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581章 骂娘
    不过,陈氏家的水田在香桂镇,顾大贵是早两天就已经去了香桂镇水田边的棚子里住着,靠着何万里的帮忙,在香桂镇本地找了些农人,请他们收割稻子。

    陈氏为此很是心疼:“要是水田离家里近,我们家人就能自己去割,根本不用请人的,如今光是请人收割就得花上不少钱,当真亏得慌。”

    三奶奶看着她那抠搜样,损道:“你家三十亩水田呢,不请人收割,你们一家四口能收得完?累死你都是忙不完的。”

    陈氏被骂,不高兴了一会儿,可不知道想到什么又高兴起来,挺着胸脯得意的道:“三伯娘说的是,咱们如今可不是农人了,算是地主,哪里有地主家收粮食不请人的?”

    不请人干活的还叫地主吗?

    “不行,大贵他太老实,没得让干活的人给欺负了去,我明天得赶去看看,盯着那些工人干活,免得他们欺负大贵,糟蹋我家的粮食。”

    三奶奶服了:“你这是担心大贵被人欺负,还是想去摆东家娘子的谱?你可消停点吧,要是这么跑去,大贵又得跟你吵架。”

    陈氏是一点不怕的:“吵就吵呗,哪家的男人跟婆娘不吵架?我们越吵日子过得越好。”

    反正大贵稀罕着她呢,是不可能不要她的,她闹一闹,还能让大贵心里记着她这个媳妇。

    三奶奶懒得跟她说:“禾刀磨好了就滚吧,老婆子可没工夫听你唠叨。”

    禾刀就是镰刀,专门用来收割稻麦作物的。

    陈氏也说够了,拿着磨好的两把禾刀家去,边走边看着两把禾刀道:“请人也是听划算的,还省了买禾刀的钱。”

    来收割的农人会自备禾刀,不用东家的农具。

    悬壶坊知道顾锦里他们要忙着收割稻子,知道制药作坊把两万瓶牙粉做出来后,就提前派人来验货了。

    悬壶坊又新来了一批人,能力虽然没有木通他们强,却也是懂得医术会办事的人,他们从早忙到晚上,整整一天,总算把所有牙粉验完,给了余下的一千七百两货款。

    顾锦里拿到银票后,先收了起来,等月底再把账目跟吴老大夫算了,把吴老大夫那份红利给他。

    吴老大夫还说:“章掌柜跟程掌柜来信说,牙粉买得极好,富户人家是家家户户都买,每个主子人手一瓶,你那一瓶的量又不多,只有一两,用得快,得赶紧做。不然这两万瓶可是顶不了多久就要卖断货的。”

    早前吴老大夫还犯嘀咕,说以这丫头不喜欢麻烦的脾气,怎么会一两装一瓶,增加验货的时间?如今他是明白了,这是打着装得少,消耗快,卖得多的主意,真真是个有手段的,他是服了。

    又道:“过几天会再给运一批瓶子来,不会让你没瓶子装牙粉的。”

    顾锦里笑了:“多谢吴爷爷。”

    世上什么是长远的赚钱东西?那就是消耗品,被有钱人喜欢的消耗品,有钱人不缺银子,等他们用惯了一样东西后,就会习惯性的去买,牙粉、蚊香都是通用的且消耗快的东西,做它们早就对了。

    把牙粉交付之后,顾锦里几家就开始忙活着收割稻子。

    顾锦里家先前买了陆老爷子家的二十亩水田,再加上松子庄的八十亩,足足有一百亩水田,但大楚的水田产量不高,每亩平均下来不过三百斤稻子,即使如此,她家也收了三万斤稻子,是直接把三爷爷三奶奶给激动哭了。

    “做梦都没想到能收这么多粮食,足足万斤,还是稻子,这是吃十年都吃不完啊。”三奶奶抹着眼泪,激动的说着。

    其余几家人也收了不少稻子,每家都收了几千斤,可把大家伙给激动坏了,老严氏穷了一辈子,得知家里收了这么多粮食,那稻子脱壳后就是金贵的大米,是一个没抗住,激动得晕过去了。

    老严氏家年纪较小的顾庆喜跟桂妞都吓哭了,金妞哭着跑来顾锦里家找人,三奶奶听得急了,赶忙去制药作坊请了戴叔去看。

    戴叔很快就赶去老严氏家,把老严氏给救醒了,交代道:“您老以后可不能这么激动,这年纪大了,经不起这么晕,会中风的。”

    三奶奶听罢,赶忙说道:“大嫂子,如今日子刚好起来,以后享福的日子多着呢,你可不能有啥子好歹。”

    老严氏不好意思的笑道:“下回不会了,这不是苦了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粮食给激动的嘛。”

    顾大木兄弟听到自家老娘晕倒了,赶忙回来,问着戴叔:“戴大夫,我娘她没事吧?”

    戴叔道:“没啥大事,以后注意着点就成,就是老太太身体亏空得厉害,最好趁着这次机会吃上一年半载的汤药,调理调理。”

    顾大木是孝子,家里也不缺钱了,听到这话,忙道:“戴大夫,您只管开药,我们家一定买来给我娘喝。”

    戴大夫听罢,给老严氏开了药方:“第一个月一天三次,一个月后,一天喝一次就成。”

    戴大夫是顾锦里家的下人,没有收诊金,只让顾大木去镇上悬壶坊抓药就成。

    老严氏晕了这一场是只叹道:“以前生病抗一抗就过去了,哪里还能又是看大夫又是喝药的,当真是金贵咯。”

    三奶奶笑道:“你就少说两句,好好享福吧。”

    安顿好老严氏后,几家人就忙着把粮食拉去作坊宅子存放。

    因着建铺子,几家的房子还是泥土老屋,没有多余的地方放粮食,跟顾大山家商量过后,就把粮食拉到作坊宅子去了。五进大宅,辟出几间屋子来装粮食容易得很。

    顾锦里家的粮食则是一半放在松子庄,一半放在作坊宅子里,这两个地方都有粮仓,能装很多粮食。

    收完稻子后,几家人又开始忙着收旱地里的粮食。

    这些旱地也是买的陆老爷子家跟邹家的,买的时候里面也是种着粮食的,是一些黄豆、红薯、冬藏的蔬菜之类的。

    江淮江南两地种的是冬小麦,把小麦收割后,就会跟着抢种下黄豆红薯之类的,到了深秋入冬之前再收。

    收完之后,他们又忙着给旱地种上冬小麦。

    江淮江南两地因着冬天不像北方那么冷,旱地是可以种冬小麦的,十月中下旬开始播种,来年大暑成熟收割。

    农忙农忙,就是又忙又累,他们是从十月中旬一直忙到将近十一月份,这才把的农活忙完。

    “这还是请了人的,要是没请人,可真真是要累死。”陈氏催着腰道:“地主婆也不好当啊,地多了能把人累死。”

    不过一想到仓房里的粮食,陈氏又高兴得不行,觉得再累都值得。

    然而她还没高兴上两天,县衙加粮税的公文就下来了。

    所有粮税加一成,从十抽二变成十抽三。

    陈氏听到这个消息,是当场骂娘:“加一成的粮税,这是多少?我们家还喝着粥呢,刚想吃顿干饭,就要加粮税,你们想怎么地?老娘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