抱着书本啃,用处不大。”顾锦安并不担心,也不害怕,反而道:“我家这几年很是惹眼,被人盯上是迟早的事儿,能早点抓住一伙匪徒来杀鸡儆猴也不错。且那伙山匪的实力不咋样,又早就被府城守军盯上了,家里不会出事的,师父放心。”

    早在家里的调味香料大卖的时候,小鱼就说过,在乡下,财富是杀人刀,不仅混子会盯着她家的银子,连匪徒也会盯上,家里要小心。

    不过,要是真被匪徒盯上了也不用害怕,冯进他们不是吃素的,狠狠教训一批匪徒,她家以后的日子会过得更加安稳。

    连匪徒都能占不了她家的便宜,还会谁敢来找茬?、

    顾锦安早在几年前就被顾锦里给提醒过了,因此真的被匪徒盯上的时候,倒是不怕了。

    尚秀才听罢,这才放心一些,又赶忙催促他们:“安哥儿,武哥儿,你们赶紧回村吧,莫要在外逗留了。那些山匪要是知道何大钱被抓了,估摸着要提前动手。”

    顾锦安点头:“嗯,我们这就回去。”

    尚秀才带着阿九,提着灯笼把他们送出门去。

    等他们走后,尚秀才又道:“走,去找堂叔。”

    尚里长被尚老四的事情闹得差点病倒,见了尚秀才拿回来的那两封信后,这才好了不少。

    可此刻听见尚秀才的话后,又被吓了一回:“山匪?咋会出这样的事儿!”

    大楚匪患多,尚里长是知道的,可河安府靠近江南,历来比其他地方安稳,不会有太多匪徒。

    且匪徒大多是劫道,是从来没有进村洗劫过的。

    他只听说过西北的悍匪跟大戎人会洗劫村子。

    尚秀才道:“您老不用太担心,府城郭将军已经派人剿匪,那群山匪不是西北悍匪,造不出什么大孽。侄儿来找您,是想说何大钱的事儿,何大钱譬如尚老四,皆是一人就能祸害全村的,您老可以借着何大钱的事儿,痛斥尚家族里那些护着尚老四的人。”

    最后又苦口婆心的说了一句:“一人害一族的例子就摆在眼前,您老可不能再忍着那些刺头。”

    尚里长听罢,打了一个激灵,保证道:“你的意思堂叔明白了,明天天一亮,堂叔就把尚老四押去衙门,不等你四族伯回村了。”

    这个四族伯就是尚四老太爷,是尚家族老之一,在府城谋生的,家里的日子过得很是不错。

    而尚家出了要报官的大事,按照族规,是要所有族老回来一起商议后解决的,可如今尚里长也不想等了,再等下去,谁知道会出什么乱子。

    尚里长在心里嘀咕着:自打皇上把大皇子一家全给杀了后,大楚就妖事多啊,怕是要完。

    尚秀才见尚里长答应了,没有再多留,跟阿九回家去了。

    ……

    顾锦安他们回到村里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罗武是立刻让衙役们埋伏在村里的八个方向,盯着村外,护着村里人。

    何村长一夜奔波,身子骨是受不了了,一直在打哆嗦,可他没有回去睡觉的意思,是对何大仓道:“去,去祠堂……把何老四一家出族!”

    何老四一家是除了何大钱一家以外,村里最大的无赖,这些年来做过的恶事不少,可因着没有闹出大患,何村长念着同族人的情分,一直没把他一家赶走。

    如今是留不得了,谁知道何老四会不会变成第二个何大钱。

    何大仓惊了,看着自家老爹道:“爹,何大钱家已经出族了,再把何老四家给……”

    “何老四家也要出族!”何村长很是激动,怒道:“他是什么德行,这几十年来老头子看得清清楚楚,跟何大钱一模一样。他现在是没有找到什么贵人兄弟,但凡让他遇上一个,有了撑腰的恶人,你看他会不会像何大钱一样,把人带来村里祸害咱们!”

    又道:“还有何田娃媳妇、何来金夫妻、何老寿两口子,这些人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这回是被打得认错了,可要是不让他们看见鸡是怎么死的,他们永远不记疼。必须把何老四一家出族,让他们看清楚闹事的后果,他们才会怕。”

    最后是指着何大仓道:“还有你,老大啊,你可不能学我。我就是该动手的时候不动手,把何家刺头的胆子给养大了,闹出何大钱的事情来,咳咳咳!”

    何村长很是激动,骂得岔了气。

    何大仓赶忙给他拍背顺气,保证道:“是是是,儿子记住了,一定不会再心软,该把刺头出族的时候就出族。”

    何村长听罢,总算是气顺不少,接过何金生递来的水囊,喝了几口水润嗓子后,看着何金生道:“金生,你也一样,该狠心的时候就要狠心,不可太过心软……爷爷是不指望你做官的,可你要是想做官,就不能像爷爷这样办事,会害死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