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大明女法医 > 第59章 方家故事
    简清笑了一下,“也不是什么难事,一会儿袁大娘子出来,您就告诉她说,我或许可以帮她找出她丈夫性情大变的原因。”

    “啊?”茶寮老板很是惊讶,“是什么原因?”

    简清手指头在桌上轻轻地敲了敲,思索一会儿,“具体怎么回事,我还有两个问题要问一下袁大娘子。”

    待袁大娘子从生药铺子出来了,茶寮的老板一是看在简清额外的打赏上,二是自己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方老二性情大变,他忙上去,低声不知道和袁大娘子说了什么,袁大娘子朝简清这边看了一眼,见少年眉清目秀,目光清澈,眼神真挚,她想了想点了头,只不过,她提了个要求,只愿意和简清单独谈。

    以前的方家,富庶,一夫二妻非常和睦,这北泉村里谁不羡慕?谁不高看一眼?可是,这两个多月,方家成了附近这十里八村的笑话,谁都等着看方家的热闹。

    茶寮的老板额外收拾一桌出来,靠边缘,那边说话,若低声一点,附近的人也听不见。

    简清问道,“大娘子,在下问话,可能会有些直白,但不管是什么问题,请大娘子不要回避,若难以启齿,就请用点头或摇头来表示也无碍。”

    毕竟是陌生的男子,虽说是少年,但袁大娘子还是有些回避,她再次点头。

    “请问您的丈夫方二郎两个月前出了一趟远门,所为何事?在外逗留几天?回来的当天是什么样子?您能够想起来的,觉得奇怪的地方都可以讲。”

    袁大娘子抿了抿唇,含着泪道,“说是出远门也不远,灵丘县城里有方家两个门面,每到了中秋节前一个月,夫君都会去一趟灵丘查账,收钱。他出去的时候是七月十四日,回来的时候是七月二十日。妾身还记得那日,妾身和秋娘领着孩儿们在院子里推磨磨面粉,准备中秋节的时候做点月饼吃。”

    “秋娘就是宋娘子吗?”

    “是的。”大约是想到这少年必定是从别的人那里听说了方家的事,袁大娘子低头红了脸,但事关重大,她还是继续说了。

    “他那会儿回来了,我们都挺高兴的,妾身和秋娘领着孩子们忙迎上去,妾身就觉得他眼神不对,看我们就跟看仇人一样,妾身以为是在外头受了什么刺激,就问,谁知他二话不说一耳光朝妾身扇了过来,他要再打,秋娘忙护住了妾身,他一脚踢在秋娘的身上,指着仲阳说,‘带着你生的这杂种滚!’”

    这句话,袁大娘子大约是恨极了,说出来的时候,咬牙切齿,那语气极大程度地还原了当时的场景。

    简清也跟着不寒而栗,问道,“后来呢?”

    “秋娘听了这话,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就一头朝石磨撞了过去,就那么……撞死了!”袁大娘子捂着脸哭了起来。

    简清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幸好,这会儿茶寮里除了简清一行,没有别的客人。她静静地等了一会儿,袁大娘子哭完了,抬起头来,“他说妾身不守妇道,妾身就问他,妾身如何不守妇道了?他又不说话。”

    “您丈夫回来后,还有什么反常的举动?是不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袁大娘子听了,默想一阵子,她摇摇头,“妾身也不知道了,他有时候还是那个人,有时候又不像了。”

    “冒昧地问一句,您的丈夫回来后,有没有和您同房过?”

    简清明显看到袁大娘子的脸红了,好一阵,她都不说话,简清正要说,对于这个问题,只点头或摇头就好。袁大娘子缓缓地摇摇头,“他说妾身不贞,所以,才,才不肯碰妾身。”

    简清又问了一句,“大娘子,还有一个冒昧的问题,您的丈夫,右股和四肢上,是否有什么特殊的标记?比如说,胎记,瘤子,伤疤之类的?”

    袁大娘子脸上的血色褪尽,她不敢置信地看着简清,唇瓣几次颤抖都说不出话来。简清将一杯茶递给她,“你别紧张,也别着急,慢慢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帮你!”

    “他的右股上有一个痦子,小指头那么大。他的左手上有一处烧伤。是一年前,秋娘不小心把烛油碰到了他的左手上。可是,可是,他这次回来,左手包着,说是手伤了。”

    “那个烫伤的疤痕呢?”

    “他的伤好了之后,妾身就没有看到那个疤痕了。”

    她说完,再也支持不住,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幸好隔壁就是生药铺子,茶寮老板一家忙将袁大娘子抬过去,那边大夫掐了个人中,袁大娘子就被疼醒了,她醒了后就痴痴傻傻地,三魂丢了两魂。

    简清便知,这事应正如自己所推理的那般了。

    茶寮老板很担心,这袁大娘子是在自己这里出的事啊,他有点后悔收了简清的打赏,但现在已经上了贼船,想下就难了。

    灵丘县没了县令,就算朝廷现在任命,等到达这灵丘县,最起码也要是一个月以后的事。周令树肯定要将蒋中林那些人先带到大同府去,在大同府进一步审理,形成了卷宗,上报朝廷,待刑部下令之后,再将案犯押解入京。

    周令树不知道走了没有?

    简清没办法,一面让茶寮老板去通知这里的里正,一面让沈仓辛苦跑一趟回县衙那边,通知县丞和周推官,当然,如果周令树还待在灵丘的话,就安排人过来。

    “我该怎么说呢?”沈仓和茶寮老板不约而同地问。

    “就说当年失踪的方老大,我帮忙找到了。”

    “啊?”

    这太令人惊讶了,这是怎么找到的?人现在在哪里?无人不好奇。

    很快,人就都过来了。

    因灵丘县没有县令,大同那边派人来接应,将蒋中林一家先押解过去了,周令树连夜誊写的卷宗也一并交了过去。那边,只等知府大人随便问问,毕竟,蒋中林乃是朝廷命官,无论大同府这边审得有多么周密,刑部都会把人要到京师去再堪核一遍。

    周令树忙了这些天,还没来得及喝一口热茶,门子就来报,“大人,简仵作那边派了人来,说北泉村那边又出了事了,之前方家丢的大儿子,她如今找到了,若是大人在,还请大人亲自走一趟。”

    周令树一口热茶喷了出来,他和简清打过交道,那是个知道轻重的少年,只是,怎么她走哪都有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