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南明日不落 > 223 流民转移民
    不提没有什么实质任务,非要给自己找事情做的海军,陆军这边的战役已经进展到了如火如荼的阶段。

    九江被攻破,就意味着华东明军已经打开了向西进取湖广,向南攻略江西的核心枢纽,两万多清军在完全没有什么展开的情况下,直接被消灭。原本清军为了保卫九江,在这里囤积了三万大兵,驻扎于不同的军镇,遥相呼应,可攻守相望。

    不过明军从江上来得太快,施琅的投降也过于突然,致使清军的整个侧翼和后方就暴露给了明军,九江清军相对江南清军进行了一些抵抗的,不过他们面对的是武装到牙齿的大明复国军。他们尝试据守,但是明军的火炮也不是烟花,放了不仅好看还好用。被明军火力压制得不行的清军,甚至在明军入城之后,还零星的与明军战斗,但是普遍装备M1步枪和有M2机枪提供火力支援的明军,基本上是碰一下清军,清军就得崩溃。

    这个跟有没有勇气进行抵抗没有太大关系,完全是自然反应。

    而除去九江战场,其他战场上,在一周之内的同时,大明复国军各部队也各有斩获。

    李定国率领大军于两广分两路进发,一路从韶州府向北,李定国亲率两个师的人马,一日之内突破了清军的防守,成功攻克郴州;另一路则由李来亨率领,从桂林出发,经全州,进入永州府。由于锦衣卫在零陵早有策划,明军抵达之后,清军发生哗变,使得李来亨顺利接收永州府。

    跟着李定国一路北上的,其实还有广东这边的公务人员和志愿者,白明修发动这场突然袭击,目的其实就是遏制满清的流民潮,并直接进入清廷控制地区,实质地解决问题。所以大量的明朝官员和军官们是直接进入湖广,就地安置流民的。

    大批流民们看到军队还是害怕,不少人都逃跑,不过明军方面则开始宣传南明的流民政策,并且直接开始施粥、送衣物等,还是笼络住了一大批流民。

    李定国攻下郴州之后,并未立即提兵继续北上,而是会同民政部门处理一波流民事务。实际上需要军方做的事情不多,他们主要是提供人力,保证安全和协助管理。

    主持相关事务的是白明修特地派下来的一位内阁协理大臣,也就是名义上副总理梁修。大明内阁之中,除了首辅唐北庐和一众阁部尚书之外,还有六位协理大臣,之前都没有任满,在白明修进入江南之后,顺带着也就将六位协理大臣全部任满了。其中包括来自澳洲的两名大臣姚翰隆、卢世杰,还有旧南明的大臣郭之奇和张煌言,最后是两名系统人才,分别杨肇和梁修。张煌言现在还以协理大臣的身份暂兼浙江省督。

    六位协理大臣中,郭之奇基本等同一个吉祥物,他年事已高,这个协理大臣更多是个荣衔。其余五位,倒是真的算位高权重,即便不显于人前,但实际也做了许多工作了。

    这位随晋王李定国北上的协理大臣梁修,便是这么一位人才。白明修是半年多前征募的他,一位A级的政务人才,与在缅甸取得非常辉煌成就的吴敏是同级。梁修入阁之后,协助白明修处理的大都是思想阵地上的东西,像是国声等一系列推动新学的刊物,都是梁修主导。

    入江南后,白明修升梁修为协理大臣,这一次流民事件,白明修直接将梁修派去了流民影响最大的广东,督办流民安置事宜。从现阶段的成果来看,这梁修也确实为能人一个,流民基本上没有影响到广东地面上的治安。随着李定国率军北上,为了更好地解决流民问题,梁修也直接随军行动了。

    李定国对于朝中的重臣都是十分尊重的,他自觉本领都在行军打仗上面,论上治国是万万比不上那些读书人的。有的时候李定国都要感慨,太子不过是年方十五的少年,但是手段能力上比他们这些中年人都强得多。

    梁修与李定国商议说道:“按照太子殿下的想法,这次流民事件对于我们大明也同样是次机遇。太子殿下眼望四海,天下也不仅是我中华这么一点地方。让国人走向海外,进行殖民,不仅可让国人生活更优,也足推广王道教化于方外。太子复立交趾省,需更多民人去那边拓殖生产。整个南海周遭,还有满剌加(马来半岛)、旧港宣慰司、勃泥等地,太子都希望能够派遣国人在那里开拓创立家园。我们这次预计收纳湖广中原的流民,总数会有百万之众,太子已经敕令,输送30万流民进入交趾省,10万人进入勃泥,10万人进入满剌加,10万人去旧港,10万人去爪哇,剩下30万人,则送往四川。”

    李定国听了梁修的话之后,大为吃惊,说道:“难不成,这百万灾民居然不能回返家乡了吗?”

    固然李定国已经接受了非常多的新学和新思想,但华夏人安土重迁的农耕文明影响还是深厚深远的。而且在这个时代,这样跨洋的迁徙,跟流放也没有什么分别了。

    梁修则道:“相信我,晋王,他们去到这些新地方,会获得比以前在乡里更好的生活。这些灾民们大多是在这次灾害中破产的百姓,很多人本就没有什么田产财产,所以才这么容易逃亡。而我们将他们送去各殖民地,不仅每个人会获得朝廷发放的安家费用,而且我们还给他们授田,我们还会在各殖民地兴建起不亚于本土的基础设施,一代人的时间,他们生活的地方,也能像湖广、江南一般富裕;只要两三代人的功夫,他们所在地方也是中华了。”

    李定国看着安置站里那些眼巴巴着望着肉粥发放的灾民们,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情绪。他相信这些连生存都成问题的灾民们,不会计较被送去哪,只要朝廷给他们一口饭吃,让他们能活下去就行。

    “是不是太子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想让灾民去搞他所谓的殖民呢?”李定国心中有个问号,但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