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397章 狠人
    田师爷道:“外嫁女所生的子女倒是可以赎回去,只是价格不便宜,女儿要五两银子,十四岁以上的男丁要十两银子。”

    “十两!”姚明辉很是肉疼,两个就是二十两,这可是一笔不少的银子。

    田师爷见他肉疼,笑道:“陆家是不是逃奴还不一定,你可以等金陵府的奴籍册子送来后再说,要是陆老爷子不是逃奴,你这笔银子就省了。”

    姚明辉有些心动,可他想到公堂上邹县丞的模样……连邹县丞都急着跟陆家撇清关系,陆老爷子是逃奴的事儿,八成是真的。

    不能再等了,要是等到陆老爷子被判刑的时候再去赎人,那他的两个儿子就会成为官奴。

    早点赎回去,也能避开这个污点。

    “田师爷,我家真是被陆家给害惨了,您放心,那两个是学生的儿子,学生无论如何也会把他们赎回去。您等着,学生这就回去拿银子赎人。”姚明辉给田师爷作揖再作揖后,恭敬的退下。

    牛成武听到赎一个男丁要十两银子,顿时不想再赎自己的儿子。

    可牛村长不答应,说仁哥儿怎么说也是他的儿子,今年已经十七,亲事都定下了,再过几个月就要成亲,得赎回来传宗接代。

    至于陆荷花所生的两个女儿,赔钱货,牛村长可舍不得花十两银子去赎她们。

    事情一决定后,牛家跟姚家就忙着赎人。

    ……

    邹府,邹玉振是一夜没睡,知道邹县丞回来后,也不敢去邹县丞面前晃荡,生怕邹县丞会把气撒在他的头上。

    他去见了陆姨娘。

    陆姨娘也是一夜没睡,得知消息后,她都快吓疯了:“嬷嬷,这事儿果然漏出来了,咱们该咋办?”

    陆姨娘是知道陆老爷子是逃奴的,只因当年韩嬷嬷遭难之时,偶遇陆老爷子,就是用的要告发他逃奴的事儿,逼得陆老爷子花银子给韩嬷嬷赎身的。

    替韩嬷嬷赎身后,韩嬷嬷并没有卖身给陆家,而是给陆老爷子出了个主意,说是帮他教教陆梅花,把陆梅花教出来后,让她去给邹县丞做妾,让陆家过上好日子。

    韩嬷嬷以前在玲珑画舫就是专门教姑娘伺候男人的,手段那是相当了得,只要是被韩嬷嬷教出来的,想要得宠,不是难事。

    陆老爷子也嫌弃自家当时的日子不够富贵,听到韩嬷嬷的提议后,一拍桌子,答应下来。

    之后的两年里,陆姨娘被韩嬷嬷带着教着,学了各种伺候男人的本事,还学了些字跟诗词,两年后,陆姨娘卖身进了邹家。

    因着模样不错,又识字,被分去书房伺候邹县丞。

    没过多久,陆姨娘就伺候上了邹县丞,从此得宠,再母凭子贵,成了姨娘。

    而韩嬷嬷也在此时卖身进邹家,成了陆姨娘身边的嬷嬷。

    因此大家根本不知道,韩嬷嬷跟陆老爷子早就认识,且他们两人都是从玲珑画舫里出来的。

    只不过陆老爷子是逃奴,而韩嬷嬷是被转卖后遇上陆老爷子,逼着陆老爷子帮她赎身,为了自己以后的荣华富贵,又设计把陆姨娘送进邹家,自己再卖身跟进来,享了这二十年的福。

    韩嬷嬷道:“姨娘不用担心,无论陆家如何,也不会牵扯到您身上,您有三少爷傍身,只要三少爷在,您的好日子就不会到头。”

    “嬷嬷是什么意思?是要放弃陆家!”陆姨娘是震惊不已,看着韩嬷嬷的眼睛都带上一丝怨恨:“那可是我爹、我哥哥、我的子侄们,要是放弃陆家,不救他们,我可就没有娘家了。”

    陆姨娘还算有良心,生死关头没有想过要放弃陆老爷子。

    可韩嬷嬷是什么人?

    怎么可能让陆姨娘为了救陆家而得罪邹县丞。

    韩嬷嬷道:“姨娘,邹县丞虽然没有查到是谁给他下的绝嗣药,可他已经开始提防姨娘,这段时间以来,别说来姨娘房里,咱们院子外面还藏了不少人,都在暗地里盯着姨娘呢。”

    韩嬷嬷压低声音道:“老头子不信姨娘了,正在抓姨娘的把柄,姨娘这时候再跟县丞大人作对,让三少爷怎么办?”

    “老大老二倒了,眼见着三少爷就能掌管邹家,偏生出了这样的事儿,为今之计,只能舍弃陆家,保住三少爷。须知,姨娘是要靠着三少爷的,只有三少爷好了,姨娘才有好日子过。”

    而她,也才能有好日子过。

    陆姨娘很是犹豫:“可,那是我爹啊。”

    “是姨娘的爹又如何?”邹玉振推门走了进来,转身把门关好后,走到陆姨娘面前,跪下道:“姨娘,求您可怜可怜儿子,帮帮儿子吧,儿子不能有个做逃奴的外祖父。”

    “儿子将来是要考功名的,要是有个逃奴的外祖父,即使能科考,也会被同榜同科的考生笑话死,这是儿子一生的污点,这个污点不能留!”

    不能留……

    陆姨娘惊了,哆嗦着问邹玉振:“振哥儿,你,你是啥意思?怎么个不能留法?”

    邹玉振看向韩嬷嬷。

    韩嬷嬷会意,悄声说道:“姨娘,金陵府的奴籍册子要送回来,得要十天的时间,这一般按手印用的是左手大拇指,只要……”

    韩嬷嬷跟陆姨娘低语几句,陆姨娘是吓得脸色惨白,眼泪不住的流:“你,你们这是要……爹他惨死啊。”

    韩嬷嬷道:“姨娘,什么惨死,陆老爷子这叫一死以证清白。这事儿要是做成了,许县令别说定陆家逃奴之罪,还要反被治个草菅人命之罪,到时候他想要高升,可就没那么容易咯。”

    邹玉振道:“姨娘,因着钟翠兰临死前的那番话,爹已经开始怀疑您,而邵师爷又重嫡庶,近来正在游说爹,让爹扶持老二的儿子做邹家未来的当家,咱们可不能再被陆家拖累了,得利用陆家翻身!”

    陆老爷子一死,再留下一封血书,他们拿着血书去府城喊冤,不但能逃过这一劫,还能反咬许县令跟姜县尉一口。

    陆姨娘被说动了,韩嬷嬷趁着她同意,赶忙拿上一袋银子,又去厨房提了一食盒的吃食,去了县衙大牢,看望陆老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