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1368章 处置纪嬷嬷
    “至于珠珠,她是谢家的嫡长孙女,理应养在谢家,不过你是她亲娘,往后每年我都会送她去跟你住上三个月。”

    又道:“你不用担心珠珠会被后娘欺负。”

    他不会再娶,被她折磨一回已经够了,他不想再被折磨第二次。

    谢成说了很多话,纪氏却呆愣愣的看着他,问道:“你在画舫上见过我?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纪贞娘,你是压根没有在听我说话吗!”谢成气得半死,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心?他都给她和离书了,他们就要和离了,她竟然还有心思去问这样的陈年旧事。

    可谢成还是回答了纪贞娘:“是五年前的重阳,在淮水沿岸你家的画舫上。”

    当时水匪还很猖獗,郭将军要他们学游水,以便遇上水匪的时候有一搏之力。

    他当时刚当上百户,是很想立功的,因此即使是去临河看望族叔,也会抽空下淮水,游上一个时辰。

    怎知遇上了她这个孽障,是活生生被折磨几年。

    “原来是在那个时候。”纪贞娘是恍然大悟,又有些震惊,原来他们在婚前竟是见过的,跟话本子上的书生小姐相遇似的。

    谢成点头:“嗯,那时候的你,长得可心,连发脾气都娇俏可人,我很喜欢,就派人打听了,得知你是纪家的孙小姐后,回家求了父母,远赴临河府求亲。”

    他对她当真是上心的,隔着一个府城,事情成不成都还不知道,就劳动爹娘动身去临河府。

    “连发脾气都可人?”纪贞娘有点欢喜,抬头看着他问:“真的吗?那你现在为何对我这么凶?”

    谢成是闭眼摇头,少顷睁开眼睛,蹲下来问道:“贞娘,咱们就要和离了,你觉得如今还有必要计较这些吗?”

    和,和离!

    纪贞娘这才想起来,他刚刚扔给她一封和离书,她是赶忙拿过和离书,拆开看了,上面的一行字让她震惊了。

    谢成竟然把她的嫁妆原数奉还,还把谢家在临河的宅子、庄子都给了她,甚至发誓此后要是再续娶,不会再娶纪姓女子。

    也就是说,他真的不喜欢她的庶妹,不会娶庶妹。

    “看清楚了吗?我谢家不会贪图你一份嫁妆。”谢成说着,又叹道:“咱们缘尽于此,以后要懂事点,别再任性了,不然不会再有人帮你了。”

    他的话明明说得很温柔,一点不凶,可纪贞娘却哭了,嚎啕大哭,委屈得不行。

    谢成皱眉,不想再哄她了,转身要下马车,却被纪贞娘拽住手臂:“你,你不是说我连发脾气都可人吗?那你还不要我?你这个负心汉!”

    谢成想打人:“纪贞娘,你讲不讲理?我何时成了负心汉?明明是你嫌弃我,天天闹腾,我才跟你和离。”

    纪贞娘沉默片刻,又不知所措的道:“可我什么都给你了,孩子都给你生了,你要是不要我,我会被娘家人笑死的。”

    “所以你为了面子,就要折磨我一辈子?!”谢成是忍着不舍,拽开纪贞娘的手,反问道:“你不是嫌弃我杀过人吗?咱们和离后,你就不用再跟杀人犯睡一起了。”

    纪贞娘还是很害怕他说杀人的事儿,可她此时此刻更怕和离归家,是慌忙道:“你,你杀的是坏人,不算作恶……”

    谢成这心就跟酷暑严冬相继交换似的,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真真是被折磨得不轻。

    少顷,他回头问她:“那你是不怕我了?”

    纪贞娘的恐惧是肉眼可见的爬到了脸上,让谢成的心又坠入冰窟。

    “怕,怕啊!”纪贞娘又慢慢地挪回马车角落里,瞅了谢成一眼,道:“可这不能怪我……太恐怖了,我没被吓死已经很厉害了。”

    谢成瞧着她的模样,听着她的话,也知道她是真的怕,又撩起衣服,开始卖惨:“你看看我身上的伤,这一刀刀的都是被我杀的人砍的。你要记住,不是我心狠手辣,是他们作恶多端,我不杀他们就得死。”

    纪贞娘这次是终于敢看他的伤,见上面是一个个或凸或凹的长疤痕,眼泪掉了下来,气道:“他们太坏了!”

    又道:“当时一定疼死了吧。”

    她绣花被针扎到都疼得掉眼泪,他受这么重的伤,不得疼得吐血?

    真是要命!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谢成在心里骂了一句,可怜兮兮的看着纪贞娘,道:“现在还疼着,你摸摸它们,或许就不疼了。”

    纪贞娘是白了谢成一眼,很是聪明的道:“骗人,你当我傻吗?怎么可能现在还疼?”

    谢成:“你不懂,被刀子砍跟被绣花针扎是不一样的,我这是伤到骨头的,这辈子只要阴风下雨就会疼。你看外面都下雪了,我是疼得不行。”

    纪贞娘不知道被刀子砍是怎么个疼法,但她觉得谢成是她相公,大家都认识四年了,还生了珠珠,就信了他的鬼话,挪过来摸摸他身上的疤痕,问道:“好些没有?”

    谢成:“好多了。”

    纪贞娘很高兴,又试探着道:“你瞧,我能帮你,你留着我是有用处的,还和离不?”

    纪贞娘知道和离、被休弃的女人回了娘家有多惨,她的一个姑婆就是和离归家,还没在家里住上两天就被送去乡下庄子的庙里清修,是过年都不能吃肉,惨得要命。

    有些在乎脸面的人家,更是直接病故被休弃回家的女人。

    像她这种长得好看的,就会被拿去给老男人做妾,为家族尽最后的绵薄之力。

    纪贞娘看着谢成……老实说,谢成长得挺好看的,就是比她大了六岁,可比起去给那些大她二十岁,还丑得不行的老男人做妾,她宁愿给谢成做正妻。

    正妻可比做妾好多了!

    谢成听罢,当真是想去给秦三郎夫妻磕个响头,顾氏卖惨这招太有用了,贞娘都开始巴结他了。

    不过,谢成却没有立刻顺着纪贞娘,而是道:“你不是真心想要跟我过日子,既然这样,还不如分开的好。”

    纪贞娘听了叫道:“不分不分,我纪贞娘乃是临河府纪家的嫡出孙女,怎么能被和离归家?!”

    谢成心下一抽,娘的,果然还是比较在乎脸面。

    他是气了一会儿,趁机向她要好处:“你想不和离也成,但你要答应我,让我处置纪嬷嬷跟红香。这两个妖人害你我不浅,不把她们除了,这日子没法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