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回档少年时 > 第七十三章 江山下的男人
    五月十五号那天,林诗予赶到了江川。

    她大清早八点多的火车,下午三点才到江川市,其实湘南省省城里津市距离江川市也不算远,后世坐高铁也就一个小时,但这个年代坐火车得六个小时。

    本来林诗予自己有辆小车的,但她不想开,因为从里津市到江川市全都是坑坑洼洼的省道县道,甚至还要经过无数段如同羊肠小径的村道,一路上遇到的,基本上都是骑自行车和摩托车的行人,有时候运气好点还能碰到一群牛羊堵路,看着他们悠闲的散着步你却无可奈何,总之整个行程下来,时速超过三十公里就谢天谢地了。

    没办法,现在中国的公路事业就是这么烂的出奇,正经八百的第一条高速公路——泸嘉高速才开通不到一年,全长18.5公里,它也是整个中华大地的高速公路里程。

    下午三点,抵达江川市后,林诗予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个电话亭给张云起打电话,当时张云起正在学校里上课,看到BP机里的消息后,就跑到学校外边给林诗予回了个电话。

    两人聊了几句雷鸣敲诈案的事情,张云起就问道:“雷鸣这事儿你真能刊登在湘南日报上?”

    林诗予显得信心十足:“我提交的专题还从来没被打下来过呢,邹杰伦同志,你这个记者怎么在这方面这么不开腔呢,青少年犯罪率连年增高这个事儿有社会性,值得探讨和反思,具备登报的基础。”

    张云起笑,说道:“那你直接来市一中。”

    林诗予背着一台照相机跑到市一中,那时候张云起还没出来,她走到校门口的时候,不可避免地被还跪在校门口的雷金荣蔡丽华夫妇给吸引了。

    作为一名热心正义凛然为公的人民好记者,林诗予第一时间跑了过去亮明身份了解情况,让她没想到的是,这对夫妇竟然是雷鸣的父母,而她此行江川的目的,正是要详细了解雷鸣诈骗案的经过,用来做中国青少年犯罪专题的切入点。

    雷金荣蔡丽华夫妇看到林诗予掏出来的湘南日报记者证之后,相当的配合,竹筒倒豆子一样把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所以没有花费多长时间,林诗予就把这个案子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了。

    当时她心里有点吃惊,如果雷金荣蔡丽华夫妇说的是实情,那么这一起小小的校园犯罪下面隐藏的大事儿不少。

    不过她显得很专业,很有一名记者的素养,从始至终都没有感情流露,有条不紊地记录,拍照,录音,直到最后,她才提醒雷金荣夫妇最好是离开这里,这样做不会有什么效果,反而可能给他们自身带来麻烦。

    雷金荣蔡丽华夫妇却格外的坚持,蔡丽华抹着眼泪说:“我们这把老骨头活够了,没啥好怕的,今天在市一中跪,市一中校长不出来给个说法,明天就去市政府跪,我们不想给国家政府带来麻烦,就图一口气,清清白白,雷子干了坏事,该他受的罪,认了,谁叫他自己不成器呢,但是咱们虽然穷,没本事,也不会让别人泼污水,做富贵人家的替罪羊!林记者,您是省城来的大记者,您一定要帮我们申冤呐,我给您磕头……”

    不知道为什么,林诗予心里沉甸甸的。

    等到张云起从学校出来后,按照之前两人在电话里说好的,张云起带她去张记栖凤渡鱼粉店吃她慕名已久的鱼粉,不过她显得没什么胃口,拿着筷子心不在焉的吃着,张云起就问她:“这个案子你了解清楚了?”

    林诗予点点头:“没想到这么复杂。”

    张云起道:“那现在雷鸣这事儿,你觉得还能刊登在湘南日报上?”

    林诗予中气不足地说:“应,应该吧。”

    张云起突然就觉得这女孩除了急公好义之外,还挺淳朴的。

    ******

    雷鸣的父母跑到学校来闹的这件事,早在5月15号的那天上午,高明就在第一时间知道了。

    因为班上很多人都去看了。

    这导致了这一个上午他都是在一种极度压抑的氛围中度过的,没人跟他说话,说话也是礼节性的客套式的,仿佛他在这个班上突然变成了一个格格不入的外人,不对,应该说是怪物,无论是课间还是课上,班上总有学生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瞟他。

    那种眼神是很杀人的。

    还没等到放学,高明就熬不住了,离开教室准备回家,但他走到学校校门口不远的地方,看到跪在那里的那对夫妇后,立马就扭头往回走。

    他实在不愿意和雷鸣爸妈正面撞上。

    好在学校还有一个地方可以出去。

    学校教学楼后面的铁围栏有一处损坏的破洞,上学期间学校大门是封闭的,只进不出,很多逃课出去打游戏的学生,就钻这个破洞出去。

    以前高明坐在教室靠窗的位置上,经常能够看到这一幕,每次他都喜欢叫上班上的一伙男生趴在窗户口上大声喊:“有人钻狗洞了!教导主任罗大海来了!”

    然后看着钻狗洞的男生仓惶逃窜的样子,趴在窗户上的高明笑得前仰后合,觉得特别有趣。

    今天,他钻这个狗洞的时候,他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眼背后教学楼第四层他们班所在的教室的窗户口。

    和以前一样,他趴过的那个窗户口上挤满了脑袋,都笑着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似乎是在用无声的语言耻笑:“噢,这家伙大门不走钻狗洞,这么亏心,原来雷鸣爸妈说的是真的啊!你高明表面上光鲜亮丽,暗地里竟然这么卑鄙无耻!”

    不论在什么地方,背信弃义的行径一定会遭人唾弃,在旁人眼里,高明和雷鸣关系铁的不行,他支使雷鸣在张记栖凤渡鱼粉店诈骗这件事情,或许让人觉得有点过分,但真正可耻的是,东窗事发后,他没有第一时间想办法救雷鸣,而是借助家里的势力将所有责任全部推到“好兄弟”雷鸣身上,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

    这叫啥?

    卸磨杀驴,捅兄弟刀子!

    钻狗洞离开学校后,那天下午,高明没有再回市一中上课。

    这件事情爆出来后,他知道市一中已经没有他的立锥之地,那些充满恶意和鄙视的唾沫都能够把他淹死,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张云起扇他一巴掌他不敢还手的原因,他害怕张云起把这事儿宣扬出去。

    张云起没这么干,现在,雷鸣爸妈找上门来讨说法了,闹到全校都知道他高明背信弃义,背后捅兄弟的刀子。

    事儿到了这个地步,他心里充满了各种各样难受的滋味,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只能去找他的那个亲爹。

    他来到凤凰台,一路上到最顶楼。

    凤凰台的主楼并不高,只有六层,除了第六层办公区域,其他五层囊括了舞厅、餐厅、游戏厅和娱乐城,装修的金碧辉煌,富贵逼人,而第六层的装修风格截然不同,地面铺着一层酱色地毯,墙壁刷的落地大白,窗明几净之中带着一丝丝肃穆庄重。

    高明来到这里,径直走向一扇棕色双开大门,大门旁边有两名身材高壮的青年,其中一个伸手挡住高明,语气神态却极好,弯腰笑着说:“老板在忙,高少,要不,您等一下再进去?或者您跟我说说有什么事,我帮您向老板汇报?”

    “滚远点!”高明抬腿,直接一脚踢在那个青年的裤裆上,青年立时捂着裤裆弯下腰,他看也不看一眼,直接推门进去。

    门的里面,是一间占地足有百平米的办公室,门的正对面是一整面墙的书架,上半部分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下半部分的格子里整齐的摆放着杂志、报刊。

    书架的另一边,是一排皮质沙发,另一侧摆着一张极大但并不奢华的办公桌,办公桌后面的墙壁上,则是一副北宋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

    那副画的下面,坐着一个鬓角微白的中年男人,他有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正在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是南湖派出所所长陈光明,他语气恳切地说:“高老板,您放心,这事儿我一定想办法处理好。”

    中年男人没有开口,就听见了开门的声音,于是直接挂断电话,抬起头朝高明看了过来。

    高明直接走到办公桌上,一脸焦躁地说道:“爸,今天雷鸣的爸妈跑到学校闹事,现在全校的人都知道这事是我干的,你不是答应我帮我处理这件事情吗?”

    中年男人反问:“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

    高明语噎,随后说:“但你这么干了。”

    中年男人盯着高明看了半天,然后伸手指向大门,说:“滚出去。”

    高明绷不住了,濒临崩溃的他握紧拳头“嘭”地一声重重捶在办公桌上,大声道:“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爹?”

    中年男人语气淡淡地问:“你不想当我亲儿子?”

    高明大声道:“不想又怎么样?”

    中年男人点头说:“那我们刚好想到一块了,我也不想当你的亲爹,现在你可以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