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1037章 抓了见官
    何田娃媳妇为了自保,是把所有的错都推到自家老娘的身上。

    刘婆子是个激灵的,听到自家女儿的话,立马哭道:“何村长,金芽说得没错,全都是老婆子猪油蒙了心,想要把家里孙女说给案首老爷。金芽夫妻是当真不知道我的心思,您看在老婆子年纪大了,金芽又给你们何家生了三个男孙的份上,饶了老婆子这一回吧。”

    刘婆子母女一唱一和的,听起来何田娃媳妇还真是无辜的。

    可顾锦安知道,最不无辜的就是何田娃媳妇,要是没有何田娃媳妇的细说,刘婆子一个外村人能知道躲在这条小路上堵他们?

    菊儿娘听到刘婆子母女的话,眼睛一亮,也赶忙哭道:“村长,我家也是无辜的,我当真是不知道桃丫娘会有这个心思。以后我会防着她们母女,不会再让她们轻易来串门,您就饶了我家一回吧。我家穷得要命,当真没有五两银子赔给顾家啊。”

    菊儿娘不想去见官,更不想赔偿五两银子,是哇哇大哭,说着自家如何的穷。

    何来金家、何老寿家、陆山奎家、陆豁牙家的妇人也是痛哭流涕,说着自家不知情的话。

    何村长气得发抖,呸了一口道:“你们扯谎都不过下脑子,打量老头子是傻子不成,会信你们的鬼话?不知情?你们是比谁都清楚!老头子告诉你们,今天这银子你们赔定了,要是不赔,我就把你们赶出大丰村,像当年的何翠儿家一样。”

    何翠儿想要攀扯戚康平,结果没成,闹了一场后,被出族赶出村子,如今过得是凄凄惨惨,村里妇人闲来没事就拿她家的苦况出来笑话。

    何田娃媳妇说得是最多的,每回说起何翠儿家被出族后的惨况,她都笑得不行,如今听到这话,是笑不出来了,哭着给何村长磕头。

    刘婆子也不甘示弱,母女两个都快把地面砸出个窟窿来了。

    何村长被她们这架势吓到了,可他知道顾家人今天是动了真怒,不会善罢甘休,是不敢轻易说出原谅她们的话。

    刘婆子母女见状,又去求顾锦安:“案首老爷,看在我家金芽是你同村嫂子的份上,饶了我家一回吧。”

    “是啊安哥儿,嫂子也是被娘家人骗了,当真没想过要让娘家侄女来谋算你啊。”何田娃媳妇很会装可怜,是哭得声情并茂的。

    其他妇人也来求顾锦安。

    可顾锦安无动于衷,只给了她们一句话:“上衙门解决。”

    那些妇人听罢,全都愣住了,没想到顾锦安的心肠这般冷硬,她们都这么求他了,他竟然还不原谅。

    牛婆子笑了:“你们这群蠢货,求他做什么?只要咱们联手出去说家里的姑娘被他给轻薄了,他是不想娶都不成!”

    顾家有钱啊,就算把她们七家的姑娘都给娶了,一样养得活,她们七家还能从顾家搂到不少银子。

    顾锦安闻言,看向牛婆子,只是笑了笑,并不搭理她。

    程哥儿看着自家大哥那“和善”的笑容,打了个哆嗦,默默道:作吧,等会儿就看你家怎么死。

    果然,没过多久,罗武就骑马带着整个司吏坊的人来了。

    他今天是想跟顾家商量完定亲礼的日子后再走的,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儿,是一听到消息就骑马赶去镇上司吏坊。

    司吏坊的人听罢,全都惊了,急忙赶来大丰村。

    “就是她们,全都抓起来,押去县城受审!”罗武骑在马上,指着牛婆子他们吩咐着。

    他做了三年班头,身上有了积威,大盛他们是不敢怠慢,拿着绳索上前,捉拿牛婆子她们。

    牛婆子见状,是扯过梁芙蓉的娘,把梁芙蓉的娘推向衙役,趁着逃跑。

    罗武见状,张弓搭箭,嗖一声,利箭直接钉在牛婆子面前的地上,阻断她去路的同时,还把她给吓得直接倒地。

    “你们是哪个村子的,我们一清二楚,胆敢逃跑者,县衙会把你们全家抓入大牢!”罗武警告她们。

    那些女人原本是想学牛婆子逃跑的,听到这话彻底慌了神,吓得直哭,不敢再跑。

    刘婆子求着罗武:“罗班头,您抓我们这些老不死的可以,可千万别抓我家孙女,姑娘家家的,要是进了大牢,这辈子就完了。”

    刘婆子还是很为自家孙女着想的,不想孙女被自己给毁了。

    罗武没说话,只是看向顾锦安。

    顾锦安对他点了点头,他是想要用这几家来震慑全县觊觎他婚事的人,却不想毁了这几家的姑娘。毕竟毁了她们,对于还要科考的他来说,名声也是要受影响的。

    罗武见状,这才答应,指着这七家的姑娘道:“不想被投入大牢的,全都站到一边去,再敢闹事儿,下场你们知道。”

    那些姑娘早就吓傻了,一个个是哆嗦着往路边走去,乖乖站好。

    那些女人们见状,松了一口气,又想求顾家网开一面,不要把她们送去大牢。

    可顾锦安已经打定主意,不会放过她们:“我给过你们机会,是你们自己不要。”

    何村长握着拐杖,指着她们道:“都闭嘴吧,这是你们自找的,是求死都没用。”

    又看向何大原,道:“去把何田娃他们找来,每家五两银子,给银子赎人,要是敢躲出去,那就永远别回来了!”

    “诶,我这就去。”何大原立刻带来两个后生跑回村里,把何田娃、何来金这些男人拽了来。

    陆根生也急忙赶来了,一来就揪着陆山奎跟陆豁牙打:“你们两个不争气的东西,陆家人的日子刚过得好点你们就作,我打死你们,让你们再敢祸害陆家!”

    陆根生是恨铁不成钢,陆家因着陆老爷子家的事儿,在村里被人嘲笑得不行,顾家不计前嫌,让他们陆家人跟着种明蚜草赚钱,可陆山奎跟陆豁牙家还不知足,竟是让自家的亲戚去谋算顾锦安。

    “就凭你们两家亲戚的德行,也想跟顾家结亲,你们怕不是魔障了。”陆根生对他们是又打又骂,气得半死,最后警告道:“顾家是陆家的恩人,你们敢谋算顾家人,陆家全族都不会放过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