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776章 要公道
    逃荒来的乞丐?

    顾锦里眉梢微微一挑,给小吉使了个眼色,小吉很聪明的溜了。

    元元听到这话很生气,对那个小姑娘道:“月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快给小鱼姐姐道歉!”

    尚秀月笑道:“我为啥要道歉?她家不是逃荒来的?我可是听说了,那些逃荒来的人为了活命是个个做乞丐,跪着求别人给口粮食吃。有求不到粮食的,还会求潲水,吃那猪才吃的潲水,还吃得很高兴。”

    尚秀月笑得很嚣张,扬着下巴看着元元,道:“元元,你可是秀才家的小姐,又是县尉大人的外甥女,身份贵重,可不要自甘堕落,跟一群逃荒来的乞丐玩。”

    元元快气死了,指着尚秀月道:“你出去,不要来我们家!”

    小鱼姐姐是她最喜欢的人,还救过她的命,是她的救命恩人,尚秀月竟然敢这么说小鱼姐姐……元元难过得快哭了,却强忍着眼泪对顾锦里道:“小鱼姐姐,对不起,是元元没有招待好你。”

    顾锦里道:“元元不用道歉,这不是元元的错,是有些人认不清自己的地位,总是喜欢作死。你放心,这样的坏丫头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别说她欺负孩子,是尚秀月故意找茬,就算是年纪小,她也不会对这种作死的孩子手软。

    尚秀月不傻,听到这话怒道:“你说谁没有好下场?”

    顾锦里看着她,笑眯眯的道:“说你啊。”

    又追问她:“你爹是做什么的?难道也是个秀才?”

    这话问得其他尚家族里的孩子都笑了。

    有一个跟尚秀月差不多大的小姑娘道:“她爹就是个种地的,还因着娶小妾,把家里的水田卖了一半,如今家里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今天尚伯伯家根本没有请她爹,她是跟着她奶来蹭饭吃的。”

    顾锦里笑了:“原来是个来族里亲戚家打秋风的,我还以为是什么富户小姐呢,架子端得真大。”

    尚秀月最恨别人说她家靠着打秋风过日子,是气得忘了自家奶奶的交代,指着顾锦里道:“那又怎样?我家可是姓尚,你家姓顾,以为你们顾家子拜了尚叔父做师父就能得到尚叔父家的家产吗?呸,你们家做梦、我爹说了,尚文远没有儿子,等他死了,他家的一切就是族里的,到时候族里就会把他家的家产分给族中有男丁的人家!”

    尚秀月仰着头,得意的道:“我家有三个哥哥,一个弟弟,男丁多得很,尚叔父家的家产我家起码能份上四份!”

    顾锦里听得笑了,问她:“小姑娘,你知道什么叫做不作不死吗?”

    尚秀月眉头一皱,听不懂顾锦里的话,只道:“臭乞丐,赶紧滚出尚叔父家,别想来分走尚叔父家的家产,这是我尚家的,是我哥哥弟弟的!”

    这小姑娘的声音有些尖锐,顾锦里听得掏掏耳朵,却没有搭理尚秀月,而是牵着元元的手,安慰道:“元元不生气,咱们走吧,这事儿有你爹娘他们处理。”

    小吉已经把姜夫人他们喊来了,而姜夫人听到尚秀月的话,是气得浑身发抖,立刻对温嬷嬷道:“嬷嬷,把尚家这几个姑娘带上,咱们去前院找尚里长!我倒是要问问他,尚家族人是土匪吗?文远还没死呢就想着分家产,强匪都没有这般狠毒的,何况还是同族之人。”

    她早就知道尚家族里有些人不安好心,可没想到竟是严重到这等地步,当着元元的面就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是根本没把元元当回事!

    尚秀月终于怕了,哭喊着道:“不去,我不去,我是跟着奶奶来吃席的,你们放开我!”

    可温嬷嬷跟莲河这些姜家下人已经快气疯,怎么可能让她走?

    莲河是一把抱住尚秀月就往前院走。

    姜氏已经抱着元元掉眼泪,就算她大哥做着县尉、她男人是秀才,可她没能生出儿子,一样要受罪。这就是他们在元元没有出生的时候,不愿意回尚家村定居的原因。

    姜夫人道:“别哭了,带着元元跟我来,今天尚家族里不给姜家一个交代,这事儿没完。”

    尚家族里的姑娘这般欺辱元元,当着她的面就说要分了文远家的家产,姜家作为文远的岳家,元元的外祖家,是一定要替元元讨回公道的。

    姜氏虽然柔弱,可尚秀月太过分,而跟尚秀月家一个心思的尚家族人还有不少,她今天不能退,要是退了,以后元元定被尚家族里的恶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姜氏跟崔氏道了一声失礼,牵着元元的手,跟着姜夫人去了前院。

    元元有些害怕,还回头看了顾锦里一眼。

    顾锦里道:“元元不用怕,实话实说就好,错的不是你。”

    元元听得点头,对顾锦里笑了笑,转头跟着姜氏离开后宅。

    元元在尚家村住了几年,这几年也会跟尚家族里的孩子玩,过年祭祖的时候,爹也会带着她去祠堂外磕头,可她却不能进祠堂。

    以前不懂,后来被族里的孩子嘲笑过几次:“你家没有男丁,是绝户,所以你家不能进祠堂给祖宗磕头。”

    当时还小,听了只是懵懵懂懂的,如今年岁比以前大了,又听得多了,见过很多人家都是有哥哥或者弟弟的,可她家没有。她已经明白了什么叫做绝户,心里是极其难过的。

    但小鱼姐姐说了,这不是她的错,既然没有错,那她就不用难过,而是应该像小鱼姐姐那样厉害起来,保住自己家的家产,不让恶人得了去!

    ……

    姜夫人带着姜氏、尚元元、尚秀月、以及在场的五个小姑娘一起来到前院,当着在场所有宾客的面,把事情给说了。

    最后更是直接问尚里长:“尚里长,元元也是姓尚的,如今尚家族人这般欺辱她,这个公道,您帮不帮她讨?”

    姜大虎最是护短,早就忍了尚家族里那些坏心人很多年,这回也摆明车马跟尚里长道:“尚里长,今天这事儿你必须给我们姜家一个说法,不然我姜家决不罢休。”

    文远还没死呢就想要分产,没见过这么着急的。

    无后又怎么了?大不了他们给元元招赘,有的是法子,什么时候轮到尚秀月家这等跟文远家隔了几房的同族亲戚来分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