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深宫有朵黑莲花 > 第90章 不能由着人欺负
    大雨下了整整一夜,早起便渐渐收尾,雨珠淅淅沥沥滴在红砖墙瓦上,将院中景致清洗地干净透明。

    唐宛凝身上盖着蚕丝锦被,美滋滋睡到第二天天亮。

    用过早膳,她闲闲地坐在廊下赏雨,一边吃零嘴一边逗猫儿,碧络过来禀报。

    “主子,云氏当真在外边儿淋了一夜的雨!早上开了大门她们才进来,看样子冻得不轻”

    唐宛凝一挑眉:“已经进来了?那还真是便宜她们了!”

    碧络难得没有劝阻,反而出主意:“实在不行咱们今晚继续!”碧月的掌嘴之仇不报不行,不然她们以为朝鸾殿好欺负呢。

    唐宛凝将捡了条小鱼干扔给猫儿,淡定摇头拒绝:“不行!”。

    碧络正纳闷,唐宛凝又开了口:“难得有机会,总还是要换个花样的!”

    碧络:“……”

    也是,主子一向冰雪聪明,以前在西北城里城外什么人没接触过?什么高明的主意没想过?又怎么会被这点难题给难住?

    看着主子淡定自若的模样,她也就不担心了。

    ……

    浓翠居。

    云氏在外边儿冻了一晚上,直到寅时毓庆宫开宫门才顺利进门。

    淋着暴雨在外边儿待了一夜,她受了寒加上又惊又气,整个人已经接近昏迷,被蕙香扶回浓翠居时她双眼紧闭嘴里还在说着胡话。

    什么‘我要你好看’、‘我要让你血债血偿’之类,听着着实叫人心惊。

    蕙香吓得不轻,把主子安顿好之后匆匆去了朝鸾殿,禀报请太医的事宜。

    唐宛凝大大方方允准。

    太医很快就到了,一番诊脉开方,宫女蕙香勤快地煎了药第一时间给云氏灌了下去。

    一直到中午,云氏才终于迷迷糊糊睁开眼。

    “主子您醒了?”,蕙香一脸惊喜。

    云氏揉了揉疼痛太阳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确定这里是自己的住处后,她瞬间目露寒芒。

    “还以为她有多能耐,也不过如此!”

    “有本事她一直把我关在门外啊?!”云氏阴阳怪气,说出来的话也带着浓烈的挑衅。

    不巧的是,正好被赶来看热闹,不,是关心妾室的唐宛凝给听到。

    她对云氏这个奇怪的爱好表示震惊:“哦?原来云妹妹喜欢在外边儿过夜?”

    她领着碧月和碧络两人一同进门,在主位坐下。

    宫女蕙香恭恭敬敬跪地请安,云氏却嫌恶地别过脸,连个虚情假意也不愿意装出来。

    唐宛凝倒不在意,挥手让蕙香起来后便淡淡一笑。

    “听闻你家主子病了,本妃特地带了药材过来探望!”

    “这是怎么了?难道云妹妹病糊涂了,连个招呼也不会打了?”明明带着笑,说出来的话却隐隐透着危险。

    云氏听得心底为未发憷,但表面上还是强撑着脾气。

    “不劳太子妃娘娘挂心,贱妾的身体已无大碍!”

    太子妃这贱人!她明明就是故意的,这副假惺惺的作态实在令人作呕,不就是想看她落魄的模样么?她偏不!

    唐宛凝看她苍白的脸上满是强撑,便也没戳破,只悠悠一笑。

    “既然这样,那本妃就放心了!”

    “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是昨晚那两个守门的疏忽,我已经让人打了五个板子替你出了气了,你且好好养着,切勿动气!”

    云氏:“……”

    五个板子?她差点儿被暴雨淋到半条命,只换来两个奴才的五个板子?她的命就这么贱?

    确定是替她出气而不是给她添气?

    太子妃她简直!!!

    云氏气得双眼冒火:“太子妃娘娘当真好手段,这么大的错处居然只罚了五个板子,当真是仁慈大度啊!”

    唐宛凝咯咯笑了两声。

    “妹妹真是谬赞了,不过本妃好歹是个正室,自然要端庄大度!”

    “不像有些人动不动就掌嘴宫人,那么小家子气也活该一辈子当妾呢!”

    云氏:“!!!”

    目光落在太子妃身旁的碧月身上,她满腔的怒火似利箭一样从眼眸迸射出来。

    怪不得!怪不得太子妃突然登门,原来是在这儿等着!

    怪不得当初打了碧月,她却什么也没说,原来都在这儿了!

    她就说么,太子妃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怎么可能忍得下这口气,真是自己大意了!

    云氏磨碎了牙齿,终于忍住上前厮打一番的冲动,冷冷下了逐客令。

    “既然太子妃娘娘已经看过了,那就请便吧,贱妾身子不适便不接待娘娘了!”

    “蕙香,送客!”

    唐宛凝笑盈盈起身:“那本妃就先走了,云妹妹好好养伤,皇后娘娘那儿就不必去了!回头本妃替你说一声!”

    “对了,这株百年老参放我那儿许久了,东西太多没地方搁就送给妹妹调养身体吧!”

    说完让碧月献上礼物,主仆三人幽幽离开。

    云氏气得眼冒金星。

    这是要软禁她?还说什么东西没地方搁?意思就是她搁都没地方搁的东西打发自己也绰绰有余!

    ‘嘭!!’

    ‘嘭!!!’

    接连几道瓷器落地,云氏气得发丝凌乱,面色苍白,压根咬的咯吱吱响。

    “贱人!贱人!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伏在我脚下求我可怜!”

    蕙香跪在地上不敢劝,只能任由瓷片渣子溅在身上。

    一把掀开被褥,下床将触目可及的花瓶摆件瓷器茶盏全都砸了个稀巴烂,云氏这才觉得心情舒畅了些。

    重新歪在床榻,她累得直喘粗气,端着手边最后一只茶盏抿了一口,摔在地上闷头睡觉去了。

    等她入睡,蕙香才敢一点点清理房间,还得轻手轻脚不能惊动主子。

    ……

    朝鸾殿

    唐宛凝同样心情舒畅,碧络也心情正好,憋在心里许久的一口气终于出来了。

    倒是碧月心有不安,在唐宛凝面前跪了下来。

    “主子给奴婢出气,奴婢心里明白,只是皇后娘娘那儿……”

    唐宛凝摆手。

    “这倒不用管,待会儿我亲自过去赔礼便是了!”

    这可是皇后亲儿子的婚事,量她也不敢交给自己去办,无非是认个错再说几句口是心非的漂亮话罢了,倒不值什么。

    还是扬眉吐气最要紧。

    她是明媒正娶的太子妃,即便毫无根基,也不能由着人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