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663章 病重
    夏先生听罢,看着顾锦安决绝的样子,再看向顾锦里,见她一副看热闹的模样,心下发沉,知道今天这事儿不能善了了,放下狂士的傲气,求着顾锦安:“安哥儿,这次是我们夫妻思虑不周,没有提前跟你们家通气,你们放心,以后不会了。你们再给先生一次机会,成吗?”

    顾锦安摇头:“夏先生,事不过三,这已经是第三回了,你的机会用完了。”

    三年前夏家夫妻就僭越过两次,那两次都是观主作保,事情才算过去,可这回已经第三次,要是还继续翻拍,那他们兄妹就是泥人。

    而顾锦安跟顾锦里都不是泥人,他们不会再妥协。

    “我会写信告知观主,夏先生要是乐意住在镇上就继续住,但程哥儿不会再来夏家上课,也希望夏先生莫要再来村里。”

    顾锦安说完,又看了还在失魂落魄的詹二一眼,对夏先生道:“事情是你们夫妻惹出来的,合该由你们夫妻解决,夏先生夫妻应该也不想镇上传出什么对我家大姐名声有碍的话。”

    顾锦安说完,牵着程哥儿的手,喊上顾大山:“爹,走了。”

    言罢,一家子提步向着院门口走去。

    夏夫人赶忙去拦,跪求他们:“安哥儿,这回是我们夫妻错了,求求你,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别走成吗?”

    顾锦安不理会夏夫人,只牵着程哥儿绕过夏夫人。

    夏夫人见状急了,想要去抓程哥儿,顾锦安眼疾手快,一把抱起程哥儿,狠狠瞪了夏夫人一眼,警告她:“夫人,莫要闹得太难看,有些事情可是不适合让外人知道的。”

    夏夫人闻言一凛,只能放弃抓程哥儿,伏在地上痛哭。

    詹家小三一直在旁边看着,见顾家人先是骂他二哥,如今又这般对待夏先生夫妻,怒不可遏,跳出来道:“顾锦安你给我站住,你这等竖子当真是无礼至极,骂我家二哥就算了,还这般忘恩负义,对教导过自己的先生这般无情,我定要作诗在文会上大骂你一番,让你名声扫地!”

    顾锦安笑了:“要作诗骂我?行啊,不过你要先问问夏先生答不答应,且我们兄弟都没有正式拜夏先生为师,夏先生只是教导我们的私塾先生,我们家是给过束脩银子的。”

    夏先生虽然难过,可他还有理智,知道顾锦安兄弟的名声不能坏,赶忙呵斥詹家小三:“小三住口,莫要胡说,这次的事情是我们夫妻不对在先。”

    “夏叔叔,您怎能为个竖子说话?”詹三气得不轻,见夏先生不帮自己,又指着詹二道:“你说要娶你们顾家女者不能纳妾养通房丫头,那你呢?你自己也是男人,你能做到一辈子只对着一个女人吗?”

    顾锦安放下程哥儿,看着詹三道:“我顾锦安发誓,此生只娶一妻,永不纳妾,若违此誓,我不得好死,来世堕入畜生道。”

    詹三懵了,没想到顾锦安这么硬气,敢发这样的毒誓:“你,你……”

    大楚人历来信这些,只要发誓,是不敢违背誓言的。

    顾锦安看着詹三,冷笑着问一声:“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或者你也想发个毒誓?要是不敢,以后遇到这样的事就闭嘴,免得被人当面羞辱回去。”

    詹三气得吐血,回怼一句:“你最好是说到做到,免得以后自己不得好死!”

    顾锦安笑了:“我又不是某些没了女人就会死的人,自然能说到做到。”

    他发这样的毒誓并不是随口说说而已,而是真的打算这么做,他爹、罗家伯父、田叔等等村里的男人皆是一辈子只跟着一个女人过,他是打心底里就没有纳妾的想法的。

    “走吧。”顾大山算是见识了詹家人的无赖样,是一刻都不想再多待。

    詹二恍惚了这么久,终于回过神来,冲过来跪在顾大山面前,哭着求道:“顾家叔叔,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好好对绣姐儿的,这辈子只娶她一人,永不纳妾,我说到做到,求您了,呜呜呜……”

    詹二是真的很难过,他觉得自己爱惨了顾锦绣,要是娶不到他,这辈子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可惜顾大山见到了悦儿,也见识了詹二的翻脸无情,是不敢把大女儿托付给他的:“后生,你起来吧,我是不会把女儿嫁给你的。”

    又怕詹二纠缠,再次说道:“我家大女儿也不喜欢你,她是极讨厌你的,昨天在家里可是骂了你许久的。”

    詹二不听,是哭着求顾大山,那模样当真是可怜得紧,像是顾大山不把女儿嫁给他,他就会立时哭死过去一般。

    顾锦里无语了,一抬脚,把詹二踹倒在地:“爹,咱们走。”

    顾大山也是怕了詹二的纠缠,赶忙招呼顾锦安跟程哥儿走了。

    夏夫人是哭着追到大门口,可她拦不住顾家人,只能哭着看他们离开,回头看着跟出来的夏先生,问道:“夫君,这可怎么办?”

    夏先生也没辙了,不过他不会放弃程哥儿,鲁家继承人的先生他是坐定了,以为搬出观主能压住他吗?

    殊不知胡观主在鲁家一系里不过是个能说得上话的人罢了,鲁家一系真正做主的可不是胡观主。

    “走,先回去,别站在外面哭,太现眼。”这镇上的人个个粗鄙不堪,是看见有点风吹草动就来看热闹的,夏固可不想自家被当做猴子一样看。

    詹二还跪在地上哭,拽住詹三老爷的手臂求道:“叔父,叔父写信回家求祖母,求她老人家亲自来庆福镇帮侄儿提亲……侄儿是真的喜欢顾锦绣,这辈子只娶她一个,没了她,我立时就会死的。”

    夏先生进来正好听到这话,是皱起眉头,以前觉得詹家小二不错,可如今见他这样,竟是觉得刺眼无比,不由得呵斥道:“詹恒之,你给我起来!这般跪着像什么样子?这门亲事我们帮你筹谋得好好的,你非要生出这么多事儿,如今惹得顾家不喜,婚事不成,你还有脸哭?”

    詹二听罢,哭得更惨了,只喊着顾锦绣的名字,说没有她自己活不下去,正在哭喊间,竟是一口气上不来,晕死过去。

    “小二,小二你怎么了?别吓叔父。”詹三老爷慌忙扶住晕倒的詹二,不断摇着他,掐他人中,可惜就是掐不醒詹二。

    “快去请大夫!”夏先生赶忙冲着旁边的夏管家喊道,当真是被今天的事儿弄得焦头烂额。

    “诶,老奴这就去。”夏管家赶忙跑去悬壶坊请吴老大夫。

    吴老大夫很快就来了,给詹二看过之后,沉着脸道:“早前老夫不是交代过吗?让这后生修身养性,他怎么又行了房事?这旧病未好,又添新伤,晚上再辛劳一番,就算是年轻体力好也不能这么折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