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 > 第21章 府里有个重生者 20
    里面颜清几人的争吵声太大,外面几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秦书烨怒骂了一句,“闹什么闹?成何体统!”

    不多时,就有婢女从房内出来,战战兢兢说道,“大人,姨娘她、她不愿这位大夫看病。”

    “胡闹!那位是宫中御医,平时看的都是皇宫中的贵人,能来给本将军府中一个妾室看病,那是本将军的荣幸!她凭什么拒绝?”

    秦书烨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几乎是吼得整座秦府都能听见。

    “她还在闹什么?孩子不想要了?身体不想要了?”

    这声音自然传到了房内颜清的耳中,她顿时慌了神。

    颜清不明白,之前传消息的时候,明明说好了,今天行事。丁大夫也信誓旦旦回信说,一定会及时赶到,然后助她行事。

    可怎么事到临头,人却没来呢?

    人没来就算了,来个其他人也能打发。可现在来的竟然是位御医,这让她怎么办?

    她颜清就算有再多记忆再多人脉,可手也伸不到宫里去啊。

    这可如何是好!

    总之,一定不能让这个刘御医给她诊脉!

    想到这里,颜清立刻嚎啕大哭,哭得声嘶力竭哭天抢地,都快哭岔气了。

    听到里面女人的哭声,秦书烨再也等不及了。

    他甩开想要拦住他的婢女,直接闯入了房内。

    看到床上躺着的颜清,秦书烨尽量控制自己,让语气好一点。

    “清儿,你乖一点,这位刘御医,医术高超,比丁大夫要厉害许多,平日里本将军都请不来的,你听话,让刘御医给你看看。”

    颜清哭得更厉害了,她梨花带雨地说道,“书烨,我怕,我怕....我不想看了,求你们走开好不好。”

    秦书烨继续耐着性子哄道,“清儿,别怕,刘御医看过就好了。本将军一定会保住我们的孩子,你相信本将军,好吗?”

    颜清只好换了个方式,“书烨,我不疼了,我、我已经好了。宝宝他很乖,已经不闹了,我不需要看大夫了。”

    秦书烨沉下脸来,他眼神锐利,看着颜清的双眼,看得她心里发慌。

    “颜清,不管你疼不疼,你怀着孩子摔了一跤,现在一定要看大夫!”

    听到秦书烨不容置喙的口吻,颜清吓得一个哆嗦,咬着下唇捏着被子,不知该说什么了。

    此时虞牧淮与何墨也走了进来,看着这一幕,露出了担忧的神情。

    虞牧淮上前一步,煽风点火地说道,“颜姨娘,哥也是担心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赶紧让刘御医看看吧,这样我们都能放心。”

    听到虞牧淮的声音,颜清的脸色一变,她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

    为什么这两人在同一时间出了院门,为什么说好的丁大夫没有来,为什么正巧会有御医来到秦府。

    她好像都明白了。

    很快,颜清带着仇恨的目光就看向了虞牧淮。

    是她!就是这个女人,屡次三番破坏我的好事!

    虞牧淮接收到了颜清的恨意,她面不改色心不跳,淡定回以微笑。

    秦书烨自然注意到了颜清的眼神,他回头看了自己妹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房中几人僵持不下,秦书烨渐渐失去耐心,他下了最后通牒,“颜清,本将军命令你,立刻伸出手,让刘御医诊脉!”

    秦书烨语气严厉,没有任何商量的口吻。

    紧接着,他示意一旁的嬷嬷上前,按住颜清的肩膀,让她乖乖伸出手。

    颜清哪里是这几个五大三粗的嬷嬷们的对手,她的挣扎根本没有任何用。

    刘御医全程淡定在旁边围观,一句话都不说。

    他毕竟是宫里出来的太医,见过明争暗斗的事情太多了,这点后院里的弯弯绕绕,难道还能比宫里那些主子们复杂?

    不让刘御医看病,他便不勉强,让他看病,便上前仔细诊断。

    这是医者的操守,也是宫中御医长期修炼的为人处世。

    颜清惊恐万分地看着刘御医走到床边,搭上自己的手腕。

    她想要嘶吼,想要缩回被子里,然而她被制服不能乱动,张开的嘴巴里除了胡乱喊叫外,便再也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这一刻起,她只觉得耳鸣眼花,眼前的一切似乎有重影。她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梦境。

    她看到刘御医的眉间皱成了“川”字,她看到刘御医起身,听到他对秦书烨说出“并未怀孕”的话,然后是刘御医淡定离去的背影。

    她看到秦书烨脸上震惊、诧异、愤怒的表情,她看到按着她的嬷嬷们脸上奚落的表情。

    她看到何墨淡定的样子,她看到虞牧淮那副成竹在胸一点不惊讶的模样。

    颜清此时不知道自己是该恨虞牧淮,还是应该恨何墨。

    她只知道,这一辈子,又完蛋了。

    上天可否给她再来一次的机会?

    送走刘御医之后,秦书烨再也难以抑制自己的暴怒。

    他大步走向清荷苑,走到床边,一把将颜清从被子中拉了出来,扔到了地上。

    “说,给本将军一个交代!”

    此时的颜清因为挣扎而衣服凌乱,头发散落,脸色煞白。她的衣服上还带着已经干涸的血迹,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

    这些是颜清中午从厨房那边找来的鸡血。

    颜清瘫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狼狈不堪。她嘴唇翕动着,却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

    在虞牧淮的示意下,一旁的墨菊站了出来。

    墨菊跪在地上,将颜清假装怀孕,联合丁大夫欺骗秦府,妄图以流产来谋害何墨的事情都一一抖了出来。

    颜清嘴唇发白,她仇恨地看着墨菊,看着虞牧淮,没有骂人,也没有为自己辩解。

    听完这一切,秦书烨已经让自己冷静了不少。

    他隐含怒气,问道,“颜清,墨菊所说可都属实?”

    颜清没有抬头看秦书烨,也没有说话。

    秦书烨冷笑一声,“你以为你不说话,本将军就拿你没办法了吗?”

    接着他说道,“来人,把颜清拖下去,掌嘴,直到她招了为止!”

    几名嬷嬷听到,便上前将颜清拖了下去。

    此时秦书烨心情十分不爽,他并没有多看虞牧淮与何墨,甩着袖子,径直离开了清荷苑。

    当大部队走后,墨菊上前,舔着脸对虞牧淮讨好地说道,“小姐,墨菊办得不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