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从玉藻前开始东京除妖 > 第二章 就是为了让你当男伴
    商务车行驶在路上。

    井出祥子跑了很多次,不需要手机导航,轻车熟路的开车前往京都,距离有400多公里,开车需要好几个小时。

    车内。

    羽生和也和花开院千晴坐在后排。

    少女看着窗外发呆。

    羽生和也召唤出光铃铛。

    毕竟要离开东京妖界,路上经过很多荒凉无人烟的地方,按照他的吸妖体质,还是找点叫一个铃铛戒备比较好,光铃铛也能活跃气氛。

    光铃铛看到花开院千晴,立刻凑过去打招呼。

    光铃铛当然认识花开院千晴,以前在学校,她负责给少女写笔记。少女也亲密的和光铃铛互动,最后,光铃铛习惯性的钻入少女衣服里,很快她探出头,激动的喊道道:“主人,以后可以省一点奶粉钱了!~”

    花开院千晴伸出手指把她压回去。

    路还很长。

    羽生和也主动挑起话题。

    话题落在此行目的上。

    “你之前说要参加什么交流会来着?”

    花开院千晴解释道:“青少年阴阳师交流会,四大家族牵头,协会主办,地点在京都协会本部。”

    “这个活动每年都有,会邀请全国12到21岁以下的阴阳师参加,说是青少年交流会,其实老一辈的人也会到场的,算是阴阳师界最顶级的交流会。”

    “能参加的人,一半多是四大家族的下一代顶尖晚辈,另一半是全国各地挑选的,天赋出众的阴阳师。能接到邀请,对普通阴阳师来说都是莫大的荣耀。”

    提到交流会,花开院千晴语气有些不耐烦,还叹了口气很不喜欢。

    羽生和也问道:“你讨厌这个?”

    花开院千晴用平淡,却带着自豪高傲的语气道:“我从12岁开始,每年都参加,这是第4次参加,同辈的人都太弱了,每年就那些人,很无聊很烦人。”

    井出祥子笑道:“和也君,小姐可是非常受欢迎的,追求者都能绕京都一圈。”

    花开院千晴本来看着窗外,听到这里,回头偷偷撇了羽生和也一眼,观察他的反应。

    羽生和也笑道:“没追求者我才感觉奇怪呢。”

    他看向花开院千晴。

    少女赶快移开视线。

    羽生和也指着自己鼻子道:“话说为什么没邀请我呢?”

    井出祥子道:“那是因为和也君不出名啊,你也没有身份背景,以前一直在乡下默默无闻,根本不知道你的存在。邀请名单很讲究的,普通阴阳师能收到邀请的,几乎都是从小就表现优异的,从12岁开始有资格参加。”

    “原来如此,那这次我能参加吗?”

    羽生和也有些好奇。

    他想去看看,阴阳师中的人中龙凤都是什么水准。

    12岁到21岁。

    这个年龄跨度有些微妙,参与的都是四大家族优秀人才,还有全国各地优秀阴阳师。这范围,几乎囊括阴阳师金字塔顶端。

    假以时日,能来参加交流会的这波人,会成为未来整个阴阳师界的中流砥柱。

    交流会的意义也有点微妙。

    除了交流认识朋友,可能还有其他的意思。比如说,联谊,或者,四大家族接着这个机会,网罗优秀阴阳师,吸收进入自己家族。

    想到这里,羽生和也更是好奇。

    他要参加的话,身份倒是个问题。

    花开院千晴邀请他去京都,是让他帮忙制作消耗的符咒,并没有邀请他参加交流会。

    这种级别的交流会,没有邀请,其他人是进不去的。

    井出祥子理所当然的回答:“当然可以,小姐邀请你来,就是为了让你当男伴啊。”

    花开院千晴:!!!

    “不是……我我……没……”

    少女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她邀请羽生和也去京都,都是被花开院雀撺掇的,其实到现在少女还有些茫然,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她最初的想法只是把羽生和也带到东京,这样就可以见到他。

    听到井出祥子的话,少女有些犹豫。

    参与者是可以带一个伴侣的。

    作为四大家族的人,她要是带个同龄异性作为男伴,那相当于半官宣两人关系。

    少女看着窗外,耳朵尖微微泛红,理直气壮道:“交流会上有很多烦人的家伙,很讨厌的,我需要有人帮我挡一下。”

    羽生和也‘哦~’的点头。

    光铃铛探头道:“主人,她心跳好快,在说……呜呜……”

    光铃铛还没说完,就被捂住嘴。

    花开院千晴转移话题道:“交流会结束后,还有历练,和修学旅行差不多,但要去妖怪多的地方,展示一下自己。”

    “我能参加吗?”羽生和也反问。

    “嗯……我带你去,作为陪同,你帮我制作符咒。”少女点头回答。

    “这是我的荣幸。”

    羽生和也笑嘻嘻的回答。

    车子离开东京,驶入高速公路。

    周围车辆不少,车速很快,都上了140,但在井出祥子的控制下,车子开的非常稳。

    羽生和也和花开院千晴都不是那种擅长找话题的,聊了一会儿后,反倒是冷场了。

    井出祥子专注开车,也没说话。

    少女抓着光铃铛把玩,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景色发呆,心事重重的样子。正常来说,在外地上学半年没回家,现在回去应该高兴才对。

    可是少女很忧虑。

    羽生和也感觉有猫腻。

    他也不绕圈,直接了当问道:

    “你有什么心事吗?”

    “没有……”

    花开院千晴条件反射的否定。

    两人再次冷场。

    井出祥子通过后视镜扫了两人一眼,开口劝导:“小姐,喜怒哀乐要一起分享。”

    花开院千晴低下头,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是因为我家里的事情。”

    “和父母吵架了吗?”羽生和也反问。

    他一只很好奇。

    花开院千晴家明明在京都,为什么要跑到东京来上学,一个人在外地有了委屈也没对方说。导致少女离家出走,往往是家庭问题。

    花开院千晴摇头道:“不是,我和爸爸妈妈的关系很好,我难受是因为家族的纷争。”

    “我们花开院家族没有所谓的主家,家族族长的地位,一直都是能者居之,只要是家族的人,都会得到充足的资源倾斜,谁的实力更强,谁未来继承族长的地位。”

    “人多后会分出分家,一般以分家后分家的第一任家族长名字命名分家的名字。我所在的分家是秀树分家,我的父亲,花开院真礼,是现任花开院家族族长。”

    “虽然有19个分家,但是分家也有强弱,几乎每一人任族长职位,都是我们秀树分家和信次分家角逐,其他分家偶尔会出一两个天才。”

    “这个方式传承千年,族长之位要给有能力的人来担当,大家都心服口服,分家之间关系很和睦”

    “可是十多年前开始,一切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