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527章 请米老翁
    施书吏瞅一眼顾锦里,道:“这两座山头比较大,加起来有个两百五十亩,给你家算的是一两银子一亩,两座山头是两百五十两银子。”

    这两座山头有松油产出,又是跟庄子连在一起的,要是正常卖,起码能卖到四两银子一亩,可许县令是当做荒地卖给顾家的,真真是白菜价。

    顾锦里听得惊喜不已:“多谢大叔!”

    施书吏摆摆手:“你先别谢了。这两座山头跟庄子是连着卖的,你要买山头就得买庄子,这庄子可没那么便宜。庄子里有八十亩水田、四十亩旱地、二十亩荒地、外加几座邹家下人以前住的屋子,你要买下,得要……”

    施书吏拿出算盘,手指在算珠上翻飞,一阵噼里啪啦的打算盘声后,给她报了个数:“五百五十两,加上两座山头就是八百两。”

    顾锦里听得一惊。

    施书吏见状,以为她家是拿不出这笔大钱,很是可惜的道:“这是许县令能给你家的最低价,水田才给你们算五两银子一亩,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价格,错过就可惜了。”

    顾锦里拿出两张银票,吧嗒一声放在桌子上,声音里是压抑不住的兴奋:“叔,我买!”

    施书吏看着两张五百两的银票,着实惊了一把……以为是穷鬼,怎知是豪客!成,卖给你了。

    但施书吏好奇起来,问顾锦里:“小姑娘,你家的调味香料很赚钱吗?”

    不然咋能拿出这么多银子?

    顾锦里笑眯眯:“五文钱一包的小东西,可比不得一两银子的醢鲜酱,赚不到啥银子。”才怪。

    她做的豆腐、调味香料、蚊香的成本都很低,就算她只卖几文钱,也能赚到不少银子。她卖的就是个低成本。

    施书吏就是好奇问上一问,听到回答后,没再说啥,开始问顾锦里要户籍,准备给她办田契地契这些。

    顾大山把家里的户籍递了上来:“有劳大人了。”

    又特地交代一句:“山头跟庄子的地契写我家二闺女的名字。”

    施书吏听得惊诧,指着顾锦里道:“写这小姑娘的名字?”

    不是应该写当爹的大名吗?

    顾大山笑着点头:“嗯,这山头跟庄子是我家二闺女买的,理应写她的名字,以后让她带着出门子,也能有点产业傍身。”

    施书吏听得很是佩服,对顾大山客气起来,接过户籍,很快就把山头跟庄子的地契给办好,递给顾锦里:“瞅瞅,没啥问题就在地契跟衙门册子上按个手印。”

    卖出去的东西,衙门都会有专门的册子记录,买的人要在上面按下手印,以后要是有啥纠纷,也能有个依据。

    顾锦里闻言照做。

    买完山头跟庄子后,她又道:“施叔,庆福镇上的富贵楼作价几何?我想买下来。”

    今天天刚亮的时候,戚康乐跑来找过她,说是没有说通顾大丫,让顾锦里先把酒楼买下,她这几天再求求顾大丫。

    施书吏道:“那座富贵楼要价三百五十两。”

    他抬头看着顾锦里,眼里明晃晃的写着,你还有银子吗?

    顾锦里听得很是惊喜,镇上的富贵楼可是两层,外带伙计们住的厢房跟一座后宅,酒楼里还有水井,是整个庆福镇最大的铺子,三百五十两的价格并不高。

    她又拿出一百五十两的银票,递给施书吏:“施叔拿好。”

    施书吏是拿好了,可他却看向顾大山,差点忍不住对他说:你家二闺女真有钱,你是咋生的,怎么就生了个小财神出来。

    顾大山看着施书吏眼里的羡慕,是高兴的笑了,他家小鱼就是会赚钱,也爱存钱,她靠着豆油作坊跟制药作坊的进项,可是存了不少私房钱。

    施书吏被顾大山的笑容给伤到了,他是个没女儿的,突然想生一个了。

    施书吏很快就把镇上富贵楼的房契地契给了顾锦里。

    顾锦里接过,在册子上按了手印后,高高兴兴地收起来,可想到自己又穷得底掉了,心里也是肉痛了一把刚刚花出去的银子。

    顾锦里买完山头、庄子、富贵楼后,几家人开始买自家看好的田地,几乎每家都买到了二十亩以上的水田、二十亩以上的旱地,每个人都是高高兴兴的。

    有了这些能传给子孙后代的田地,他们也算能给祖宗一个交代了。

    罗家不但买了田地,还买了县里的一座两进宅子,不过没买铺子,银子不够了。买水田、旱地跟宅子花了近五百两银子,还要留一笔银子在村里建新房跟以备不时之需,只好把看好的铺子给舍了。

    施书吏道:“县里的铺子可不好买,你们要是不买,这铺子明天就能被县里的富户们买去,那就可惜了。”

    他们几家人能买到邹家在田福县的产业,还是许县令特意给他们留的,不然他们根本不可能买到,早就被县里有权有钱的人家给抢光了。

    顾大山手里还有些银子,问施书吏:“大人,武哥儿家看上的铺子要多少银子?”

    施书吏:“不贵,只要三百两,真的很便宜了。县里的富贵楼你们知道吧,胡家可是花了一千二百两才买下来的,这间铺子跟富贵楼在同一条街上,位置极好。”

    买了不亏啊兄弟!

    顾大山很是心动,但他想着顾锦里过段时间要去府城买人,生怕银钱不够,犹豫着要不要买。

    顾锦里道:“爹,咱家把铺子买下吧,去府城买人的事儿,可以等卖了香料后再去。”

    钱是可以周转的,不用担心这些。

    顾大山听罢,立刻对施书吏道:“大人,我家买下了。”

    不多时,顾大山就拿到铺子的房契地契,是高兴得不行,这铺子是记在崔氏的名下,他给崔氏补的嫁妆又多了个铺子,心里愧疚少了一些。

    几家人都买到自己想要的田地铺子,跟施书吏道过谢后,欢欢喜喜的回家去了。

    路过庆福镇的时候,顾锦里道:“爹,我们去一趟米爷爷家吧。那座庄子以前是邹家的下人在看着,如今邹家的下人都被卖光了,没人看,我想请米爷爷夫妻去帮忙看庄子。”

    米老翁是胡观主的人,信得过,且米老翁夫妻无子无女,请他们夫妻去看庄子,也能让他们晚年有个依靠,不至于太过凄凉,双赢的事儿。

    顾大山自然是同意的:“米老伯虽然不大爱说话,却是个办事妥当的人,请他看庄子,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