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1005章 给秦三郎送信
    宗政雅又问了一遍:“当真定亲了?”

    影子卫队长点头:“属下不敢诓骗二小姐,府城衙门的姻缘册子上,确实有他们两人的聘书记录。”

    说着,把一张抄录的聘书递上。

    云清接过,绕到屏风后递给宗政雅。

    宗政雅是压着心里的愤怒接过这份聘书,细细看着,日期竟然是在十天前,且聘书上有两家长辈的名字跟手印,而媒人则是官字号的官媒。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有了,宗政雅是气得撕了这张抄录的聘书。

    竟然真的定亲了!

    错了,怎么会错了?

    明明先前说的三件大事儿都对了,是准得连时辰都不差,到了这件事关她名分的事儿就错了。

    要知道,有了在衙门登记的聘书后,只差个拜堂就是真夫妻,即使以后她能当上皇后,那在名分上也要矮顾家女一截。

    到时候,那些讲究的嫡庶礼仪的礼官们就会找茬,说她不算真正的正室原配,在封后大典、元旦大朝、祭天祭祖的时候让她用妾礼。

    哈哈哈,这简直就是打她的脸!

    她堂堂宗政家的嫡女、上官家的外孙女,竟然要受这样的耻辱!

    宗政雅即使有再大的修养,此刻也差点想要嘶吼出声。

    宗嬷嬷在旁边听罢,也是气得发抖,这连聘书都有了,还是在府城衙门登记过的,即使以后大楚没了,新朝成立,只要是人还没死绝,自家姑娘非正室原配的事儿,也要被人拿来说嘴。

    宗嬷嬷很是心疼:“二姑娘……”

    宗政雅抬手,制止宗嬷嬷说话:“让我静静。”

    她是在屏风后端坐了一刻多钟,才算压下心里的愤怒,恢复冷静……难道,那位先生在骗她?

    事实摆在眼前,宗政雅不得不生出这个怀疑。

    先前说的事情都准得很,到了这件大事儿却是说错了,还错得离谱,时间上是差了快两个月。

    且如果这个事情出错了,那以后的事情呢?会不会继续错下去?那她一昧的听那位先生的话,按照他说的做,岂不是在害自己?

    不得不说,宗政雅是聪明的,这十几年的世家权谋没有白学,她很清楚,这种扶持“真龙”的事情一旦错了,对于她、宗政家、上官家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

    中原宗家,那个跟宗政家只差了一个字的宗家,那个因为做出醢鲜酱而震惊整个天下的宗家,就是因为在大周末期、前朝新立的时候犯下错误,导致宗家自此覆灭,成为如今连世家谱都登不上去的可怜虫。

    不行,不能把所有筹码都砸在那位先生的身上……那位先生未卜先知的能力可以利用,但绝对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

    宗政雅算是清醒了,可她来这一趟不容易,并没有很快就走。昨晚刚刚被救,惊吓都没过去,这么快就走了,更会引人怀疑。

    既然如此,那就再等等。

    宗政雅问影子卫队长:“田福县县衙那边呢?”

    影子卫队长道:“启禀二小姐,已经派人去了,但田福县离这里路程稍远,最快也要明天才能赶回来。”

    人是骑着快马抄着近道去的,可即使把马给骑死,也不可能这么快回来。

    宗政雅道:“嗯,做得干净点,下去吧。”

    “是。”影子卫队长应着,没有多待,很快就离开了。

    宗政雅在屋里待了片刻,是口述让云清代笔写了一封信,让云清交给大庆,让大庆把信送去给秦三郎。

    之所以让云清代笔,而不是自己写,是担心顾家女会拿到这封信,以后用这封信做把柄,坏她的名声。

    她虽然做了这件任性的事儿,但只要没有留下证据,即使顾家女说出去,她也有法子来反驳。

    宗嬷嬷道:“二姑娘,您还是不死心?”

    二姑娘竟然想要把秦三郎引来,亲自见他,定是还对他抱有期望。

    宗政雅道:“嬷嬷,那位先生虽然说错了秦三跟顾家女定亲的事儿,但只要秦三这个人是真龙,那咱们提前结交也是有好处的。”

    昨晚顾家女在,秦三对她很是冷淡,而她把秦三叫来,有两个目的,一是想要看看秦三是不是真的那么在意顾家女?二是想要看看秦三是不是真的有大本事。

    要是秦三很在乎顾家女,且没有什么令人惊讶的本事,那这样的瑕疵品,她放弃起来也容易得多。

    宗嬷嬷是叹了一口气,很清楚二姑娘的脾气,是阻拦也没用,只好不再说话。

    云清写完信后,很快就找到大庆,恭敬而高兴的道:“庆姐姐,昨晚辛苦你们了,我家姑娘很是感激你们,让我给庆姐姐送一张银票过来,聊表谢意。”

    说着,递给大庆一张千两面额的银票。

    大庆笑了,这位宗政家的小姐出手真是大方,她没有推辞,爽快的收下了。

    小东家说了,白来的银子要是不拿,那就是蠢。

    “你还有啥事儿,说吧。”大庆收下银票后,很直接的问道。

    小东家还说,别人突然给你砸银子,那一定是有所求。

    云清一愣,没想到大庆会这么直接,是笑着把来意说了,又道:“还请庆姐姐帮帮忙,要是成功把信送到那位恩公手里,我家姑娘还有重谢。”

    大庆倒是没有拒绝,只是问道:“重谢是谢多少?太少了可是不够分,我这手底下人多。”

    云清咬牙,果然是暴发户家的丫鬟,就没见过要钱要得这么无礼的!

    可她也只能笑道:“如果办成,还会有一千两的答谢。”

    大庆听罢,满意点头:“成,让你家姑娘等着。”

    言罢是离开宅子。

    ……

    顾家,顾锦里吃过早饭后,跟着秦三郎去了顾锦安的院子,把昨晚的事情告诉顾锦安。

    顾锦安皱眉问道:“宗政家的二姑娘,好像听上官兄提过一嘴,说是京城的表妹来看望他祖母,想来就是这个宗政雅了。可她怎么就遇上了你们?这巧合得太有问题了。”

    顾锦里点头:“我们也这么觉得,因此让人查了。不过那些死掉的人身上,当真是有两派。”

    说着,把一枚铜章递给了顾锦安。

    顾锦安接过一看,惊了:“这是元国公家的铜章。”

    元国公家就是皇后的娘家,这个宗政雅难道真是被皇后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