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214章 藏东西
    秦三郎闻言,四周看了看,确定附近没有藏着什么人后,便把袋子打开。

    袋子是个麻袋,麻袋里面是一个棉布做的白色袋子。

    秦三郎从棉布袋子里带出一块东西,那东西用红绸布包裹着,看着就很是宝贝的样子。

    顾锦里看着那块红绸布,眉微微皱起。

    秦三郎把红绸布的结解开,再把一层层的红绸布掀开,露出一块弧形的铁板来。

    说是铁板也不尽然,这块铁板的表面竟然带着青绿色……青绿色的铁块,这是:“青铜。”

    顾锦里的眉头越皱越深,秦三郎是打算送她一块青铜器?

    “正是青铜所铸。”秦三郎点头,把那块青铜板递给她:“这就是我想送给你的礼物。”

    顾锦里接过青铜板,这枚青铜板弧形,长有将近一尺,高有个一掌,很是不小:“这么大块东西,你一直带着?”

    “嗯,逃荒的时候,一直绑在腰上。”秦三郎小声的回答着。

    顾锦里借着月光,眯着眼睛,看着这块弧形的青铜板,青铜板上镌刻着不少字,有拇指大的字,也有绿豆大的密密麻麻的小字。

    月光不够亮,她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只能把拇指大的字给看清楚,小字也是一个没看清。即使这样,也把她吓得不轻。

    一等侯。

    世袭罔替。

    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这是铁卷?”顾锦里问道。

    秦三郎颌首:“嗯,家传之物。”

    顾锦里呵呵,她竟然见到了传说中的丹书铁劵!

    “你把这东西送给我,你家祖宗晚上不会来梦里掐死你吗?”顾锦里小小声的问着,怕问得大声了,他们几家会全部被砍头。

    秦三郎闻言一顿,说道:“这是我如今能拿出来的,最好的礼物。”

    “那你还不如不拿出来,你这礼物烫手知道不?”送她一块封爵的丹书铁劵,这是嫌她活腻了,要帮她一把,送她上天是怎么的?

    秦三郎安慰她:“你把丹书铁劵埋起来,不会有人发现的。等用到的时候,你再把它挖出来。”

    只要他们祖孙三人的身份不暴露,别人就算来查她,也查不出什么来,她一个逃荒来的小姑娘,家里父母祖父母身份具详,往前五代都有谁皆能查得清楚。

    顾锦里听到这话,看向秦三郎……月光下,少年五官分明的脸上带着认真,嘴巴一开一合,正在跟她说话,剑眉下的一双眼睛略微深邃,正在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等着她说话。

    “要是运气不好,被找到怎么办?”她问。

    “不会,皇帝如今正忙着找我跟二哥的叔父,不会想到这块铁卷藏在南边的乡下。”秦三郎把声音压得很低很低:“我跟二哥家没有旧部故交在南边,皇帝不会跑到南边来找人。”

    这也正是当初二哥抗拒来南边的原因。

    南边没有故交旧部,来了是浪费时间,无法联系旧部报仇。

    顾锦里闻言沉默,看着眼前的少年,眯着眼睛问了一句:“你送礼是假,想把这东西藏在我这里才是真的吧?”

    “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被利用了?”顾锦里问着,心情突然很不爽!

    这块丹书铁劵确实是块好东西,要是秦三郎家起来了,她能用它来换到无数金银财宝,要是秦三郎家被抓了,她确实也能拿出这块东西,告发秦三郎家,运气好的话,确实能换来一个功劳。

    可怕就怕,秦三郎家没起来,也还没被抓的时候,京城突然来人,找到这里,要是这块铁卷被找到,她们几家,甚至连整个大丰村的人都得死!

    秦三郎愣住,看着她,摇着头道:“我没有这个意思,是真的觉得这东西对你有帮助,所以把它送给你。”

    又补上一句:“我没有想要再利用你。”

    再,利用你?

    顾锦里呵呵,指着他的手腕道:“你的手好了吗?”

    秦三郎知道她问的是什么,回道:“没有。”前天刚咬的,哪里能那么快好,刚结痂。

    顾锦里笑了:“没好就好。”

    她的脸色一变,指着他的手道:“把袖子给我撸起来!”

    秦三郎怔愣半会,乖乖的把袖子撸起来,把那只被她咬过的手递到她面前:“洗过了,你咬吧。”

    顾锦里冷笑一声,抓起他的手,就着先前的那个伤口,狠狠咬了一口。

    “嘶~”秦三郎不是个怕疼的,但她这次咬得比上次疼多了。

    顾锦里把秦三郎的手腕又咬得流了血,要不是她的牙齿还没换完,她能把他的手给咬废咯!

    咬完之后,顾锦里的心情总算没那么郁闷了。

    “这东西我收了。”顾锦里把那块丹书铁劵包好,放进麻袋里:“虽然是个烫手山芋,但还算有点价值,且你们祖孙给我们几家找的麻烦够多了,不差这一件。”

    秦三郎被她说得有些无地自容。

    顾锦里看他一眼,见他低着头,也不好继续再骂他,便道:“走,去老井,趁着半夜没人,把这东西藏起来。”

    她原本是打算把这块丹书铁劵藏到山里,或是家里地下的,但想想,万一被人挖到就惨了,只有老井的井壁最安全。

    秦三郎点头,两人猫着身子,借着夜色,轻手轻脚地来到村尾的那口老井。

    秦三郎解下腰间的绳子,把绳子的一头绑在老井的轱辘上,另一头绑在自己腰间,对顾锦里道:“你先蹲下,我下去藏铁卷就成,很快就上来。”

    言罢,握着绳子,双脚蹬着井壁,一点一点往下跃去。

    顾锦里则是蹲下,躲在老井旁,默默地等着,两刻钟后,秦三郎终于从井下上来。

    他的身上还挺干燥,就是衣摆有些湿了,头上、手上带着泥土跟青苔。

    他解下绳子,把绳子收好,再次绑回腰间:“藏好了。就藏在左边井壁,离井水有个三尺高的地方。是撬开井壁的青砖,挖开离开的泥土后,再把铁卷藏进去的,用泥土跟青砖封好了。”

    秦三郎身上带着匕首跟砍刀,想要撬几块青砖不难。

    顾锦里点头:“放好了就回吧,出来太久,会被人发现的。”

    秦三郎道:“你放心,二哥不会怀疑的,他在作坊守夜,我最近在跟他生气,今晚没有去作坊,他不会发现我来找过你。”

    要是二哥在家,或者是他跟二哥一起看守作坊,他都不可能逃过二哥的眼睛,来这里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