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004章 逃荒赶路
    这话顾老太说了三天,顾锦安每次听到都气得双眼通红,今天被打出恨意来,终于忍不住道:“奶,我们每天找到的食物全都上交家里,奶不给我们口粮,让我们拿什么去还?”

    顾老太冷笑一声:“那是你们的事,反正你们每天找到的粮食必须上交,这是村长定下的规矩。”

    顾家村是一起逃荒,为了能活命,村长和几个族老商量,逃荒期间,每家每户最少出动两个男丁外出找食,所找到的食物不能私藏,必须交给家里,再由家里上交一部分给村里,等到了真正没粮的时候,村里再把粮食拿出来分给各家各户。

    要是有人敢私藏粮食不交,一旦发现就要被赶出逃荒队伍,不能再跟着村里走。

    逃荒路上到处都是灾民,饿极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若是一家子单独走,走不出十里地东西就要被抢光。

    顾老太留下这句话,被两个儿媳妇扶着离开。

    顾锦里看着顾老太挺直的背,眼睛一眯,不给口粮,不准私藏食物,这是要逼死他们一家。

    梆梆梆梆!

    一阵梆子的敲打声从附近的一块山石旁传来,那是顾家村村长一家休息的地方。

    “顾家村的,顾家村的都起来集合了,要赶路啰!”村长家的大儿子顾大富连声高喊着。

    附近的顾家村人听到声音,纷纷起身,卷起草席,背上包袱,绑上粮袋,挎上锅子水罐,扶住老人,牵上孩子,往村长家休息的地方跑去,在那里集合,点完人数后就要启程,继续往东逃荒。

    其他村子的灾民也开始敲梆子敲锣的喊人起来,准备赶路。

    顾锦里往四周看去,被看到的景象震惊,整个山下的灾民都动了起来,背着东西牵着人,呼啦啦地往自己村子的集合地跑去。

    放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人,那规模不亚于一支军队集结。

    顾锦里握紧顾锦程的手,这场逃荒路,他们一家必须随时警觉,这么多的灾民,一个不好,他们一家就得交代在逃荒路上。

    “小鱼,你的伤还没好全,程哥儿让爹来带,你拉紧你娘的手,千万别松开。”顾大山听到梆子声,忙把家里的草席卷好,背在身上,又把装着水的竹筒绑在腰间,抱起程哥儿,对顾锦里交代着。

    崔氏已经紧紧抓住两个女儿的手,脸上带着后怕道:“跟着娘,路上别松手,谁喊你们都别搭理,遇到危险就喊人,大声的喊。”

    顾锦安殿后,把家里的三个女人护在中间,一边绑着一个布袋子,里面是昨晚吃剩下的树叶,也是他们今天的午饭;一边对顾锦里道:“小鱼,有什么不舒服的就告诉大哥,别自己撑着。”

    顾锦里点点头,只来得及应一声好,就被后面的人撵着往前走。

    等他们走到村长家休息的地方,顾家村的人已经到了大半。

    老顾家的人也到了,看见他们一家六口,顾老太闷气冷哼一声,脸上的皱纹因为冷哼抖了一抖。

    顾小妹跟着讥笑一声。

    旁边的顾大姑瞥了他们一家一眼,嘴巴一张,吐出一个呸字。

    顾大姑一家跟着娘家逃荒,自己家的粮食舍不得吃,一直在吃娘家的粮。顾小鱼被打那天,她跟当家的打听消息回来,听到顾小妹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顾大山嫌弃他们外嫁女吃娘家粮的话,把顾大山一家恨得要死,今早就是她把顾小鱼没死已经醒了的事情告诉顾老太,撺掇顾老太去打顾锦安的。

    顾二叔跟顾老爷子站在顾家女人的前面,回头扫了顾锦里一眼,冷脸说教:“陷害亲叔,不敬爷奶长辈,小小年纪心肠歹毒,简直有辱家风。”

    顾二叔听古氏说顾小鱼想要他去找食的事,本就看不起顾大山的他,对顾小鱼更是恨之入骨。

    让他去找食?

    他可是读书人,堂堂的童生,去做那些流民才做的事,成何体统!

    顾锦里真想一巴掌呼他脸上,老顾家有顾老太这群人,才叫有辱家风。

    顾大山和崔氏对此已经习以为常,只紧紧拉住孩子们,对顾二叔的话充耳不闻。

    顾老爷子侧耳听着这边的情况,见顾大山一家没有还口,这才没有吭声。

    顾村长五十来岁,面色严肃,脸上有两条延伸到下巴的法令纹,身形枯瘦,穿着打补丁的棉布衣,等顾家村人集合完,便让大儿子点名。

    一刻钟后,点完人数。

    村长清清嗓子,重复着每天出发前的一段话:“逃荒艰难,大家要互相扶持,看好自家孩子,顾好自家老人,粮食、水、盐巴是活命的东西,什么时候也不能丢!逃荒的灾民多,村里人不许惹事,别给村里添麻烦,路上都跟紧了,拉队的不等,出发!”

    随着村长的一声出发,顾家村两百多人全都动了起来,从山下往官道走去,再顺着官道往东走。

    在顾家村的前面,已经有很多灾民在赶路;在顾家村的后面,有更多的灾民往官道上涌来,全都是拖家带口,携老扶幼,一眼望去,队伍浩浩荡荡的望不到头。

    顾锦里前后看了一眼,心下更沉,拽紧崔氏和顾锦绣,跟在顾大山身后匆匆赶路。

    灾民们大部分步行,也有坐车的,大多是人拉的板车,这是各村条件较好的人家才有。

    路上也有一些马车经过,这些是府城有钱人家的马车,每次都是几辆一起经过,马车旁边还跑着一大群持棍握刀的家仆,灾民即使知道是富户,马车里有粮食也不敢去抢。

    这一走就是一整天,从天蒙蒙亮一直走到下午申时中(下午四点左右),眼见着再走下去就要有人晕倒,终于有灾民停下来休息。

    顾村长看见前面的灾民停下,便让大儿子敲响梆子,让大家停下来休息。

    梆梆梆梆!

    “顾家村的,原地休息,大家抓紧时间找食找水,把明天的吃食备好,好好休息,明天卯时初刻集合赶路!”

    顾家村的灾民听到这话,如闻天籁,全都累得瘫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气。

    顾锦里前世是军医,经常在野外执行任务,可这具身体不过十岁,又被饿得狠了,徒步走一整天,此刻也吃不消,累得坐到地上。

    顾大山和顾锦安却没空休息,把身上的草席、竹筒、半袋子树叶解下,交给崔氏道:“竹筒里还有几口水,你们省着点喝,饿了就嚼几把树叶充饥,我跟安哥儿去找食,等找到吃的,我们就能吃顿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