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975章 一个比一个猛
    顾锦安跟古知府出来的时候,听到的正是这样羞辱人的话。

    旁边还有一群长得比程哥儿高大一倍的童生围住程哥儿,指着他道:“对啊,薛兄说得没错,你个乡下小屁孩根本不懂字谜,你出的字谜有问题,这回不算!”

    顾锦安很愤怒,他自己被人骂不会生气,只会想办法把对方给摁死,可被这么指着鼻子辱骂的人成了程哥儿,他就难过得想哭。

    他一手带大的弟弟,自小就受够了大苦的,如今家里的日子好了,他不希望程哥儿再受一点点苦。

    可世人就是这样,自打有世家豪族开始,农人就被人看不起,泥腿子、乡下人、下里巴人,全都是对农人的蔑称。

    这样的蔑称从农人生下来就被钉在了身上,即使你考上功名,也只是在农人或者普通富户、地主面前有面子,在那些真正的世家豪族、勋贵子弟面前,依然是泥土一般的存在。

    而更让顾锦安难过的是,程哥儿会被这么多人围住责难,是他早就预料到的。

    可顾锦安不能发火,他必须得压住怒气,让程哥儿自己取胜,只有他自己用才华赢了这些人,他是痴傻儿的流言才会被攻破。

    姚有钱见这些人想要耍无赖,气得指着那些童生道:“你们别仗着人多就欺负人,输不起是不是?输不起就别跟个孩子比试啊。”

    又指着薛德道:“你一把年纪了还欺负一个孩子,还要不要脸?”

    吕柏喊了一上午,嗓子干疼得要命,也在旁边小声说道:“这个字谜出的确实没错。”

    薛德听罢,是直接推了吕柏一把,怒道:“滚开,你个倒数第一有何资格在这里说话?”

    薛家近来很是倒霉,薛德即使考上了童生,心里也很是恼火,他失去了一门好亲,还被俞老大人厌恶,以后为官是不能再用俞老大人的人脉了。

    “薛德你做什么?还敢动手了不成?”姚有钱站到吕柏面前,指着薛德道:“你个考了倒数第二的,有何资格来说吕柏?”

    薛德见姚有钱敢指着他的鼻子骂,气得不轻,开始骂起姚有钱:“你个滚粪坑的下九流,离本少爷远点,一股子的臭味。”

    古知府看着眼前乱糟糟的情景,脸色发沉,这都是帮什么玩意儿?等去了临河府要是还这么闹,他的老脸可就丢光了,会被江淮各府的知府给笑话死的!

    “都住口,你们为了何事在院里喧哗?可还有一点文士的规矩?”古知府沉声呵问,带着顾锦安走下台阶,扫视着在场的童生们。

    先前那些围住程哥儿的童生们见到古知府,一个个都跟鹌鹑似的。

    姚有钱对着古知府作揖,回道:“启禀知府大人,是薛德、史飞鹏、谢金他们欺负顾兄的幼弟,嘲笑他是痴傻儿。顾兄幼弟不服气,解释过后见他们不听,就提出跟他们比字谜,可薛德猜不出来,便污蔑顾兄幼弟不懂字谜,出的字谜是假的。”

    薛德他们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顾兄幼弟被老顾家的人给打傻了,是顾兄一进去领取举业文书就开始嘲笑顾兄幼弟。

    顾兄幼弟是个聪明的,见解释不听,就干脆跟他们比试,可薛德这些人输了之后却恼羞成怒,开始耍无赖。

    古知府听罢,看向薛德,问道:“姚童生说的可是真的。”

    古知府本来对姚有钱没什么印象的,可他跟吕柏在衙门口喊了一上午,古知府想不认得姚有钱都难。

    薛德不想认输,继续狡辩:“大人,是顾锦程出的字谜有问题,秋字根本就不是他说的那样。”

    姚有钱冷笑道:“世上有一物,左右各不同,一边爱发绿,一边爱发红,一个喜雨水,一个厌刮风,这明明就是左边禾字,右边火字,加一起不就是个秋字?这样的字谜出得有何不对?你自己猜不出来就耍赖,把问题推到一个孩子身上,算什么大丈夫?”

    又气得指着薛德道:“我家是倒夜香的,可我这个倒夜香的看不起你这个伪君子!”

    薛德听罢,气得发抖,怒道:“姚有钱,你个下九流,你凭什么骂本少爷?”

    顾锦安笑了,看着薛德道:“要是姚兄真想骂你就不会说你是伪君子,而是会拿你的婚事嘲笑你。真以为你的名声很好吗?自己身上出了败德的事儿,不想着躲在家里好好待着,反而出来丢人找骂,真不愧是崇拜史先生的人,已经狂浪到这等地步。”

    薛德因为弄大表妹的肚子,被俞老大人家退了亲,这事儿被说书先生们拿来说了几天,薛德成了全城的笑柄。

    古知府默了,不愧是明少卿看中的人,这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直击要害,把薛德的脸都给撕下来了。

    然而,顾锦安这话只是个开胃菜,还有更猛的。

    程哥儿从一群比自己大十几岁的年轻人里挤了出来,冲着古知府作揖行礼:“知府大人好。”

    古知府看见说话的是个白白嫩嫩,玉雪可爱,还带着俏皮劲的小孩子,脸上扬起笑容,点点头道:“你就是顾锦程,无须多礼,起身吧。”

    瞧着挺机灵的,不像是流言里说的被打得痴傻的样子。

    想到这里,古知府心下一惊,总算明白顾锦安带顾锦程来这里的目的,应该是顾家听到了流言,想要带着顾锦程出来见人,攻破他是痴傻儿的话。

    古知府有点要冒冷汗了,这个顾锦安的心机不浅啊,还没到二十呢,等再历练个十年,定会成为搅弄风云的人物,难怪明少卿早早的就要把顾锦安拉入明家党。

    程哥儿收回手,笑道:“知府大人,既然薛家大哥说之前的字谜不算数,那小子就再给他出一个,您来做评判,可好?”

    “自然可以。”古知府想要巴结明少卿,乐得给顾家一个面子:“你出题吧。”

    程哥儿冲古知府笑了笑,道:“院中有一人,左手执仁义,右握三尺剑,一招破四方,恶杀一颗心,猜一个字,至于时间限定,请知府大人做主。”

    古知府听罢这个字谜,皱了皱眉头,问道:“这个字谜是谁教你的?”

    程哥儿:“没人教啊,就是在家里跟家人玩字谜,自己想出来的。”

    二姐说,字谜这个东西其实很简单,端看你怎么编,只要你编得合情合理,没有破绽,那就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