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592章 顾德兴转变
    现代的冬至每年都不一样,但大楚的冬至从古至今都是十一月初九,九是极数,大楚特别喜欢,对它爱得深沉。

    初八那天,三爷爷跟三奶奶,以及戚家所有人都住在酒楼里,准备着第二天开张。

    初九,天色还黑着,几家人就起来了。

    崔氏跟顾锦绣是昨晚就把今天要穿的新衣服拿出来了,都是做得好看又厚实的棉袄,穿着很暖和,再冷也不会冻着。

    顾大山今天没有去作坊,昨天已经托了木通,木通会帮着豆腐作坊跟香料作坊出货。

    他起来后,就去看了后院草棚的骡子,给骡子喂了新鲜草料,去了厨房,帮着崔氏做早饭。看着水缸里的水冻得慌,对崔氏道:“冬天洗碗洗菜的用温水吧,咱家如今不缺那买柴火的钱,存了好几屋干柴了,烧不完的。”

    又道:“小鱼不是做了那什么护手的东西吗,你擦擦,别冻坏了手。”

    在老家的时候,崔氏每年冬春都能洗大堆衣服,负责挑水做饭洗碗的,每当这两个季节,她的手就被冻得红肿裂开,冒着血珠子,看着可疼了,他不想让崔氏再过那样的日子。

    崔氏笑道:“烧着温水呢,不用温水,小鱼又得骂我。”

    顾大山听得笑了:“那是你二闺女疼你,那丫头就是这么个脾气,对人好还非得说些重话。”

    他把加热的豆浆倒了一碗给崔氏,接过她舀水的葫芦瓢:“我来吧,你先吃点东西,昨晚睡觉的时候你肚子就在叫,让你起来吃点东西也不吃。”

    他舀了一桶水,倒进锅里后,又揭起另一口锅的锅盖,用大木勺子舀乐几个鸡蛋出来,放在冷水里,剥了给崔氏吃。

    今天要赶着去酒楼帮忙待客,家里的早饭做得简单,就是煮鸡蛋跟昨晚剩下的豆渣饼,外加豆浆。

    崔氏正吃着,穿得圆滚滚的程哥儿就跑来了,抱怨道:“娘,衣服好重,不要穿这么多。”

    可大哥不许他脱掉,说冷,脱了会着凉。

    崔氏摸了摸他的背,没有摸到汗后,说道:“刚刚好,不能脱,会生病的。”

    程哥儿没办法,只能穿着厚重的棉袄回了堂屋。

    顾锦里还笑话他:“小圆球。”

    程哥儿生气了,哼唧一声,又跑去厨房找自家爹娘。

    顾锦绣见了道:“你又欺负程哥儿,他近来大了,知道美丑了,不乐意听你笑话他。”

    顾锦里却浑不在意:“趁着他还小得使劲逗弄,等他再长大几岁就不好玩了。”

    顾锦绣听得无奈了,只能去刷牙洗漱。

    家里人的动作都很快,刷牙洗脸后就吃早饭,吃完早饭天才开始亮起来。

    顾大山跟崔氏招呼顾锦安他们:“赶紧上车,酒楼小鱼也是有份的,咱们得早点去。”

    一家子人,外加璃姐儿、朱茶花、小吉、以及罗慧娘,全都上了车。

    顾大山驾车,顾锦安跟着他坐在前车板子上,车厢里坐着崔氏等一干女眷,驾车离开。

    刚出院门的矮坡就看见顾德兴挑着一担子水往家里走去,顾大山停下骡车,对他道:“兴哥儿,回去告诉你爹跟二叔,我先把你大山婶子他们送去镇上,一个多时辰后再回来接你们。”

    顾德兴听了笑道:“不用这么麻烦,您去接严奶奶一家跟秦老就成,我们家没老人的可以走着去。”

    又对顾锦安道:“安哥儿,接你的三本书我看完了,改天拿来还你,有些没看懂的,到时候你跟我说说。”

    自打顾玉梅死后,顾大富病了两回,身体大不如前,老态了许多,顾德兴因此懂事了不少,会帮着家里干活了,对人也不再甩脸子,知道给个笑脸了。

    顾锦安道:“成,到时候我跟你好好说说,要是我也不知道的,咱们就一起去请教尚叔,或者夏先生。”

    顾德兴听罢,很是高兴,以前他暗示过几回,想让安哥儿带他去见尚秀才,可安哥儿都没松口,如今确实主动说了。

    “成,你们先去吧,我们家忙完早上的活计就去。”顾德兴让到一边,让顾大山驾着骡车过去。

    骡车奔驰大半个时辰,终于来到镇上的延福楼,崔氏带着几个孩子下车,把顾锦绣送去跟戚康乐作伴后,自己则是带着顾锦里去找顾大丫帮忙。还叮嘱着顾锦里:“今天人多,你不要乱跑,想去做啥先跟娘说一声。”

    “嗯嗯。”顾锦里知道崔氏担心她,点头应着。

    顾大丫正在厨房忙活着,看见她们来了,高兴的道:“嫂子,小鱼,你们咋这么早就来了,可吃了早饭了?”

    崔氏道:“吃过了,有啥要帮忙的,你跟我们说吧。”

    “巧了,厨房做了几盆子的炸食,让小鱼来尝尝味道,再去看看切好的配菜,可有什么相冲的?”顾大丫以前是做厨娘的,知道有些食物会相冲,但顾锦里知道的更多,是写了几张食物相冲相克的单子给她。

    顾大丫很重视,专门让切配菜的两个个小伙计来背着,但她还是不太放心,得顾锦里看过了她心才能安稳。

    顾锦里去了大厨房旁边的配菜小屋看了,里面的两个伙计,外加两个做杂活的妇人正在忙活着。

    这五个人,包括跑堂的四个小二都是大丰村的人,但姓氏不同,后厨切配菜的伙计跟做杂活的一个妇人是陆家人,正是陆水娃的爹娘。

    陆水娃兄妹被万礼方绑了之后,陆水娃的爹就不敢再去外地打零工,后来顾大丫看他为人还算正,就把他们夫妻请来干活,月钱是八百文跟五百文,加起来一两多一个月,不错了。

    而跑堂的四个小二里,有两个也是陆家的,一个是陆根生的孙子,一个是陆贺福的儿子,其他的都是何家人。

    陆根生对此很是感激,特意带着能来酒楼干活的三户陆家人上了戚家跟顾大山的门,感谢他们。

    何家人对此很有意见,说陆家人活该穷一辈子,顾家跟戚家不该帮他们。

    然而,这是顾锦里故意做的,只有这样,才能让何家人、陆家人都有危机感,永远不敢得罪他们几家。要是何家或者陆家一方做大,对于他们这几家外来户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她这一手一出,何村长果然很有危机感,近来天气虽冷,可他竟然增加了来村尾串门的次数,再冷都来去作坊找三爷爷说话,就是为了刷个脸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