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回档少年时 > 第六十七章 对这个世界永葆好奇之心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这句名言出自汤姆·汉克斯主演的《阿甘正传》,《阿甘正传》这部电影是1994年的7月份才在美国本土上映的,初中毕业的胡小军自然不会知道一句话,然而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就是这句话的真实写照。

    在他看来,张记栖凤渡鱼粉店诈骗案是一起因果关系明显、案情简单、无需专业侦查手段的刑事案件。

    三个小时不到的调查审讯,他基本上确定了这起诈骗案的始作俑者就是江川市一中高二114班学生高明,所以胡小军当即决定去市一中把高明带回来进行审讯,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动身,他的顶头上司,南湖派出所所长陈光明就派了一个人风风火火的把他叫进了办公室。

    他的所长大老爷竟然破天荒地要亲自审查这样一起毫无侦查难度和社会影响力的小案子,当然,有社会影响力的案子也轮不到他们派出所来管。

    胡小军只是对所长陈光明的敬业态度感到有点不可思议,太稀奇了,在他的认知里面,这个时候的陈光明,应该在某个酒店的包间里搓着江川麻将才对。

    在所长办公室里,胡小军把张记栖凤渡鱼粉店诈骗案的整个经过向陈光明如实做了详细汇报,陈光明看着几份笔录说:“你说那个高明是这起诈骗案的幕后主使,查到了什么实质性的证据?”

    胡小军道:“这几份笔录就是证据,从整个案情来判断,高明应该就是幕后主使,所长,你给我一个小时,我去把高明抓回来审一下就清楚了。”

    陈光明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有点不满了:“抓回来审一下?怎么审?严刑逼供?你这是一个办案警察该有的态度吗?我一再要求所里的警员在办案时应该客观求是、务实求事,全当耳边风了是吧?”

    听到这话,胡小军突然觉得有点可笑。

    上个月你陈光明的小姨子在路边给两个社会青年调侃了两句,当时有人证吗?有物证吗?没有!你陈光明这么客观求是、务实求事的一个人民好警察,还不是让我把人逮回来打一顿直接安个流氓罪送进牢里。

    当然,胡小军还没傻到在这种事情上跟陈光明较劲,他知道,顶头上司不管说什么话,做何种指示,总该有他潜在的意图的。

    至于自己,能够做的就是把领导的指示一字不落的听进心里,然后落实到位,其它的,胡小军真不愿意去琢磨,因为越琢磨就会越觉得活得没劲。

    没有意外,陈光明进行了一番深刻的思想教导之后,就把审讯于涛三人做的笔录直接扔给胡小军,他手指敲着桌面,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个案子就到这个程度吧,笔录重新做,还是那句话,作为一名人民警察,一定要做到客观求是,务实求事!”

    拿着三份笔录离开陈光明办公室后,胡小军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通过户籍档案调查高明的家庭背景。

    当他看到高明的户籍资料户主姓名那一栏,写着“高启天”三个字时,胡小军就彻底理解了陈光明嘴里“客观求是,务实求事”这八个字的深刻含义。

    当天晚上,胡小军带着几名同事连夜突击审讯雷鸣于涛四名男生,诱导他们更改供词,四个人当中,另外两名男生完全放弃了挣扎和抵抗,雷鸣和于涛不听话,被直接上刑,一顿毒打之后,于涛认了,他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他最好的哥们雷鸣身上。

    雷鸣骨头最硬,不管怎么折腾都不肯认罪,也不肯在笔录上签字按手印,但这样也没用,胡小军有的是招折腾他,折磨他,等到他被折磨的气息奄奄的时候,直接握住他的手在笔录上签字按手印。

    至于这么做会不会被有心之人查出纰漏,胡小军管不着,这是检察院的哥们该考虑的问题。

    第二天天亮之后,南湖派出所所长陈光明的办公桌上,已经摆上了四份全新的供词和从张记栖凤渡鱼粉店取回来的监控录像。

    陈光明看完供词和录像之后,脸上的神情和颜悦色,让胡小军尽快走完程序提交给检察院,等胡小军起身准备要走的时候,他才夹着一根芙蓉王说:“目前所里刑警队长还没定下来,我就觉得你不错。”

    ******

    5月9号这一天,对于张云起的生活来说,绝对是一颗明治雪吻纯黑巧克力,先涩后甜再加甜。

    这天下午放学的时候,家里栖凤渡鱼粉店的生意并没有出现回落,相反,客流量比以往更多,更火爆。

    这时候雷鸣往鱼粉里扔蟑螂诈骗,导致自己和于涛三名从犯先后被警察带走的事儿已经全校皆知,是真正的全校皆知!上到校长王道忠,下到看门刘老头,还有校门口前边摆摊的一溜街边小贩。

    刑事案件一向噱头很大,青少年犯罪更加吸引眼球,学生犯诈骗罪被警察带走在江川市一中已经几十年没发生过,以至于造成了极大的轰动,自然而然,张记栖凤渡鱼粉店做的鱼粉里有蟑螂的谣言不攻自破,但是学校师生们都记住了这家鱼粉店。

    这种广告效果,张云起觉得自己在校庆文艺汇演上再打十个广告都比不上,下次遇到高明,他会表示一下感谢。

    在随后的两天里,这件事情似乎有越烧越烈的趋势,一直有媒体记者往江川市一中跑,往张记栖凤渡鱼粉店跑,跟进报道这一事件,就连林诗予都通过张云起的BP机,联系到他打听这事儿。

    林诗予是湘南日报的记者,市一中校庆文艺汇演的时候,张云起跟她有过短暂的交流,双方留了联络方式,不过张云起差不多快把这女的给忘了,看到BP机的讯息后,就给林诗予回了个电话,和她叙了一波旧,顺带把关于这起诈骗案大概的情况告诉了她。

    张云起觉得林诗予只是因为曾经来市一中报道过,对这事儿有点好奇,纯属是私人私下找他打听打听,毕竟林诗予是省城的记者,还是省城湘南日报这种大媒记者,不大可能对这个新闻太上心,这个新闻也不大可能上的了省报,所以说的就很言简意赅,随便应付了两下。

    然而让张云起没想到的是,他和林诗予聊完之后过了两天,林诗予就又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她在电话里兴致勃勃地说:“邹杰伦,我要去你们江川一趟,详细了解一下这个案子。”

    张云起有些意外:“你一湘南日报的大记者,对这个小案子怎么这么好奇?”

    林诗予说:“一个记者的基本素质就是对这个世界永葆好奇之心,邹杰伦同志,你这个江川晚报的记者有点不合格呀,怎么对新闻点没有一点洞察力和穿透力呢?”

    张云起乐道:“林大记者说的有道理,我的洞察力有待提高,不过我想请教一下林记者,你在这个事儿上洞察了啥玩意呢?”

    “你看吧,光嘴上谦虚,心里可一点没当回事,邹杰伦同志,我告诉你,这两天我在图书馆翻阅了大量资料,发现青少年犯罪一直是我们国家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你知道吗?在七零年代特殊时期,青少年犯罪在整个刑事犯罪中的比例达到了60%,到了80年代,这种情况更加明显,光81年,全国青少年犯罪人数就占整个刑事犯罪人数的64%,到了88年,青少年犯罪人数占了整个刑事犯罪人数的75.5%!而且犯罪群体年轻化的趋势越来越严重,比例越来越高。”

    张云起听完之后还真有点意外,他知道从七零年代初到九零年代中的这段时期,因为社会动荡,犯罪率居高不下,但没想到青少年犯罪比重这么高:“这个数据确实有点触目惊心。”

    “所以说青少年犯罪是个大问题,应当引起全社会的重视,这几年来青少年犯罪群体越来越年轻,比重越来越大,校园犯罪越来越多,肯定有它更深层的原因所在,我调查了很多资料,觉得现在正是国家改革措施深入推进的关键时期,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已经形成,这导致现在的青少年犯罪作为一种社会现象也产生了一系列变化,就像美国学者路易斯·谢利说的:社会发展的进程可以促使犯罪的性质和数量发生变化,也可以引起犯罪人口的特点发生变化。”

    “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做?”

    “我现在想做一个专题,把江川市一中这个案子作为切入点,希望能够引起一些人的重视和探讨青少年犯罪预防工作怎么更加的法制化、规范化,尤其是如何建立符合社会需要的预防青少年犯罪工作机制。”

    张云起倚靠在电话亭上道:“林大记者你可真是忧国忧民,佩服佩服。”

    林诗予没好气的说:“佩服啥,来点儿实际的咯,等我去了江川,请我吃你们江川的好吃的,诶,对了!就哪个哪个啥,张记栖凤渡鱼粉。”

    ******

    说一个悲伤的故事。

    上班半个月,今天被辞退了。

    原因是我们主管在外面接了很多私活,他干不来,回头非得天天让我做私活,公司的事情我就没怎么做,主管想办法给我顶着,但老板不瞎,以为我没干事,天天待在公司玩儿,就今天下班的时候,让人事通知我让我离职了。

    虽然这是这辈子第一次被辞退,心里挺难受的,但回头想想其实也没什么,生活还是很美好,我还有书,还有你们。

    而跟大佬们汇报这个的原因是,苦逼的我又要找工作了,只能挤出时间来更新,我尽量努力做到稳定更新。

    望谅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