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 第509章 有文化的好处
    “这么看的话,的确就是后世的仿作了,可能画画的人参考了《西园雅集图》等宋代画作进行的重新创作,只是对宋代道士服饰不太了解,所以才出了这个漏洞。”有人煞有介事的分析着,“不过就算是仿作,能画成这样,也堪称佳作了。”

    这还真不能怪李公麟啊,都是我偷懒为了省事儿直接穿了去《笑傲江湖》时候的旧衣服,那件道服是明代流行的款式,自然和北宋的有所不同。

    “沈先生,我有个冒昧之情,不知道当讲不当讲。”石璞突然从椅子上下来,拨开人群走到沈隆身边拱手道,“这幅画我实在喜欢,不知道您愿不愿意割爱?”

    对啊,就算不是李公麟、苏东坡、黄庭坚的真迹,这幅画也是难得一见的上品,要是能带回家中收藏,时常拿出来欣赏,该有多好?

    听到这话,大家伙儿都是眼前一亮,深深懊悔自己为啥反应迟了,可现在石璞已经开口他们自然不好意思再站出来和他争抢,只能期望石璞不要那么小气,等拿回家之后还能偶尔亮出来给自己看看。

    卖?这让我怎么卖?我该要多少钱?按照李公麟、黄庭坚、苏东坡的真迹价格要价,这价格就没边儿了,不是说沈隆看不起石璞,这可是价值十多亿的画作,别说石璞一个人了,就算是把这些人都打包,怕是也买不起。

    要是按照现代仿作的价格出售,石璞肯定高兴,沈隆却不愿意了,这明明就是真迹,为啥要当成仿作,而且他自己还想留着欣赏呢。

    “呵呵,那我也冒昧问一句,要是这幅画是您的,您愿意出让么?”沈隆笑了笑,没有直接拒绝,而是反问了一句。

    得,这下大家伙儿都明白了,是啊,要是自己有这么一幅书画,那也绝对不愿意出让啊,众人叹了口气,石璞也只好表示遗憾,“得,您就当我刚才那句话没说吧!”

    原本沈隆还打算带石璞去自己书房瞅瞅,现在看到这些人的架势也不敢了,光是一幅书画就是这样,见了那么多的大家真迹,还不得激动地脑溢血了?

    请大家伙儿到餐厅坐下,沈隆开始给他们上菜,然后陪着他们喝酒聊天,说些书画圈、国学圈儿的事儿,倒也有点意思。

    饭后,众人依依不舍的离去,一步三回头,眼睛里看的、嘴上说的全是那幅画,沈隆估摸着,石璞这些人估计会隔三差五就找借口登门来看这幅画了。

    收拾完毕回到书房,写了几幅字,沈隆对自己的书法是越来越满意了,得,今年过年店里还有我家的春联都由我自己来写吧!

    只是不知道等店里的春联贴出之后,会不会像传说中王羲之那样,每次贴出去就被别人偷走呢?这还真有点不好说;当然,这个传说也是后人敷衍的,王羲之活着的时候,贴春联这种民俗还没有开始流行呢。

    写完字,心情平静了不少,沈隆又泡了杯茶,从书架上取下一本道经,坐在椅子上一边喝茶一边读了起来。

    咦,好像有点不对啊,道经里有许多熟悉的名词,一下就让沈隆想起了《九阴真经》,他马上从随身空间里取出《九阴真经》重新翻看起来。

    《九阴真经》里有许多道家术语,先前他看的时候只能根据后世的资料慢慢研读,如今继承了王安石的才学,再看这本书,感觉可就大不一样了。

    《九阴真经》的作者黄裳和王安石是同时代的人物,以王安石的才学,又怎么会看不懂书里面那些用语的意思呢?当初王安石都给沈隆说了,自己可是博览群书,连农书都读过,道家学问怎么会不研究?

    哦,原来这里的真实意思是这样,下一处又是这个意思,我当初理解地还不够透彻啊!还好当初练习的时候比较小心,没有像梅超风和陈玄风那般硬来,要不然可就麻烦了。

    取出《九阳真经》再看也是一般情况,不管《九阳真经》的作者是斗酒僧还是其他人,他们的文学造诣都不如当过状元的黄裳,读起来更加容易。

    嘿,没想到这次的奖励还有这般作用,这文科学得好了,还有利于体育成绩的增长?沈隆顿时乐了,看来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口号的确是真理啊,要不是自己的文科成绩大幅度提高,那有这般好处?

    接下来几天时间里,沈隆细细读完《九阴真经》和《九阳真经》,然后按照自己的全新理解开始演练这里面的武功,原本已经停滞不前许久的武艺竟然又开始飞快地增长,让沈隆大为开心。

    这样的话,以后有机会拿到少林七十二绝技估计也不用担心像鸠摩智、萧远山、慕容博那样遇到武功障了,王安石在佛学上面的造诣同样深厚,化解这些戾气当不在话下。

    起身再照照镜子,沈隆发觉自己的气质也儒雅圆润了不少,不再向之前那般显露于外,细看却是越来越耐看,越来越有味道,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腹有诗书气自华吧。

    就这样每日写字作画、打坐练气,再偶尔和马蔺院士发发邮件,帮他尽快把那种新药研发上市,沈隆过得很是悠闲。

    可这样的日子稍微一长,又觉得有些太过平静,沈隆开始怀念起在任务世界的生活了,这边正想着呢,系统还真就给他发布任务了,“来自《欢乐颂》世界的谢滨请求您的帮助,他想和关关好好谈一次恋爱。”

    《欢乐颂》?好像是前几年流行的电视剧吧?我只听过,还没好好看过呢;沈隆挠挠头,这部电视剧有点偏女性向,他只扫了几眼没啥兴趣就关了,只是播出的时候经常听公司的女同事聊起过。

    沈隆打开手机搜索起来,看到那些搜索的结果,他又开始疑惑了,咦?到底应该是谢童还是谢滨啊,原著小说和电视剧里,怎么是两个名字,这是怎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