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725章 只是把你当狗
    夏嬷嬷的手一抖,却不承认:“我是夫人的嬷嬷,虽然姓夏,可以前是姓连的,是夫人从娘家带来的嬷嬷,只会帮夫人,怎么会帮老爷骗夫人?”

    夏夫人被夏嬷嬷的话感动了,抓住她的手,点着头道:“嬷嬷的好,我感念五内。”

    顾锦里笑了:“你可别感念五内了,立马让你气得五脏俱伤。”

    她懒得再跟夏夫人这样的蠢货争辩,胡观主更不想浪费时间,直接上证据。

    细碎而快速的脚步声响起,一队黑衣人冲进府里,带了人证跟物证来。

    物证是夏夫人当年的脉案,脉案上清楚的写着她滑胎后养得极佳,能生。

    人证就是夏嬷嬷的亲儿子——许寿恩。

    没错,夏夫人是有儿子的,当年她会帮夏固,其实是因为自己在外偷生儿子的秘密被夏固发现了。

    为了儿子,她不得不帮夏固。

    而夏固能用夏嬷嬷的儿子让夏嬷嬷就范,顾锦里他们就能用夏嬷嬷的孙子让夏嬷嬷说出实情。

    夏嬷嬷的儿子年纪很大了,只比夏夫人小个几岁,一看见夏嬷嬷就喊救命。

    “娘,娘您救救宇哥儿。他被人抓了,那些人要喂他吃啥断阳散,说是吃了后就成太监,这辈子再也生不出孩子来,要绝后啊。”

    许寿恩是早产,自小体弱,养了几十年,直到三十多岁才得了一儿子,这个儿子就是宇哥儿,是夏嬷嬷唯一的孙子。

    夏嬷嬷知道宇哥儿对许寿恩的重要,听到这话是身子一晃,差点栽倒在地。

    她知道夏家夫妻已经身中剧毒,是斗不过胡观主的,立刻抛下夏夫人,扑过来求胡观主跟顾锦里:“观主、顾姑娘,老奴知错了,老奴求你们放过宇哥儿,他还是个孩子,将来还要说亲传宗接代的,可不能吃断阳散啊!”

    夏夫人闻言,意识到了什么,是直接晕死过去。

    只是不好意思,又被顾锦里扎醒了。

    顾锦里笑眯眯的看着夏夫人:“虽然你是被夏固害的,可你也害了人啊,既然害了人就得受完所有惩罚才能死。”

    夏夫人不理会顾锦里,只看着瘫倒在地的夏固,让丫鬟扶着她来到夏固身边,趴到地上,盯着夏固问:“是真的还是假的?我相信夫君,只要你说是假的……我就信。”

    夏固看着夏夫人,根本不想搭理她,视线看向胡观主:“你这般算计我,不怕鲁家当家人找你麻烦?”

    夏夫人见夏先生不理会自己,拽着他的衣服哭道:“回我话!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连句假话都不愿意施舍给我吗?”

    夏夫人能说出这话就是并不介意夏固骗她的意思。

    然而,夏固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在乎她,见她不依不饶的拽着自己的衣服不放,立刻怒了:“你不过是我的一条狗,有何资格缠着我要说法?放手!”

    夏夫人惊了,整个人都呆住,眼泪汹涌而下:“你是一直都看不起我?”

    夏固反问她:“你觉得自己有什么本事值得我刮目相看?连氏,你配得上我吗?我夏固是狂士,年少成名,你连家是什么东西?你祖父是鲁家的奴才,你父兄皆无大本事,只管着鲁家的些许产业。你不过是个奴才之孙,要不是前朝覆灭,我夏固能娶你?”

    他夏固应该配的是高门贵女,而不是夏夫人这样的奴才孙女!

    夏夫人清楚的听到夏固的话,彻底崩溃了:“你怎么能说这种话……我们不是一直很恩爱吗?”

    “恩爱?”夏固笑了:“我要不对你好点,你能给我当狗?”

    他会娶夏夫人是因为这个媳妇是鲁家一系配给他的,他家的产业全都是鲁家的,要是他敢反抗,估摸着会被鲁家一系偷偷处理掉。

    他想成名,想要过好日子就得靠着鲁家一系,只能娶了自己不喜欢的夏夫人。

    而他虽然娶了夏夫人,却从没想过要跟夏夫人过一辈子。他早就计划好了,先靠着鲁家一系的财势立住脚,再通过打脸景武帝扬名,让景武帝对他刮目相看,最后靠着景武帝的赏识,成功进入大楚帝系,为大楚效力成为名垂青史的大楚肱股之臣。

    最后病故夏夫人,再选高门贵女做配。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景武帝竟然没有因为殿试交白卷的事儿赏识他,还任由自己底下的儿子派人暗杀他,他在牢里就出了事,中了一种小毒。

    那毒药并不致命,却会让他每晚都很兴奋,熬了三夜没合眼,他差点猝死,这才怕了。景武帝一把他放出来,他就离开京城去了东边邻国。

    想着等景武帝想到他的好后,派人来招揽他,他就能风光回京,可惜景武帝却是到死都没有再召见过他。

    夏固因此很受打击,在邻国待了多年,虽然也给邻国高官贵族做过门客,可他看不起邻国那样的蛮夷,最终还是回了大楚,依附鲁家一系过活,想要靠着程哥儿翻身。

    然而老天爷似乎在捉弄他,顾家人竟然跟景武帝一样,对狂士不屑一顾。

    呵呵,他们怎么能看不起狂士?狂士可是文人之师!

    夏夫人呆呆的看着夏固:“你对我好,只是因为想要我给你做条听话的狗?你害得我一辈子都没个亲生孩子,你怎么能说这种话?”

    夏夫人想要凄厉怒问夏固,可她太累了,根本没有力气吼叫出声,只能用低低的声音说出自己想问的话。

    夏固是个有根太监的事儿被翻了出来,已经不想再跟夏夫人演戏,是破罐子破摔,干脆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你身为我夏固的女人,自然要一辈子以我为天,我想怎么对你都成,轮得到你来质问吗?”

    要不是见她蠢笨听话好控制,还能帮他争来些贤名,他夏固即使娶不上高门贵女也不会跟她夏连氏过一辈子。

    又冷笑道:“呵,你应该感谢我让你在死之前知道真相,如此你也能死得瞑目了,不用被骗一辈子。”

    说完不再理会夏夫人,而是看向夏二夏三:“你们虽然不是我亲生,却是我一手养大的,欠着我的恩情,于情于理你们都得站在我这一边。”

    就算他再讨厌这两个狗儿子,他们也得站在他这边,不能倒戈到湖云观那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