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233章 隐情
    顾大山一愣,没想到李大喜会问他这些。

    李大喜补上一句:“李家父子奸猾阴狠,在府衙的时候已经派人戏耍过我们一回,我不想再上当。”

    他们父子被送到府衙后,跟着一群买来的灾民关在一起,却有一个人过来跟他们攀亲,说是他娘这边的亲戚。

    他们没有去过姥爷家,不知道姥爷家都有什么人?他们父子见那人能说出他娘的一些事情,也就信了。

    认亲之后,那人天天在发口粮的时候,问他们父子要。

    他们父子念着那人是姥爷家的亲戚,是自己饿着肚子,把大半的口粮给了那人。

    结果,在他们被押走的时候,他们才知道,那人是个狱卒,收了李家的二十两银子,故意耍他们父子玩的。

    李大喜虽然是个下人,可他识字,又聪明,很是有些傲气,沦落到此番境地,还被人戏耍一番,很是在意。看见顾大山后,虽然觉得这人跟自己长得像,但是第一次见,也必须问清楚,免得再上当。

    何况……

    李大喜看向旁边的祁先生,冷笑道:“祁二爷好啊。”

    他对祁家没有好感,要不是有祁家护着,李家也不敢那么嚣张。

    而这个舅舅跟着祁二爷在一起,更不知道是真是假?

    祁先生闻言,看了李大喜一眼,眉头一皱,很是不喜这个无礼的后生。

    “我叫顾大山,是西北陇安府高水县顾家村人,去年从西北逃荒到河安府,如今已经在河安府田福县安家。你娘叫顾大丫,潘氏不是我们的亲娘,那是后娘。你娘跟你姐都好,如今住在姜家的宅子里,你爹……”

    顾大山看向李大喜旁边的男人,那人佝偻着身子,头发花白,脸上全是伤,身子还哆嗦着,看着不比大丫年轻,有个五十来岁的模样。

    “你就是戚盘子?”顾大山问。

    那人听到这个名字,怔愣一会儿,才想起来,这是自己以前的名字。

    他点点头,对着顾大山笑道:“诶,我就是戚盘子,大,大舅哥好。”

    “呸!”顾大山冲戚盘子吐了一口唾沫,骂道:“别叫我大舅哥,我妹子跟了你,你却带她入了奴籍,你没良心。”

    戚盘子被兜头吐了一口唾沫,也不敢还口,大丫跟着他这些年,确实没过上啥好日子。

    刚进李家的时候,他们是最低等的粗使下人,直到大丫生下龙凤胎,李夫人觉得大丫是个有福的,他们的日子才好过一些。

    李大喜听到顾大山的话,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真的是他娘的大哥,他的亲舅舅。

    但是……

    “我不是贼,我没有偷李家的东西,是李君平父子太过无耻,我只是想要保护姐姐。”

    李大喜只是说了这么一句,便停了下来。事关李双喜的名声,他不想让太多人听了去。

    顾大山没有追问,他如今只想救人,确定是他们之后,顾大山对马总旗道:“总旗大人,您帮帮忙,让我把他们两个带回去吧,我外甥还年轻,他不能去矿上干活啊。”

    马总旗收了祁先生的一百两银票,就是愿意把李多福父子放走的意思:“行了,看在姜老弟的份上,你们把他们父子带走吧。”

    “梢子,把册子拿来。”

    梢子拿出一本册子,给他翻到写有李多福、李大喜名字的那一页,把他们两个的名字给划掉,在他们名字旁边写下几个字:路上病故。

    马总旗不是第一回押送人,这种事情是做了不少次。

    再说了,如今西北路上乱着呢,死伤一半壮丁都不会有人追问。

    他们这次押了两百多人,就是怕路上不安全,会死得比以前多,这才押送这么多人。

    姜角见马总旗把李多福父子的名字给划掉了,赶忙道谢:“马哥,仗义,老弟在这里多谢您了。您一路顺风,等回来的时候,老弟请您喝酒。”

    马总旗笑道:“行,那就这么说定了。”

    “你,你们竟然敢私自放人,这可是在府衙上了册子的人!”被押送的壮丁里,突然有人冒出这一句话。

    这些壮丁都是逃荒来的灾民,因着家里没钱安家落户,这才被卖了换银子,原本心里就苦,看见李多福父子半路上被人给救了,心里的苦瞬间变成了怨气。

    一有人开口,其他人纷纷站起身,吼道:“对啊,你们私自放人,这是犯王法的!”

    马总旗正高兴着,听到这话,怒了:“他娘的,梢子,给老子打!”

    “是。”

    手下的兵士立刻一分为二,一半歘歘歘地抽出佩刀,围住那些壮丁;一半拿着铁棍,砰砰砰地一通乱打。

    “啊——”

    惨叫声响起,壮丁们不断求饶,梢子他们才停手。

    “娘的,还敢跟老子横,不服气是吧?不服气找你们家里人去,是你们家人把你们卖掉的,跟老子闹事,打不死你们!”马总旗一脚踹翻那个最先嚷嚷的壮丁,把他给打得半死后,这才收了手。

    那群壮丁见状,全都怕了,一个个吓得浑身哆嗦。

    马总旗要的就是他们怕,要是不把他们打怕咯,路上再给他闹事,到时候死的就是他自己。

    祁先生还算会做人,又拿出一张银票,递给马总旗:“马总旗辛苦了。”

    马总旗又拿到一张银票,笑呵呵的道:“祁二爷果然是家大业大,那马某就收下了。”

    祁先生倒是不介意花钱,只要能让他们顺利把人救走就成。

    马总旗他们耽误了不少时间,拿了钱后,把那些壮丁撵起来,继续赶路。

    姜角他们接到人,也没有耽搁,驾着马车往河安府赶去。

    路上路过一个镇子,到镇上给李大喜看了手上的伤,大夫说:“这是被人生生给敲断了骨头,接的时候也没有接好,你们赶紧的,趁着他这伤还没几天,到府城去找个医术高明的大夫,给他重新接骨,这手或许还能好,要不以后别说干重活,就是拿筷子也不成。”

    顾大山听到这话,不敢耽搁,付钱拿药之后,在镇上买了一些吃食和水,又买了两身衣服,马不停蹄的向着河安府赶去。

    姜宅里,顾锦里已经从顾大丫母女口中,得知他们一家被害的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