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偏执傅少的心头肉 > 第277章 研究院风波(2)
    大厅内除了他们两人,就只有站在一边的翟夜。

    傅时寒风轻云淡的转头看了他一眼,翟夜就退了出去。

    傅时寒一动不动的盯着女孩,“给我换药。”

    洛桑默了片刻,轻声问他:“你伤在左腹,是吗?”

    她看出来了。

    傅时寒轻“嗯”了一声。

    “你躺下,把衣服掀起来。”洛桑抿了下唇,睫毛轻轻颤动,弯翘的睫羽一闪一闪的,眸光微转,起身将医药箱挪了过来,随后将其打开。

    身后的傅时寒默了一阵,紧接着侧躺下,修长的双腿也放平在沙发上。

    洛桑先从医药箱里拿出纱布和剪子,转过身,看了眼男人身上的衣摆,他已经掀了起来,上面包裹着的白纱布已经沁出了鲜红的血。

    看着这颜色,莫名的就觉得会很疼。

    洛桑微微凝眉,用剪子剪开纱布,伤口落在她漆黑的瞳孔里,她目光一缩,拿着剪子的右手紧了几分。

    傅时寒盯着女孩的神情,目光幽深,那双幽黑的眸子,眉目似藏着深情,紧凝着她,好似将她拉进他深渊般的眼睛里:“心疼么?”

    洛桑抬起眼皮,睫毛轻眨了一下:“那我受伤,你会心疼吗?”

    半晌,他就一个字传来:“会。”

    洛桑抿着唇瓣,“嗯,那我也会。”

    到了把药洒在伤口处时,洛桑没下手之前,先看了眼傅时寒:“可能会很疼,你忍一下。”

    傅时寒捻了捻手心,微敛着眸子,声音沉沉:“嗯。”

    洛桑轻轻一碰,就看到他握紧着拳头:“疼的话,跟我说,我轻一点。”

    傅时寒:“没事,受得住。”

    尽管他说受的住,洛桑也依旧小心翼翼的,伤口很深,是刀伤,很长的一道口子,将药洒在伤口处,然后拿出纱布,一一处理好他的伤。

    洛桑将东西都放回了医药箱,叮嘱他一句:“你小心一点,不要碰到伤口。”

    “嗯。”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她漆黑的眼睛盯着他。

    傅时寒顿了顿,垂眸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孩,“想回去了?”

    小姑娘点了下头,隔了一会才眨了眨眸子:“他们背后还有人,没有解决全部,对吧?”

    傅时寒眸光暗淡,“是。”

    “七年前GX实验室,夜祯也查了很久。”洛桑睫毛轻颤,迟疑了一瞬,面前的男人凝视着她,在等她接下来说的话,抿着唇瓣,又隔了好一会,她才对上他深邃的眼睛,软着声问:“傅时寒,你想要他们七年前的资料做什么?”

    傅时寒抬起手,纤长的指尖在女孩鬓角处轻轻滑动。

    他倾过身,将女孩抱住,随后凑近女孩的脸庞,呼吸洒在她的脸颊上:“夜祯呢,要做什么?”

    他昨晚是将地方掀翻了,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

    那个女人也不见了,他们还在找。

    洛桑微顿,轻轻地在他胸前推了一下:“不要抱太紧了。”

    她话刚落,却被傅时寒抱得更紧了。

    洛桑:“……”

    她又轻轻地将手挪开,无处安放的双手动了动,不能碰到他左腹上的伤口,她就干脆的,双手抱住了他的脖颈。

    大厅内除了他们两人,就只有站在一边的翟夜。

    傅时寒风轻云淡的转头看了他一眼,翟夜就退了出去。

    傅时寒一动不动的盯着女孩,“给我换药。”

    洛桑默了片刻,轻声问他:“你伤在左腹,是吗?”

    她看出来了。

    傅时寒轻“嗯”了一声。

    “你躺下,把衣服掀起来。”洛桑抿了下唇,睫毛轻轻颤动,弯翘的睫羽一闪一闪的,眸光微转,起身将医药箱挪了过来,随后将其打开。

    身后的傅时寒默了一阵,紧接着侧躺下,修长的双腿也放平在沙发上。

    洛桑先从医药箱里拿出纱布和剪子,转过身,看了眼男人身上的衣摆,他已经掀了起来,上面包裹着的白纱布已经沁出了鲜红的血。

    看着这颜色,莫名的就觉得会很疼。

    洛桑微微凝眉,用剪子剪开纱布,伤口落在她漆黑的瞳孔里,她目光一缩,拿着剪子的右手紧了几分。

    傅时寒盯着女孩的神情,目光幽深,那双幽黑的眸子,眉目似藏着深情,紧凝着她,好似将她拉进他深渊般的眼睛里:“心疼么?”

    洛桑抬起眼皮,睫毛轻眨了一下:“那我受伤,你会心疼吗?”

    半晌,他就一个字传来:“会。”

    洛桑抿着唇瓣,“嗯,那我也会。”

    到了把药洒在伤口处时,洛桑没下手之前,先看了眼傅时寒:“可能会很疼,你忍一下。”

    傅时寒捻了捻手心,微敛着眸子,声音沉沉:“嗯。”

    洛桑轻轻一碰,就看到他握紧着拳头:“疼的话,跟我说,我轻一点。”

    傅时寒:“没事,受得住。”

    尽管他说受的住,洛桑也依旧小心翼翼的,伤口很深,是刀伤,很长的一道口子,将药洒在伤口处,然后拿出纱布,一一处理好他的伤。

    洛桑将东西都放回了医药箱,叮嘱他一句:“你小心一点,不要碰到伤口。”

    “嗯。”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她漆黑的眼睛盯着他。

    傅时寒顿了顿,垂眸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孩,“想回去了?”

    小姑娘点了下头,隔了一会才眨了眨眸子:“他们背后还有人,没有解决全部,对吧?”

    傅时寒眸光暗淡,“是。”

    “七年前GX实验室,夜祯也查了很久。”洛桑睫毛轻颤,迟疑了一瞬,面前的男人凝视着她,在等她接下来说的话,抿着唇瓣,又隔了好一会,她才对上他深邃的眼睛,软着声问:“傅时寒,你想要他们七年前的资料做什么?”

    傅时寒抬起手,纤长的指尖在女孩鬓角处轻轻滑动。

    他倾过身,将女孩抱住,随后凑近女孩的脸庞,呼吸洒在她的脸颊上:“夜祯呢,要做什么?”

    他昨晚是将地方掀翻了,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

    那个女人也不见了,他们还在找。

    洛桑微顿,轻轻地在他胸前推了一下:“不要抱太紧了。”

    她话刚落,却被傅时寒抱得更紧了。

    洛桑:“……”

    她又轻轻地将手挪开,无处安放的双手动了动,不能碰到他左腹上的伤口,她就干脆的,双手抱住了他的脖颈。

    大厅内除了他们两人,就只有站在一边的翟夜。

    傅时寒风轻云淡的转头看了他一眼,翟夜就退了出去。

    傅时寒一动不动的盯着女孩,“给我换药。”

    洛桑默了片刻,轻声问他:“你伤在左腹,是吗?”

    她看出来了。

    傅时寒轻“嗯”了一声。

    “你躺下,把衣服掀起来。”洛桑抿了下唇,睫毛轻轻颤动,弯翘的睫羽一闪一闪的,眸光微转,起身将医药箱挪了过来,随后将其打开。

    身后的傅时寒默了一阵,紧接着侧躺下,修长的双腿也放平在沙发上。

    洛桑先从医药箱里拿出纱布和剪子,转过身,看了眼男人身上的衣摆,他已经掀了起来,上面包裹着的白纱布已经沁出了鲜红的血。

    看着这颜色,莫名的就觉得会很疼。

    洛桑微微凝眉,用剪子剪开纱布,伤口落在她漆黑的瞳孔里,她目光一缩,拿着剪子的右手紧了几分。

    傅时寒盯着女孩的神情,目光幽深,那双幽黑的眸子,眉目似藏着深情,紧凝着她,好似将她拉进他深渊般的眼睛里:“心疼么?”

    洛桑抬起眼皮,睫毛轻眨了一下:“那我受伤,你会心疼吗?”

    半晌,他就一个字传来:“会。”

    洛桑抿着唇瓣,“嗯,那我也会。”

    到了把药洒在伤口处时,洛桑没下手之前,先看了眼傅时寒:“可能会很疼,你忍一下。”

    傅时寒捻了捻手心,微敛着眸子,声音沉沉:“嗯。”

    洛桑轻轻一碰,就看到他握紧着拳头:“疼的话,跟我说,我轻一点。”

    傅时寒:“没事,受得住。”

    尽管他说受的住,洛桑也依旧小心翼翼的,伤口很深,是刀伤,很长的一道口子,将药洒在伤口处,然后拿出纱布,一一处理好他的伤。

    洛桑将东西都放回了医药箱,叮嘱他一句:“你小心一点,不要碰到伤口。”

    “嗯。”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她漆黑的眼睛盯着他。

    傅时寒顿了顿,垂眸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孩,“想回去了?”

    小姑娘点了下头,隔了一会才眨了眨眸子:“他们背后还有人,没有解决全部,对吧?”

    傅时寒眸光暗淡,“是。”

    “七年前GX实验室,夜祯也查了很久。”洛桑睫毛轻颤,迟疑了一瞬,面前的男人凝视着她,在等她接下来说的话,抿着唇瓣,又隔了好一会,她才对上他深邃的眼睛,软着声问:“傅时寒,你想要他们七年前的资料做什么?”

    傅时寒抬起手,纤长的指尖在女孩鬓角处轻轻滑动。

    他倾过身,将女孩抱住,随后凑近女孩的脸庞,呼吸洒在她的脸颊上:“夜祯呢,要做什么?”

    他昨晚是将地方掀翻了,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

    那个女人也不见了,他们还在找。

    洛桑微顿,轻轻地在他胸前推了一下:“不要抱太紧了。”

    她话刚落,却被傅时寒抱得更紧了。

    洛桑:“……”

    她又轻轻地将手挪开,无处安放的双手动了动,不能碰到他左腹上的伤口,她就干脆的,双手抱住了他的脖颈。

    大厅内除了他们两人,就只有站在一边的翟夜。

    傅时寒风轻云淡的转头看了他一眼,翟夜就退了出去。

    傅时寒一动不动的盯着女孩,“给我换药。”

    洛桑默了片刻,轻声问他:“你伤在左腹,是吗?”

    她看出来了。

    傅时寒轻“嗯”了一声。

    “你躺下,把衣服掀起来。”洛桑抿了下唇,睫毛轻轻颤动,弯翘的睫羽一闪一闪的,眸光微转,起身将医药箱挪了过来,随后将其打开。

    身后的傅时寒默了一阵,紧接着侧躺下,修长的双腿也放平在沙发上。

    洛桑先从医药箱里拿出纱布和剪子,转过身,看了眼男人身上的衣摆,他已经掀了起来,上面包裹着的白纱布已经沁出了鲜红的血。

    看着这颜色,莫名的就觉得会很疼。

    洛桑微微凝眉,用剪子剪开纱布,伤口落在她漆黑的瞳孔里,她目光一缩,拿着剪子的右手紧了几分。

    傅时寒盯着女孩的神情,目光幽深,那双幽黑的眸子,眉目似藏着深情,紧凝着她,好似将她拉进他深渊般的眼睛里:“心疼么?”

    洛桑抬起眼皮,睫毛轻眨了一下:“那我受伤,你会心疼吗?”

    半晌,他就一个字传来:“会。”

    洛桑抿着唇瓣,“嗯,那我也会。”

    到了把药洒在伤口处时,洛桑没下手之前,先看了眼傅时寒:“可能会很疼,你忍一下。”

    傅时寒捻了捻手心,微敛着眸子,声音沉沉:“嗯。”

    洛桑轻轻一碰,就看到他握紧着拳头:“疼的话,跟我说,我轻一点。”

    傅时寒:“没事,受得住。”

    尽管他说受的住,洛桑也依旧小心翼翼的,伤口很深,是刀伤,很长的一道口子,将药洒在伤口处,然后拿出纱布,一一处理好他的伤。

    洛桑将东西都放回了医药箱,叮嘱他一句:“你小心一点,不要碰到伤口。”

    “嗯。”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她漆黑的眼睛盯着他。

    傅时寒顿了顿,垂眸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孩,“想回去了?”

    小姑娘点了下头,隔了一会才眨了眨眸子:“他们背后还有人,没有解决全部,对吧?”

    傅时寒眸光暗淡,“是。”

    “七年前GX实验室,夜祯也查了很久。”洛桑睫毛轻颤,迟疑了一瞬,面前的男人凝视着她,在等她接下来说的话,抿着唇瓣,又隔了好一会,她才对上他深邃的眼睛,软着声问:“傅时寒,你想要他们七年前的资料做什么?”

    傅时寒抬起手,纤长的指尖在女孩鬓角处轻轻滑动。

    他倾过身,将女孩抱住,随后凑近女孩的脸庞,呼吸洒在她的脸颊上:“夜祯呢,要做什么?”

    他昨晚是将地方掀翻了,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

    那个女人也不见了,他们还在找。

    洛桑微顿,轻轻地在他胸前推了一下:“不要抱太紧了。”

    她话刚落,却被傅时寒抱得更紧了。

    洛桑:“……”

    她又轻轻地将手挪开,无处安放的双手动了动,不能碰到他左腹上的伤口,她就干脆的,双手抱住了他的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