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1263章 画
    “诶。”顾锦安应着,招呼了祁先生一声,又看了窦少东家一眼,示意他有话快说后,就跟着欧阳先生离开。

    窦少东家是没有立刻跟上,而是跟安老板在屋子里说了一刻钟的话后,这才出来。

    “这般磨叽,你还想不想走了?”欧阳先生坐在马车里,不满的瞪着窦少东家。

    窦少东家笑道:“急什么,本少东家这不是来了嘛。”

    说着看向来送行的古知府,拱手道:“知府大人,以后要辛苦您多多看着窦欧钱庄了。”

    又把安老板给拉了过来,道:“安老哥为人太过温雅,有什么难处都自己咬牙撑着,我这个做兄弟的可是见不得他这样以后还望知府大人多关照关照。”

    欧阳先生看得脸都抽搐了,对顾锦安道:“他们两个在屋子是拜把子了?”

    先前小窦子还差点想揍安老板,这眨眼的工夫就称兄道弟,这姓窦的臭小子果然是不要脸。

    顾锦安笑了:“窦兄聪明,自然知道跟安老板交好的好处。”

    想要瓜分范家的产业,就得古知府帮忙,所以窦少东家才对古知府说这番话,让古知府知道安老板跟他们的关系。

    他们跟安老板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了,是自打火腿拍卖开始就一直一起做生意,信得过。

    古知府笑道:“窦少东家说笑了,安老板是府城大商,要是有难处,尽管来找本府。”

    “多谢知府大人抬爱。”安老板是笑着道。

    几人是在一起和乐融融的说了一番话,祁先生带着两个儿子也说了几句,让两个儿子在古知府面前混了个脸熟。

    巳时过半,府城人正因着范老板之死热闹非凡的时候,顾锦安他们的马车是终于启程,离开府城。

    至于郑县令、罗武他们是没有在府城逗留这么久,早就回去了,是没有跟顾锦安他们同行。

    欧阳先生年纪大了,又有些胖,大热天的赶路很是难受,这回去的时间比来时要长了些,直到八月初八下去才回到田福县窦欧钱庄。

    戚康明他们得知消息,是急忙迎了出来:“安哥儿,你们终于回来了。”

    说着是看向顾德兴,笑道:“你可以放心了。”

    这几天徐家、陈氏都来问过顾德兴,说安哥儿他们到底啥时候回来,能不能赶上顾德兴跟徐钟的定亲礼?

    徐家想趁着这个机会,请欧阳先生、窦少东家上门吃席,好让徐家子弟能真正的攀上这两位大人物。

    陈氏是想出风头,让别人知道她家不必顾锦里家差,也是认识贵人的,且跟贵人关系不赖。

    窦少东家看见顾德兴有些意外:“你还没回去?”

    明天就要去徐家送定亲礼了,今天还在钱庄忙活,这么勤快,怕是要多给他一些贺礼啊。

    顾德兴道:“不急,定亲礼的事儿有爹、二叔二婶忙活,都忙完了,晚上回家去就成。”

    他是在钱庄里忙活都被二婶来呵问了三次,说欧阳先生他们到底来不来定亲礼?要是回村里住着,不得一天问他个三回。

    “那等会儿跟我们一块回去吧。”欧阳先生很喜欢顾德旺,是对顾德兴也好了两分,又见他在钱庄里干得不错,是道:“明天让旺哥儿来接老夫,老夫跟你们一起去徐家。”

    顾德兴惊了,没想到自己还有这样的福气,是搬着行礼的手脚都僵了,被戚康明给推了推,这才放下行礼,给欧阳先生行了一礼,道:“多谢先生。”

    欧阳先生笑了,没说什么,进了钱庄,等窦少东家问过钱庄这段时间的事儿,看过一些账目后,欧阳先生才带着顾锦安、顾德兴他们回了镇子。

    ……

    陈氏听说欧阳先生他们回来了,还答应跟着去徐家撑场面,那是高兴得立刻就去村里吹嘘:“欧阳先生你们知道吧,那可是天下人都知道的大儒,他老哥还是皇上老爷的先生,可是厉害着呢。这样生在金子堆里的人,他竟然看上了我们家兴哥儿、旺哥儿、发哥儿,是把他们三人当亲孙子一样疼,还答应了明天去徐家送定亲礼。诶哟哟,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亲孙子都没有这么疼的。”

    陈氏吹完自家跟欧阳先生的关系,又吹自家跟窦少东家的关系,把村里一群妇女给吹得眼睛都红了。

    何大亮媳妇是酸溜溜的道:“大贵媳妇,你这吹得也太玄乎了,京城那么远,我们咋知道那胖老头是不是京城来的?没准是那个山旮旯里的穷老头也不一定。”

    又道:“再说了,你家兴哥儿都多大年纪了,村里像他一般大的孩子都两三个了,他如今才定亲,你有啥好吹的?”

    说起这个,又嘴欠的道:“说来你们顾家也不知道是咋回事,这小子、姑娘都是年纪一大把了还不说亲。你家兴哥儿是这样,崔氏家的绣姐儿跟安哥儿也是这样,特别是安哥儿,诶哟我的天老爷啊,还案首老爷呢,是连亲事都没定,怕不是要打光棍,哈哈哈!”

    村里妇人一说起个就来劲,是立马有人做应声虫:“对啊对啊,你们顾家的姑娘、小子说亲实在是太晚了,外村的都说你们姓顾的有福气,我瞅着这福气都用在赚钱上了,姻缘运气不行啊。”

    陈氏听罢是气坏了,正要指着她们大骂,大狗二狗就从不远处冲了过来,对着那群妇人嗷嗷嗷叫,还呲牙咧嘴的,做出要咬这群妇人的模样。

    “啊,顾家的狼又来了,快跑啊!”

    “别咬我,别咬我,我可是啥坏事也没做!”

    妇人们是一边跑一边对着两只狼求饶,可大狗二狗得了程哥儿的命令,是不管她们,只追着他们跑。

    是把他们追到家门,吓得半死后,才摇着尾巴跑了回来,朝着程哥儿邀功。

    程哥儿却是一脸不高兴,哼,这群爱嚼舌根的女人,又在说他大哥,大哥没有说亲碍着他们什么事儿了?

    “走,回去。”程哥儿是一脸不高兴的回来家,晚上吃饭的时候都不香了,睡也睡不好,爬起来去找顾锦安。

    天气热,顾锦安还没睡,是开着门在作画,程哥儿是直接跑进去道:“大哥,让爹娘请媒人去欧阳家提亲吧?”

    顾锦安是快速的收着画作,道:“又说胡话,大哥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这事儿不能急,会坏了三姑娘的名声。”

    屋子里点着好几盏灯,比较亮堂,程哥儿是瞥了一眼,看见了自家大哥画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