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107章 油与酱【2】
    尚秀才听说豆油制作复杂,耗费劳力的时候,并没有因此打退堂鼓。在大楚,只有穷苦人家才缺少劳力,对于富裕人家来说,那都是下人成群,并不缺少劳力。

    尚秀才虽然是个秀才,但他并不是一昧醉心学问的人,除了学问以外,还对杂学感兴趣,像这种制作新东西的技艺,他就很好奇。

    但这毕竟是顾家的东西,他不好意思问太详细,但又实在心痒难耐,便对顾锦里道:“好孩子,这两样都是好东西,你要是想做,尚叔一定帮你。”

    顾锦里听到这话,笑了起来。她果然没有看错人,尚秀才听到豆油跟酱油的事情,虽然激动不已,却没有让她把方子写下来交给他,让他去找人做,而是说了会帮她做成这两样东西的话。

    三爷爷跟顾大山他们已经习惯顾锦里会做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他们并没有多说,只是看尚秀才激动的样子,免不了担心:“这豆油跟酱油这么好,会不会给我们招祸?”

    经过豆腐方子的事情,他们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比起发财,他们更愿意一家子平平安安的。

    尚秀才笑道:“顾三叔,顾大哥,这个你们不用担心,在这田福县,岳父大人还是能说上话的。”

    他家岳父大人不但在田福县有势力,因着是行伍出身,在军中也是有些关系的,因此想要护住顾家,护住那豆油跟酱油,还是能做到的。

    更何况……

    “这东西还没做呢,等孩子把东西做出来再说。”

    三爷爷跟顾大山听到这话,放下心来,原本想拦着顾锦里不要做这些招人眼的东西,但此刻也松了口:“行,那就让孩子自己先做做看,成了再说,不成就算了。”

    顾锦里见三爷爷跟顾大山同意她做豆油酱油,心里很高兴。说实话,比起豆腐,这豆油酱油更赚钱。

    她想要种药材,就得买地,买药材种子,这些都是需要花大钱的。而但凡值点钱的药材最少也要三年才能收成,所以种药材赚钱这个,速度是很慢的,她必须做其他东西来赚钱。

    尚秀才又问了顾锦里一些关于做豆油酱油的事情,越听越感兴趣,恨不得现在就能见到豆油跟酱油。

    顾锦里给他翻来覆去的说了好几遍,直到老严氏带着严氏上门帮忙做饭,尚秀才才停止发问。

    顾锦里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尚秀才对这些新东西的好奇心这么重。

    顾玉梅坐在院子里陪着姜氏母女说话,隐约听见什么酱之类的,很是好奇,想来顾锦里又想出了新鲜东西,正在跟尚秀才说呢。

    她有心想要过去听,可二婶说了,要她巴结秀才夫人,这样才能靠着秀才夫人找到好人家嫁人,只得作罢,没有凑过去听。

    但她的心里有些不舒服,怎么顾锦里知道做那么多的新鲜东西?

    要是她也会做,那该多好?

    顾锦里不知道顾玉梅的想法,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要是顾玉梅敢作,她就敢让她去死。

    顾锦里跟着老严氏婆媳去了自家厨房,帮忙做席,招待尚秀才一家。

    顾锦里想到尚元元喜欢吃甜食,便切了两斤猪肉,做了一道水晶咕咾肉;再剃了一只鸡的鸡肉,做了一道糖醋鸡块。

    这两道菜的做法都很简单,只要把肉拍断筋,再沾上一层面粉,搓成肉圆或者是肉块的形状,放进油锅里炸,炸到酥脆后捞起来控油,再调好酸甜汁,把酸甜汁放到锅里煮到浓稠,倒入炸好的肉圆子或者肉块,等肉圆子或者肉块都裹上酸甜可口的酱汁,便可起锅,这两道菜就做成了。

    因着今天几家人都会来作陪,吃饭的人多,顾锦里又切了一大块猪肉,裹上面粉,做了两大盆的炸酥肉。

    再调配了两碗调味香料,一碗加了辣椒粉,一碗没加,倒进酥肉里,用筷子搅拌均匀,两盆酥脆鲜香辣的酥肉就做好了。

    陈氏看见这焦香酥脆的炸酥肉,不住的咽口水,忍不住抓起一把酥肉就往嘴里塞,边吃边说:“又香又酥脆,好吃。”

    三奶奶简直没眼看,怒斥陈氏:“你饿死鬼投胎啊,这段时间饿着你了?咋还是这副没吃过东西的德行!”

    这也就是侄媳妇,要是她的儿媳妇,她非得被陈氏气死。

    陈氏没有回话,只一昧的吃。

    顾锦里在旁边淡淡说着:“这两盆炸酥肉我故意做多了,是想等招待完尚叔一家后,分给几位伯娘婶子带回去的。”

    她抬头冲着陈氏咧嘴一笑:“贵婶子,你把你家那份吃完了。”

    “啥?”陈氏听到这话,差点被噎死,肉痛得不行,舔着脸笑道:“小鱼,婶子只是帮忙尝个味儿,可不是偷吃,你可不能不给我家分。”这肉太好吃了,根本吃不够,她一定要带回家去。

    顾锦里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转身去把泡好的大米拿去罗家磨成米浆,再回到厨房,拿出一个平底陶碗,把米浆放到陶碗里,隔水蒸米浆,不过两分钟,那米浆就凝固成了米粉。

    这么蒸了两刻钟,才蒸出两盘米粉。

    她用开水煮过的菜刀把米粉切成一指宽,再剁了点肉沫,放入醢鲜酱,把肉沫炒熟后,倒进两盘米粉里,再把她放在屋里种出来的葱拔几根,切成碎末,洒到米粉里,便成了一道软糯弹牙的南方小吃。

    陈氏看那米粉很是晶莹剔透,想要尝一筷子,却被顾锦里瞪回去:“贵婶子,你明天是不想去卖豆腐了吧。”

    陈氏一噎,赶忙缩回手,这新鲜吃食可以不吃,但钱是不能不赚的。

    顾锦里跟三奶奶、老严氏婆媳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个时辰,直到午时正刻,才把席面做好。

    而顾锦安、顾德兴、顾德旺也把自己最拿手的文字或文章默写完毕。

    顾德旺看着自己写的字,快哭了。这也太丑了,很多字都是前后上下分开的,除了他以为,别人根本看不懂。

    他想让大堂哥帮忙写,可那个阿九一直在旁边看着,他往大堂哥身边一凑,那个阿九就笑眯眯的喊他一声:“旺哥儿。”

    他就像做了坏事一般,立马缩回去,不敢再求大堂哥帮忙。

    等墨迹干透后,阿九把他们所写的字与文章收起来,道:“小的会把这三张纸交给老爷,诸位放心。”

    顾德兴有些失望,原来不是当场看,当场收徒,但现在是他想拜师,也只能这样了。

    “吃饭咯,吃饭咯。”三奶奶喊着,用木制托盘把一道道冒着热气的菜肴端到堂屋。

    因着官家人讲究,他们就分成男女两席,但家里地方小,女眷就在堂屋吃,男人们只能到院子里去吃。

    好在如今是正午,比较暖和,院子里还生着火堆,在院子里吃饭,也没那么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