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149章 陆德柱
    三奶奶道:“快别哭了,你家的户籍跟买屋的收据是谁拿的?是大贵还是大富?快让他们把收据跟户籍拿来,赶紧去县城,抢在陆德柱之前把咱们几家的房契地契都给上了。”

    现在可不是哭的时候,再耽误一会儿工夫,黄花菜都凉了。

    此时大家都集中在顾锦里家,顾大富听到这话,赶忙道:“是我拿着的,你们先等等,我这就回去拿。”

    他们家没有分家,他是老大,家里的户籍跟收据什么的都是他拿着。

    顾大富说着,跑回自家的泥土院子去拿东西。

    其他几家人也各自跑回家拿户籍、拿买屋收据。

    罗父楚氏带着罗慧娘、田叔田婶出摊去了,两家没有大人在家,但罗武已经成年,很快就把家里的户籍跟买屋收据拿到顾锦里家。

    只有田家迟迟没到,三奶奶急得亲自去田家,跟田二强翻找片刻,终于找到田家的户籍跟买屋收据,拉着田二强回了顾锦里家。

    此时,几家人已经带上自家的收据跟户籍,来到顾锦里家集合。

    哞哞~

    老牛的叫声传来,秦三郎驾着牛车来到顾锦里家,对大家伙道:“快上牛车。”

    秦老道:“人多累赘,每家去一个人就成。”

    “好好,听秦老的。”几家人都有些慌了神,是秦老跟三爷爷说什么就是什么。

    三爷爷很信任顾锦里,觉得这孩子年纪虽小,却是个有主意的,便把她也拉上:“你也跟着去。”

    要是有啥突发事情,小鱼主意多,也能帮上忙。

    顾锦里也不多言,一边爬上牛车,一边交代着三奶奶跟崔氏:“娘,三奶奶,你们看好家里,大家今天都少出门,要是有人来传什么话,你们别轻信。”

    秦老道:“有我跟二郎家,你们且放心吧,赶紧走吧。”

    二郎虽然不喜欢搭理几家人,却会卖他几分面子,真的遇到事情,他发句话,二郎也会来帮忙。

    有了秦老这句话,三爷爷他们都放心了。

    秦三郎等大家都上来后,一甩鞭子,啪啪打在牛背上,老牛哞哞地叫了几声,开始动起来。

    可牛车的速度太慢,也就比人走得快一点,顾锦里对大家伙道:“都抓稳了!秦小哥,你控制好牛缰绳。”

    说完,抽出匕首,冲着牛屁股就是狠狠一扎。

    老牛惨叫一声,撒开蹄子狂奔,牛车上的人被颠得不轻,三爷爷差点飞出牛车,被顾大山一把按住,这才没出事。

    三爷爷心有余悸,却是道:“别管我,尽量让牛车跑快一点。”

    要是追不上陆德柱,他们的屋子就没了。

    秦三郎以前驾过马车,如今驾这牛车也不见生疏,反而驾驭得很好,他的臂力大,把老牛控制得很好,没有让牛车冲出路边,撞到行人。

    一路急赶慢赶的,花了大半个时辰就到了尚家村。

    “去尚叔家,他家有骡车,换骡车会快一点。”顾锦里说道:“那陆家敢让陆德柱去县城上咱们屋子的房契地契,定是早有安排,得找尚叔帮忙。”

    不然他们即使抢在陆德柱家之前赶到县城,那房契地契也上不了。

    “小鱼说得对,秦小哥,快转道进尚家村。”三爷爷说道。

    秦三郎闻言,拉着牛缰绳的手一紧,让老牛转道,进了尚家村,又跑了一刻钟,才来到尚秀才家。

    三爷爷跟顾锦里他们进去拍门,小厮开门看见是他们,询问过他们的来意后,没有让他们在府门外等着,而是直接把他们带进尚府,去找尚秀才。

    三爷爷他们很快就见到尚秀才,把陆德柱去县城上房契地契的事情跟尚秀才说了。

    尚秀才一听,很是生气:“这每个村里都知道,只要别人花了银钱买的屋子,即使没有去衙门上房契地契,这屋子也是人家的。陆家竟是不顾村里的规矩,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摆明了是不死心,想要抢了你们的屋子,把你们赶走。”

    “这事跟我岳父家也有关系,你们别急,我跟你们一起进县城,那陆家休想得逞。”

    陆家这么对付秦顾罗田几家,很大原因是因为姜县尉,这是邹县丞跟姜县尉在斗法呢。

    尚秀才喊来阿九:“去让老骆把骡车赶来,我要跟顾三叔他们去县城。”

    顾锦里问了一句:“尚叔,你家可是有马匹?”

    如果她没有听错的话,在进府的时候,她似乎听到一声马的嘶鸣声。

    尚秀才道:“有,前几天我家大舅哥送了一匹马来,但那马倔,不肯拉车,一给它绑上马车,它就给你掀了,是个烈性子。”

    所以他们还是坐骡车保险一点,免得出事。

    顾锦里上辈子是学过骑马的,可她这辈子不会啊,总不能说她会骑,不怕吧?

    在她犯难之际,秦三郎站出来道:“尚叔,我会骑马,可否借你家马匹一用?”

    尚秀才很是惊讶:“你会骑马?”

    农人会骑马,可真是不多见。

    秦三郎点点头:“家里的叔伯老爹当过兵,教过我们骑马。”

    尚秀才喜道:“这就好了,阿九,快去把那匹马牵来。”

    “诶,小的这就去,老爷你们到府门去等着。”阿九说着,眨眼就跑没了影子。

    尚秀才又唤来一个丫鬟,让丫鬟把他要去县城一趟的事情告诉姜氏,免得姜氏担心。

    交代完丫鬟后,尚秀才带着三爷爷他们出了书房,在府门前等着,不一会儿,老骆就驾着骡车过来了。

    阿九跟在他身后,牵着一匹枣红马快步跑来:“老爷,马来了。”

    尚秀才指着这匹马道:“秦小哥,就是这匹马,这马有些烈,你要当心些。”

    秦三郎上前,拍了拍枣红马,顺了顺马鬃毛,在马的耳边说了几句话,见这批枣红马不再排斥他后,一踩马镫,翻身上马,动作很是干脆利落。

    秦三郎道:“我骑马赶去县城,应该能追上陆德柱。”

    顾锦里跑到马边,对秦三郎:“秦小哥,要是看见陆德柱,别跟他客气,蒙住脸,把他打一顿,再给绑了,总之不能让他进县衙。”

    “好。”秦三郎点头,一夹马腹,绝尘而去。

    他骑术不错,眼力又好,即使是骑着快马,也能约莫看清行人。

    一路疾驰一个时辰,终于在快到县城之前,看见一个略微眼熟的身影。

    那人是个驼背,穿着一身灰黑色的袄子,很是显眼。

    “吁!”秦三郎停住马匹,手臂一拉缰绳,枣红马立刻调转马头,在原地踢踏几下,等秦三郎看清楚那人正是陆德柱后,一夹马腹,直接向着陆德柱冲去。

    陆德柱正看着县城城门,美滋滋的走着,只要进了县城,把秦顾罗田几家屋子的房契地契给登记上,那他就发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