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687章 丢脸
    罗武是不想娶她家大姐了吗?

    顾锦里是个很护犊子的人,是受不了别人这么对她家大姐的。

    她的拳头好痒,想暴揍罗武!

    秦三郎道:“不用着急,先把拍卖的事情做好,罗武要是今天不回来,我会骑马去县城找他,把他拽回来。”

    小鱼家为了顾锦绣的婚事很是操心,毕竟姑娘家年纪大了不成亲是会被人说嘴的,他们又是逃荒来的,要是见顾锦绣迟迟不定亲,估摸着要传出一些难听的话来。

    顾锦里听到秦三郎的话,放心下来,只要他说了就会办到,秦小哥还是很靠谱的。

    顾锦里对他笑了笑,把一盘火腿递给他:“奖励你的,吃。”

    秦三郎笑了,接过盘子,用筷子夹了一片火腿,却没有自己吃,而是顺手递给她了。

    顾锦里本能的转过脑袋张口就吃了,咬住火腿的瞬间愣住了,眨着眼睛看着秦三郎,红着老脸怒道:“你干嘛喂我吃东西?”

    臭小子你是在哪里学的这种招数?对几个女人用过?给我老实招来!

    秦三郎很无辜:“你一直都是用手吃火腿片的,我以为你会用手接。”

    怎么知道你张口就吃了。

    顾锦里脸色更红,这回不是害羞,是气得:“你这是怪我咯?”

    秦三郎怎么敢怪她,赶忙又夹了一片火腿片,递到她嘴边:“你吃。”

    顾锦里一愣,用手接过火腿片后,塞进嘴里吃了起来……面子总算是找回来了。

    秦三郎脸上带着愉悦的笑意,别看小鱼凶巴巴的,做事也很老成,这些年来还喜欢故意撩拨他,可遇到真格的时候,她自己就会不知所措……说到底还是个小姑娘,就算觉得好玩又跟他熟悉,想来撩拨他,可心里还是因为不懂而害怕。

    楼下大堂,安老板虽然碍于欧阳浒的身份没有跟他吵起来,却依然不松口,觉得火腿只卖五百两的底价就已经是很高,没必要再拍卖。

    “火腿虽好,却是用猪腿做的,一头猪不过三到五两,一条猪腿最贵不过半两银子,延福楼用半两银子就想博个上千两,这是不是太荒谬?安某行商已有三十年,见过的奇货不少,没有一样奇货的本钱这么低廉,卖价却这么高的。”

    其实他想用低贱二字,又生怕会得罪欧阳浒先生,毕竟欧阳浒先生可是很喜欢吃火腿的。老头都吃三盘了还在吃,三盘啊,这是活生生吞下了三十两银子,安老板很肉疼。

    欧阳浒先生并不说话,只是继续吃着火腿片,一副看戏的模样。

    顾锦安则是对安老板说起何十六发家的事儿:“我们村里有位伯父,是个在山上找石头的,没有花钱只花了力气就找到一块奇石,卖了将近百两银子。而买走他奇石的客人最后转手又大赚了一笔。安老板是觉得奇石低贱不值钱,还是觉得买奇石的客人是脑子有病?”

    安老板被怼得说不出话来,江南世家爱奇石,特别是文人之家,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奇石堆砌的景观,他能说破石头不值钱吗?

    顾锦安笑道:“同是石头,奇石能卖出几百上千两的价格,同是猪腿,火腿也能跟奇石一样卖出高价,安老板觉得晚生这话说得对是不对?”

    不等安老板答话,顾锦安又道:“珍品需要伯乐,价值几何应由食客说了算,安老板若是觉得火腿不值得高价,不竞拍便可。”

    安老板脸色一沉,小子够狂,这话等于在说不稀罕你就别买。

    他早就听祁先生说过,顾家做生意跟其他人不一样,其他人家是生怕货物卖不出去,拼命放低姿态求着客人买货。可顾家是不稀罕的,卖货看人,觉得你不好就不会卖货给你。

    且顾家很讲诚信,比如顾家的调味香料卖给祁家后,他们就不会再卖给河安府府城来的人,好比他安家,几次想要拿到调味香料都没成。

    不过安家很聪明,知道祁家有人在京城做官,而顾家背后又有郑家跟上官家,所以没有使出什么阴招。

    安老板被顾锦安一顿怼,心中窝着火气,跟着他一起来的田老板一直想要巴结安家,见状是指着顾锦安道:“后生莫要口出狂言,安家乃是世贾之家,铺子开到了江南各府,在京城也有铺子,跟安家合作,你们的火腿能卖到更远的地方去。”

    田老板此来主要是奉承安家,对于火腿,这东西虽好,可他家是抢不过安家的,不如帮安家一把。

    可他帮了倒忙。

    顾锦安听罢,笑着说了一句:“大楚人杰地灵,世贾之家不少。”

    言下之意,有银子的商贾多得是,顾家不缺安家这个客人。

    安老板有些恼怒,这个姓田的怎么这般蠢笨。

    更蠢的来了,田老板很生气,站起身道:“顾家小子,你别狂得太早,这个大堂里就我们这些人,要是我们不开价,你家的火腿卖给谁去?你今天弄这么大的排场就是白折腾!”

    顾锦安笑了,看向从侧道匆匆跑来的冯连,问道:“可是人到了?”

    冯连笑道:“回安哥儿的话,郑公子到了,还带来了金陵大商,泽子哥跟兴哥儿正在把他们带来呢。”

    郑英跟顾锦安的交情极好,而郑英除了苦读以外,这三年也在接管家里的产业练手,得知顾家的火腿能吃了,还是以拍卖的方式售卖,来了兴趣,禀明家里长辈后,带着金陵大商前来。

    “郑公子?哪个郑公子?”安老板听得一惊,脱口问道。

    陈氏早就在通往后厨的门边看了许久热闹,听到这话按捺不住了,胸脯一挺,下巴一扬,很是得意的道:“自然是金陵富户郑家的郑英公子。哈哈,没想到吧,我们还认识这样的贵人,去接郑公子的还是我家侄儿,亲的。”

    兴哥儿去接郑公子的事儿,他们家人可是知道的。因着这事儿,家里人很是高兴,大哥还特意带着兴哥儿去买了一身新衣裳,就怕他丢脸,巴结不上贵人。

    安老板一噎,竟然是金陵郑家的嫡长孙亲自来了,顾锦安跟郑英的关系果然是极好的,身为嫡长孙,大冬至的不在家里祭祖竟然跑来乡下。

    有郑英的支持,安老板是决计不敢再压火腿的价格了。

    田老板听说是郑家的郑英公子来了,脸上是火辣辣的疼,这脸是丢大发了。

    可他惹不起郑家,还惹不起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妇人吗?

    田老板指着陈氏骂道:“哪里来的乡野泼妇,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