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南明日不落 > 270 天津镇援兵
    由于制造能用火炮投射的燃烧弹,技术难度更高一些,所以明军采用的,是氢气球这么鬼的手段,外加一些特制的杠杆式投石机。

    城内的洛讬等得有一些焦急了:“明军怎么还没有进来,难道是他们怕了吗?”

    他刚说完,突然一些士兵开始大呼小叫起来:“天上,天上那些是什么?!”

    大大小小的氢气球,吊着一颗颗燃烧弹,顺着风就来到了要塞的上空。

    洛讬顿时就产生了不好的预感,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但他本能的就感觉到了恐惧。

    城外的游龙,手里端着一柄栓动步枪,瞄着天上的那些气球。白明修并不喜欢一味地攀爬科技树,很多时候反而喜欢用比较土却比较有效的办法。比如当初在研究使用氢气球投送燃烧弹的时候,就有使用长引信,开发延时引信等方案,最后白明修还是选择了用最傻瓜的办法,让神射手们用步枪把那些燃烧弹凌空引爆。

    射手们使用的步枪倒不是M1式纸壳弹击发枪,而是真正的栓动步枪,明军装备这些步枪不多,主要是作为狙击枪使用。这些枪基本来自于系统的毛瑟M1874和其仿制型,属于98K的前身了。

    “啪啪啪”一颗颗气球被打爆,大量的燃烧弹落了下来。

    更多的燃烧弹则通过简易的投石机,被投进了城内。

    火焰爆燃!如同地狱一般,火焰如同拥有了生命一般,邪恶而无情地肆虐着,吞噬着大沽口要塞中的一切。

    “啊啊啊!”被燃烧剂沾染身体的清兵们哭嚎着,想要将身上的火苗扑掉,可是他们绝望地发现,不管怎么弄,火焰越烧越厉害!

    洛讬大怒:“卑鄙的明军,居然不敢入城与我满洲勇士一战,用如此下作的手段,我洛讬不服!”

    不服也没用。

    冲天的火光冒起,如同一幕奇景一样,白明修在海上观望着,默然不语。

    他缺少所谓的圣母情结,能用最简单的方式杀掉敌人,那么他一定会用。不管里面有多少是鞑子,有多少是汉兵,但此刻他们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站在了这个国家和民族重光的对立面。

    白明修转头对狮姐道:“开始组织全面登陆吧,我们在此建立一个前进基地,准备进京的事宜吧。”

    他用词用了一个进京,就好像是顺理成章一样,丝毫不在乎满清在京畿地区驻守了高达十二万的兵力。

    狮姐提醒道:“我们把大沽口要塞一把火烧了,这边升起的烟,恐怕会被附近的清军看到,清军估计会反扑的。”

    她的担忧是非常现实的,清军为了对付明军机动力强,行动迅速的特点,增强京畿的防御,所以在各枢纽要地设置了小股的兵营,用以进行局部的反抗和情报的传递。大沽口这边刚发现海上出现明军战舰,就已经将消息传递了出去。

    天津镇驻扎有三千兵马,立即开始整备,增援大沽口,然而明军的动作还是太快,当天津镇的清军增援赶到时,明军已经烧掉了大沽口。

    天津镇总兵克德领兵在要塞之外,发现已经成为了烈火废墟大沽口要塞,也看到了成片的帆影和大批的明军。

    克德当机立断:“明军新抵大沽,立足未稳,此时正准备大军登岸,等于半渡之中,此时其兵马在岸上,舰上大炮不敢轻易发射,误伤己方,正是猛攻破敌的好时机!”

    话说克德的这番判断倒是不能算错,只是他太轻易地用衡量一般军队的标准去衡量了大明复国军。

    从北塘而来的登陆部队,在接到不进攻大沽口,转而进行火攻的命令之后,就立即接到了后续的指示,开始围绕大沽口的登陆区,建立起暂时的防线。

    高宁和李万这样的前线指战员,都那些明军的多用军铲在那里挖掘壕沟,架设火力点,以确保后方安稳。

    天津镇清军来的是很快了,明军这边的临时防线还没有完全构筑好,不过明军打仗也不害怕清军。

    大批清军列队进攻,李万丢下军铲,望着敌军,不屑地道:“怎么这么久了,清军还是这样的德行,队列冲锋对上我们的火力封锁,跟送死也没有什么两样。”

    高宁则道:“我们在一年之前,恐怕也是不能理解大明复国军的作战形式的,清军更无从得知我们具体的组织和战术,而且这些清军也根本没有见过咱们的火炮和重机枪,只是听过而已,听过和见过差很大。”

    天津镇的清军大体是两千多步兵和几百名骑兵,分了两路,分别冲击两段明军算是薄弱的位置。克德的指挥也不能算是错,只不过从他的眼中看,明军的布置几乎是破绽百出,根本防不住的。

    但现实的情况是另一码事。

    先是炮兵大展神威,几乎没有任何偏移的,几发炮弹就直接落进了清军阵中。清军士兵们眼看着他他们的同袍被炮击炸得飞起来,一些人肢体炸碎,惨不忍睹。

    再是机枪开火,凡是进入射程的清兵,一个个栽倒在了地上,就像是中了鸡瘟的鸡一样,这一幕大明复国军士兵们是见得多了,但对于天津镇的清兵来说,还是第一次。

    就连刚刚来到岸上的白明修,在此时都说:“兴许跟我们打得多了,清军就能习惯这样的战法了,就会躲避和尽量采取不正面冲突的方式,可是毕竟他们没有见过,大部分清军将领也不理解,所以就这样眼睁睁地将士兵送上死路。”

    克德在见到他的士兵们像是秋天被割掉的麦子一样,一茬茬的倒伏下去,简直目眦欲裂。

    “怎么打,这怎么打?”克德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已经彻底胆寒。

    “京城守不住的,必须回关外去,躲进大山中,躲进老林子里,不然我们建州女真就全完了,要全完了!”克德终于是明白了,为什么这段日子以来,那么多八旗贵胄们纷纷选择离开京城,用各种各样的理由去关外,到奉天,甚至还有请调黑龙江的。

    原因很简单,只不过是为了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