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704章 拜师
    欧阳浒咬了一口咸肉烧饼,饼皮的焦香跟咸肉的醇香融合在一起,让他美得眯起眼睛:“早饭是你请老夫吃的,就听你的去看看。”

    郑清很高兴,向着程哥儿这边走来:“程哥儿。”

    程哥儿听到郑清的声音,抹了抹眼泪,回他:“清哥儿你怎么在这里?”

    看见欧阳浒后,远远就冲着他行礼:“欧阳爷爷好。”

    顾锦安也冲着欧阳浒行礼:“欧阳先生。”

    能在这里遇到欧阳浒当真是意外之喜。

    欧阳浒朝他晃了晃手里的咸肉烧饼,笑道:“你们兄弟也好啊。”

    走到近前,又夸道:“你们家的延福火腿当真好吃,当得天下第一下佳肴的美名,只是一条太贵了,老夫都不舍得多吃。”

    顾锦安道:“欧阳先生若是喜欢,改天我跟程哥儿给您老送几条过去。”

    几条?后生出手当真大方,这是有事相求啊。

    欧阳浒拒绝了:“火腿乃是珍品,老夫早就说过了,珍品得之一二便可,多了反而不美。”

    又问道:“这是夏固的庄子吧,你们来他的庄子做什么?这老匹夫闯祸后就逃出大楚,等景武帝大行后才敢回来,当真是个没担当的鼠辈。”

    欧阳浒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夏固的不满,而他会对夏固不满,一是夏固跟詹三老爷是好友,詹三老爷是靠着大骂他家大哥才成名的。二是他不喜狂士,觉得那就是一群只会闹事的疯子。

    程哥儿看着欧阳浒道:“夏固的为人虽然不好,可他教过我三年。”

    欧阳浒道:“那你没有被他教坏,当真是个心性坚韧的好孩子。”

    他是昨天才知道夏固来了田福县,还在县城外有个庄子的,今天来这里不是巧合,而是特意来找夏固,想要大骂他一顿给自家大哥出气的。

    当年詹三老爷大骂他家大哥就是夏固出的主意,可恨夏固当时在东边邻国,他想骂都骂不了。

    顾锦安适时的道:“程哥儿在冬月初的时候已经不再跟着夏固念书,夏固夫妻已经离开,以后不会再回来了。”

    欧阳浒听得大惊:“夏固夫妻真的走了,为何?”

    顾锦安道:“是因着詹家跟我家的事儿。”

    顾锦安想要欧阳浒收程哥儿为弟子,想了想,干脆把夏家夫妻给他家大姐说亲、詹二做的无礼之事、夏固夫妻为了说成这门亲事而算计罗武的事儿,全都说了。

    欧阳浒是见多识广之辈,可听到夏家夫妻跟詹二做的事,也是惊了一把:“当真是不知所谓,夏固还是跟当年一样,以为自己天下第一,连景武帝的主都想做。”

    夏固夫妻又不是顾家大姑娘的爹娘,怎能不知会一声就给顾家大姑娘说亲,说的还是詹二。

    詹二简直就是詹三老爷的翻版,十五岁就被詹三老爷带去楼子里见识,身边的女人无数,不但江南家中通房成群,京城府上也养着不少丫鬟。听说还闹出过孩子,只是没能生下来,被詹家大夫人一碗药给落了胎。

    此等后生当真不是良人,除非詹二浪子回头,否则谁嫁给他都得受苦一辈子。

    说来詹二也是个可怜孩子,被自家叔父给带坏了,非要学狂士那套。

    “你是因着这事儿不去夏家念书的?”欧阳浒问着程哥儿。

    程哥儿点头:“夏先生虽然对我有授业之恩,可做人要懂得善恶亲疏,不可附恶,不可远亲。大姐是我的亲大姐,罗武哥还是我们全家的恩人,是给过我们家粮食吃,在逃荒路上帮着我家拼过命的,夏先生不能害他。”

    欧阳浒听得暗暗点头,这孩子当真不错,是个明是非、懂善恶、知亲疏的。

    “既然夏固做了这么多害人的事儿,你为何还来给他送行,给他磕头?”欧阳浒又问。

    程哥儿低了低头,道:“来谢他授业三年之恩。”

    欧阳浒听罢,看着程哥儿红肿的眼睛,叹道:“你是个知恩感恩的好孩子。”

    又道:“不必自苦,是夏固有错在先,你的三个响头已经还了他的恩情。”

    欧阳浒不是狂士,也不是迂腐文人,他有别于自家大哥欧阳鸿,是个信奉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的人,因此不会觉得程哥儿是个白眼狼,反而觉得他既知道感恩,又懂得远小人。

    顾锦安见欧阳浒这般喜欢程哥儿,实在是压抑不住心中激动,对着欧阳浒深深行了一礼,求道:“欧阳先生,晚生大胆求您收下舍弟为徒。”

    欧阳浒挑了挑花白的老眉毛:“老夫早就知道你小子不安好心,可老夫只想游历天下,吃遍美食,可没想过要收徒。”

    再说了……

    “只为你弟弟求师父,你不想拜老夫为师吗?老夫在大楚也算是有名望的学士。”欧阳浒听闻顾锦安并没有拜师,只是跟着一个乡下秀才念书。

    顾锦安摇头:“晚生不想,晚生心里已经有了最佳的师父人选。”

    欧阳浒:“哦,是谁?比老夫还厉害?”

    顾锦安笑道:“是尚秀才。尚叔并不比欧阳先生厉害,却是我认定的师父,只是尚叔想要我拜名师,以护我仕途风雨。可仕途通畅与否靠的是自己的本事,虽然名师有人脉相助,可如父之师难寻,我只想拜尚叔为师。”

    欧阳浒对顾锦安刮目相看,这两个顾家子皆是好的,可见顾家家风之好,不输名门。

    因着顾锦安的这番话,欧阳浒决定给程哥儿一个机会:“小家伙,你想做狂士吗?”

    程哥儿听得小身子抖了抖,慌忙摇头道:“不想不想。”

    听到狂士两个字他就想起詹家叔侄,怕了怕了。

    欧阳浒听得笑了:“为何不想?大楚文人皆奉狂士为师,以成为狂士为荣,你就不想成为狂士,站在士林之巅俯瞰整个大楚文人?”

    程哥儿道:“狂士太过随性,做事以狂为主,很多时候会把一件原本很容易解决的事情弄得很糟,且太过自私,程哥儿还是比较喜欢务实的文人,就像尚叔那样的……嗯,许童生也算。”

    又道:“普通文人虽然不是世家豪族出身,却在用自己的本事在乡里传道受业,让更多的人能认字,让更多的寒门子弟能高中做官。寒门文士虽势弱,可要是所有寒门文士都扭成一股绳,将可与世家匹敌……”

    “程哥儿住口!”顾锦安赶忙呵斥他:“这种话也是你能说的,以后不许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