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085章 结果
    几家男人听得皱起眉头,顾大富问秦老跟三爷爷:“秦老,三伯,咱们还进去吗?”里面正闹着呢,现在进去,似乎不太好。

    话刚说完,院子里就冲出一个男人,拉住三爷爷的手,喊道:“顾家老爷子,您快进来帮帮忙,我们莫家快被人欺负死了!”

    拉住三爷爷的是莫奎子。莫奎子长得高大,又正是壮年,很是有把子力气,不由分说的把三爷爷往院子里拉。

    罗父想去拉莫奎子,又怕伤到三爷爷。秦老一把捏住莫奎子手腕上的穴道,莫奎子的手一麻,立刻松开手。

    他们在这里一闹,院子里的人都看见了他们,何村长派何大仓把他们叫进去。

    何村长家的院子里乱糟糟的。两户莫家的男丁,还有莫老婆子跟两个儿媳妇都在这里。莫老婆子正坐在地上抹着眼泪,一声接一声的哭嚎着。

    莫老爷子站在院子中间,指着一个满脸胡子的中年男人骂着:“畜生,何大财你这个畜生,竟然跑到我们家院子里轻薄我家大孙女,你还是不是人?!”

    何大财是个不要脸的,听到这话,竟然回道:“爷爷,您可别这么骂我,再过几天,我可就是你大孙女婿。”

    莫老爷子听到这话,气得直哆嗦,话都说不出来。

    莫老婆子从地上爬起来,撕咬着何大财:“呸!你个老光棍,年纪比我儿子还大,都能做我大孙女的爹了,还想娶我家大孙女,你做什么梦?!”

    何大财不到四十,正是有力气的时候,一把把莫老婆子推倒,笑得一脸猥琐:“自然是做着把你家大孙女娶回家暖炕的美梦。”

    这话说得太过无耻,莫家的几个男丁全都气得怒红了眼,拿起手上的锄头铲子要往何大财的身上砸,被大丰村的村民拦住。

    何村长拄着拐杖,用拐杖猛敲着地面,怒道:“够了,都给老头子住手!大过年的,你们还想杀人不成?”

    莫老婆子朝着何村长吐了一口唾沫:“到底是谁在杀人?是你们大丰村在杀人,欺负我们是外来户,趁着过年,这老光棍借着来我们莫家拜年的借口,轻薄我家大孙女,这是想要我家大孙女的命啊!”

    说着又坐到地上,拍着大腿哭嚎:“哎哟,老天爷啊,这大丰村的人不让我们莫家活啊。”

    三爷爷跟几家男人听到这里,总算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原来是老光棍何大财借着拜年为由,趁机把人家姑娘给轻薄了。

    这一直是几家男人最担心的事儿,为了提防村里的这些光棍混子,他们一直没有让两个长成的姑娘出门,晚上睡觉也是从里面把门窗给顶住,如今他们一直担心的事儿,真的发生了。

    几家男人很气愤,他们几家也是外来户,莫家这事儿他们必须管,要是袖手旁观,这村里的老光棍今天欺负完莫家大孙女,明天就该来欺负他们顾家的姑娘。

    秦老站出来质问何村长:“村长,这事儿可是真的?要是真的,那就该报官,让衙门的人把犯事的村民抓走。”

    农人怕官,莫家根本没有想过要报官,只是想大闹一场,让村长狠狠惩罚何大财一顿,听到秦老的话,都吓到了。莫老爷子道:“这,这是家事,报官就不必了吧。”

    何大财也怕官,听秦老说要报官,心里正害怕着,听到莫老爷子的话,顿时嚣张起来:“死老头子,你听到没有?莫家说不用报官!”

    他嘿嘿笑道:“老子警告你们,别多管闲事,你们几家也是外来户,没根没基的,别到时候忙没帮上,还害了自家的姑娘。”何三癞子说了,这顾家也有长成的姑娘,只是一直躲着,不知道长啥样?估计长得不赖。他们昨晚还商量着,先把莫家的大孙女弄到手,再去谋顾家的姑娘,这么一来,他们几个光棍汉就都能娶到媳妇。

    反正这顾家是外来户,肯定不敢对他们咋样。

    “你说什么?!”几家的男人都怒了,这个何大财明显是在威胁他们。

    秦老气得不轻,上前几步,快速出手,抓住何大财指着他的手就是一扭,再一脚踹向何大财的膝盖,砰一声,把何大财踹倒在地。

    “啊——”何大财甩着被扭伤的手指,另一只手捂着差点被踢碎的膝盖,不断惨叫着。

    院子里的村民都惊了,没想到秦老会突然出手,而他一大把年纪,竟然能把正值壮年的何大财打伤。这,这是手里有功夫啊。

    秦老看着哀嚎的何大财,道:“你想造孽就找别家,敢盯上我们几家,老头子手上的功夫绝对能把你给废了!”

    他们刚来村里的时候示弱过,可那是因为他们初来乍到,不想惹事儿。可大丰村的人要是还敢来欺负他们,那就别怪他们不客气。

    “村长,我们是来送年礼的,这就走了。”秦老让顾大富把提着的年礼放到院子的地上,几家人转身走了。

    莫老爷子在身后喊:“别走,诶,你们别走啊。这事儿还没说完呢,大家是一起逃荒来的,你们得帮忙啊!”

    三爷爷回头看着莫老爷子道:“我们几家遇事儿的处理法子就是报官,把犯事儿的恶人抓起来。至于你们莫家听不听,是你们的事儿。”

    法子秦老已经说了,可莫家人明显不想报官,那他们也没办法。

    而三爷爷这话,也有警告大丰村人的意思。别惹他们,敢惹他们就敢报官,大家公堂见!

    三爷爷说完,带着几家男人离开,去给陆家送年礼,送完之后,哪里都没去,赶紧回了家。

    他们没有隐瞒莫家的事儿,一回来就把几家的大人小孩全部喊来,把事情跟他们说了,让他们平时都注意着点儿,免得着了别人的道儿。

    三奶奶和几家女人吓得不轻:“这村里的光棍混子咋这么丧尽天良?”他们得把几家的姑娘看好咯,可不能让她们出事儿。

    又说那莫家:“在村里能闹出个什么结果?应该去报官才对。就算如今过年衙门封印,那也该去请里长做主,再不济,等衙门开衙后,也要去报官,咋能说不报官?”

    又担心莫家大孙女,问三爷爷:“那莫家的大孙女咋样了?”

    三爷爷摇头:“不太清楚。说的是轻薄,应该没出什么大事儿。”但莫家大孙女的名声算是毁了,以后不是嫁鳏夫,就是得远嫁。

    诶,好好的一个姑娘就这么给毁了。

    因着这件事儿,几家人的心情都很不好。

    特别是顾锦里,她是盯着顾锦绣练习防身的招式,还给她磨了几包辣椒粉,让她随身带着,要是遇到危险,就往歹人的眼睛里洒,辣瞎他!

    接下来的时间,几家人一边提防着村里的混子,一边忙着准备元宵卖豆腐的事儿。

    期间莫老爷子跟莫奎子又来求他们几家帮忙,但秦老让他们去报官,这种事情要是软弱一次,以后擎等着再被欺负吧。

    但莫家人怕官,怕进了衙门会被酷吏坑得倾家荡产,最终没有听他们的。闹了六七天后,何大财被打了二十板子,而莫家人不用交那三两银子,村里也承认他们是大丰村的人,这事儿就这么揭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