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1056章 连名字都嫌弃
    可卢氏又觉得,陈氏应该没这脑子。

    但她毕竟是嫁女儿的,把话说得太直白不好,是没有再给暗示,想到崔氏说的今天罗家、秦家的长辈要上门商量定亲礼的事儿,没有多待,没多久就起身告辞。

    “这几天家里总有客人上门恭贺昭明考中童生,我得先回了,下回再来找三伯娘跟嫂子、大贵弟妹闲话。”

    崔氏她们赶忙起身:“成,那我们就不留徐二夫人了。”

    一行人是把卢氏送出大门,还给徐家送上丰厚的回礼。

    卢氏见顾家的回礼竟然是一条完好的火腿,彻底惊了:“大山嫂子,这回礼太贵重了,我家不能收。”

    卢氏不是无知妇人,是听自家男人说过火腿的,说火腿是琉璃肉,一条火腿少说也要两千两银子,他们去福泰楼吃火腿也只敢点一小盘,有个九片而已。

    陈氏见卢氏这个富家夫人被火腿吓到了,那是来劲了,很是得意的道:“徐二嫂子别客气,这火腿也没啥……”

    咳!

    顾锦里是咳嗽了一声,及时打断陈氏的话。

    你想干嘛?飘了是不是?

    我还要靠着火腿赚大钱呢,你要是敢说它不值钱,就是一条破猪腿,我跟你没完!

    陈氏吓得一哆嗦,赶忙闭嘴。她还要在府城开铺子呢,现在可不能得罪小鱼。

    崔氏道:“徐二夫人,您家给我们几家送了两大车的厚礼,我家送您一条火腿罢了,没啥,您收下吧。”

    卢氏听罢,没再客气,收了火腿,辞别顾家人,坐上骡车走了。

    骡车刚行出几米,又忍不住掀起车窗帘子,往陈氏这边看了一眼,见陈氏已经转身颠颠地进了顾锦里家,只能放下车帘,叹气道:“瞧着是根本没有看上玲珑,要是有心,我说了那么多话,她肯定早就明白了。”

    昨天在铺子里的时候,陈氏可是主动握着徐灵的手,大夸顾德兴的,那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看上徐灵了,想要把徐灵说给顾德兴。

    卢嬷嬷道:“二夫人不必愁苦,陈氏是个大大咧咧的,可顾家三伯娘却是个老道人,还有顾家二姑娘,皆是聪明的,她们肯定早就明白过来了,定会跟陈氏明说的,您不用担心……这是不是真的无意,过几天就能知道。”

    卢氏叹道:“只能这样了。”

    卢氏跟卢嬷嬷猜的没错,陈氏是真没有看上徐钟。

    她见顾德兴出息了,是想给他娶个好媳妇,专往那富户的长房嫡女里看,嫌弃二房的姑娘比长房的低了一等,分家产的时候分得不多,所以压根没有多想卢氏的话。

    此刻正在顾锦里家的花厅,扒拉着徐家送来的厚礼,美其名曰:“每回都让大山嫂子亲自给我们分东西,怪过意不去的,这回我来。”

    是眼睛冒着绿光的盯着那些厚礼,感叹徐家真是人傻钱多,给他们几家送了这么多厚礼来。这要是拿去卖钱,不得卖个几百两银子?

    啪啪两声,三奶奶是气得狠狠打了陈氏拽着礼物的手,怒道:“你个缺心眼的玩意儿,就知道扒拉这些俗物,连卢氏的话都没听明白,你这个样子,兴哥儿能娶上媳妇就怪了。”

    陈氏揉着被打疼的手道:“三伯娘您老可真会冤枉人,为了兴哥儿不打光棍,我可是尽心尽力得很,从田福县扒拉到府城,就想给他找个好媳妇,怎么就不尽心了?”

    陈氏有点委屈,她觉得自己对顾德兴可好了,见顾德兴年岁大了,将来要娶妻生子,都没敢再继续抠大房的分红,想着给顾德兴留点银子养媳妇、孩子。

    三奶奶气得直戳她的脑袋:“你个蠢货,卢氏今天说了那么多话,还把徐钟做的两朵莲花绢花送给你,就是看上兴哥儿,要把徐钟说给兴哥儿的意思。”

    可这蠢货愣是没听明白,去送个人,别人的骡车还没走个几米,她就等不及的回屋分礼物,根本就没把人放在眼里。

    “啥?”陈氏惊了:“三伯娘,您说卢氏看上了兴哥儿,今天是在暗示我找媒人去徐家提亲?”

    三奶奶点头:“没错,卢氏就是这个意思,不然得罪你的人是徐灵,她怎么可能会把徐钟做的绢花送给你?徐钟是大姑娘了,那大姑娘做的东西都是有讲究的,即使真的给你做绢花,也不会做莲花,而是做茶花、桂花之类的。”

    这些花朵才是送给长辈的,有端庄吉祥美好的寓意,那莲花多跟鸳鸯一样,成对的皆是送给要结亲的人家。

    陈氏总算是明白过来,然后她就嚣张了,是得意的笑道:“哈哈哈,没想到啊,兴哥儿还能被富家小姐看上。既然是她家先看上兴哥儿的,那咱们可得端着点,哪能她家看上咱们就立刻答应的,太掉价了。”

    砰砰砰!

    三奶奶气得猛捶陈氏的背,骂道:“好不容易有个富家小姐看上兴哥儿,你还敢端架子,你疯了吧?”

    又道:“徐钟不错了,既然卢氏亲自上门给暗示,你们夫妻今天就去找大富,把这事儿说了。要是大富同意,就备上厚礼,请媒人上门提亲。”

    陈氏却嫌弃的道:“三伯娘,那个徐钟可是二房的姑娘,兴哥儿是长房嫡孙,大哥又是咱们顾氏一族的族长,他的媳妇,怎么也要娶个长房嫡女吧。那二房一分家就是旁支了,身份地位是掉了一大截,能分到的家产还少。”

    “她又不是徐昭明的亲妹妹,家中小弟才十岁,将来能不能考上功名还不知道,在官场上是一点也帮不了兴哥儿。”

    “还有她那个名字,徐钟徐钟的,成亲后让兴哥儿喊她钟儿吗?原本是想亲近亲近的,可这名字一叫出口,啥兴致都没了。”

    陈氏是连徐钟的名字都嫌弃了。

    三奶奶被她气死了,指着陈氏,哆嗦着骂道:“你倒是老实不客气啊,啥好处都想占。徐家明哥儿是徐钟的亲堂哥,又跟安哥儿、兴哥儿他们交好,你还怕他不帮兴哥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