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三百零四章遭遇枪击
    “头,目标出现在地理玻璃!”地理玻璃一家民居里,一个胳膊布满刺青的白人青年向一位中年人汇报道。

    “什么目标?”

    “就是那个中国人!”

    “克莱斯顿,不要节外生枝!那件事已经过去了!

    我们这次来地理玻璃的任务不是中国人!”中年白人警告克莱斯顿道。

    “头,我倒是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

    毕竟日本人并没有撤销任务!

    对付一个中国人,不会影响咱们完成任务的!”克莱斯顿不甘心的说道。

    那个中国人的人头可是价值一百万美元的。

    “谢特!”中年人一拳把克莱斯顿打到在地,一脚踩到他头上,恶狠狠道:“我说了,我们的目标不是中国人!

    你明白?

    如果你影响我们的任务,我就宰了你!”

    “明白,明白!”克莱斯顿不敢反驳。

    “克莱斯顿,中国人如果真像你说的那么简单,我们早就完成任务了!”一位白人美女上前拉起克莱斯顿。

    “艾丽卡,我觉得你们都高估了中国人,中国人根本没有防备,上前一枪,任务就完成了!”克莱斯顿还是带着不甘心的说道。

    “克莱斯顿,你个笨蛋,你能活到现在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也许你的愚蠢感动了上帝!”凶悍的中年人都被气笑了。

    “不,伍尔夫,我们这些人上不了天堂,只能下地狱!

    应该是魔王,怕克莱斯顿的愚蠢把地狱给传染了!”白人美女咯咯笑着。

    面对同伴的嘲讽,克莱斯顿心里暴怒,要不是因为打不过,他真的很想打爆他们的头。

    愤怒的克莱斯顿离开临时驻地。

    “伍尔夫,你真的要放弃那个任务?”

    “不,不是放弃,是日本人开的价格太低了,不符合那个中国人的身份!

    我认为那个中国人的人头最少值一千万美元,而不是一百万!”

    愤怒的克莱斯顿离开驻地后,越想越不甘心,拎着枪来到木实天华国际大酒店。

    当然他还没傻到强闯木实天华国际酒店的地步。

    克莱斯顿在酒店对面的楼顶蹲守,准备等余庆阳出来,给他一枪。

    可惜,克莱斯顿注定要失望了。

    余庆阳自从进了酒店,一连两天连房间门都没出。

    每天就做五件事,早上起来洗澡吃饭,聊天,做爱做的事,然后洗澡吃饭,聊天,做爱做的事,再然后洗澡,吃饭,聊天,做爱做的事,睡觉。

    一直到再不走就赶不上回家过新年了,才离开房间。

    送田甜去机场坐飞机回国。

    可怜的克莱斯顿在楼顶蹲守了两天,为了赌一口气,死活不肯离开。

    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就在克莱斯顿饿的发昏,准备放弃的时候,他看到自己的目标终于走出了酒店。

    余庆阳和田甜一块走出酒店,拉开车门,让田甜先上车。

    突然,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涌上心头。

    来不及多想,余庆阳一把把田甜推进车里,人顺势倒在地上。

    就在余庆阳倒下去的同时,一颗子弹擦着他的头皮打到车上。

    倒在地上的余庆阳感觉腿上一阵刺疼,知道自己可能受伤了。

    此时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倒在地上的余庆阳,一个懒驴打滚,翻滚到车底下。

    “躲在车里别出来!”滚到车底下的余庆阳还不忘对田甜喊了一嗓子。

    “对面楼顶,区阳掩护,张辽、赵刚你们上!”孙健躲在车后面,大声喊道。

    人都会有魔怔的时候,克莱斯顿就是这样,同伴的嘲讽,让克莱斯顿有些魔怔。

    按说,这次刺身,一击之后,不管有没有命中目标,都要迅速撤离。

    可是,克莱斯顿发现没有打中余庆阳,又开了第二枪,还准备开第三枪。

    如果让克莱斯顿开第三枪,那么区阳这位狙击手可以买块豆腐撞死了。

    就在克莱斯顿开完第二枪的同时,区阳也找到了目标。

    “砰!”

    八一杠当做狙击枪,子弹顺着瞄准镜,钻进克莱斯顿的眼睛里。

    枪声早就惊动了酒店的保安。

    都知道,余庆阳是酒店的贵宾,是老板的朋友。

    酒店保安迅速把车子围起来,布置警戒线。

    此时,余庆阳还在车底下,手里握着手枪。

    余庆阳没有出去,他知道,在危险没有解除的时候,出去等于添乱。

    这个时候,车底下虽然狼狈,却是最安全的地方。

    余庆阳也并没有闲着,检查了一下自己伤势,发现没有中枪。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倒霉,射到地上的子弹发生折射,子弹擦着余庆阳的腿擦掉一层皮。

    他赶到的疼痛,就是子弹擦掉皮产生的。

    很快,张辽和赵刚冲上对面的楼顶。

    看到的只是一具被爆头的尸体。

    检查了一下楼顶的痕迹,确认只有一个人的痕迹。

    “老大,只有一个人,已经被区阳击毙!”

    “保持警戒!”

    “是!”

    “余总,你没事吧?可以出来了!”孙健等酒店保安和自己的人把附近的制高点,已经各个路口布上警戒之后,才招呼余庆阳出来。

    “我没事!”余庆阳从车底下爬出来。

    “老公,你没事吧!”田甜哭着从车上下来,“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人要杀你?非洲太可怕了,咱们回家吧!”

    “好了,没事了!就是前段时间,愤青病犯了,坑了小鬼子一把,现在是小鬼子的报复!”余庆阳笑着安慰道。

    “要不你跟我回国吧!回到国内,小鬼子就不敢乱来了!”田甜抓着余庆阳的胳膊哭道。

    “我送你上飞机之后,就回营地,在营地,小鬼子没有机会的!

    过完年我就回国!”余庆阳帮田甜擦了一下眼泪,笑着安慰道。

    刚才,余庆阳感觉自己好像从死亡线上走了一回。

    现在心还在噗通,噗通的乱跳。

    可是,作为男人,余庆阳必须要先安抚田甜。

    “余总,你受伤了?”孙健看到余庆阳腿上的血,忙问道。

    “没事,刚才被子弹擦了一下!现在已经不流血了!”

    “余总,还是消消毒,包扎一下吧!”

    余庆阳拉着田甜走进酒店大厅,酒店的医生过来帮余庆阳消毒,包扎伤口。

    就像余庆阳说的,只是擦伤,早就不流血了。

    与此同时,警察局也接到了报警电话。

    木实天华国际酒店发生枪击事件。

    木实天华国际酒店的客人,非富则贵,警察局不敢怠慢,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

    “你好,警察先生,我是余庆阳先生的保镖,刚刚余先生受到歹徒的暗杀……

    袭击者已经被我们击毙!”孙健上前和带队的警察说明情况。

    知道余庆阳的身份后,警察一阵头大。

    中国人,投资商,无偿捐建价值十亿美元人工湖的爱心人士,这三个身份,哪一个拿出来,都够令人头疼的。

    好在,余庆阳也知道,不管警察的事,也没打算追究。

    把尸体交给警察之后,就上车离开。

    警察辨认身份后,开始全城警戒,抓捕可能存在的同伙。

    至于是真的抓捕克莱斯顿的同伙,还是做给余庆阳看的。

    余庆阳都无所谓。

    他现在根本不关心这个。

    一切等把田甜送上飞机再说。

    一路上,余庆阳细声细语的安慰着田甜。

    承诺,过完年,就回国。

    好半天才把田甜哄好,送上飞机。

    “余总,我们检查了袭击者的物品,发现袭击者是来自一个叫做鬣狗佣兵团的组织!”孙健向余庆阳汇报道。

    “嗯,其是是哪个佣兵团并不重要,是谁雇佣的佣兵团,才是最重要的!”余庆阳板着脸说道。

    余庆阳在心里暗骂着,小鬼子,太他妈不讲规矩了。

    商场上的事情,你他妈动用佣兵团搞暗杀。

    去不知道,余庆阳明面上坑了小鬼子三千万,实际上,这一个多月来,小鬼子已经损失好好几个订单,加起来损失了上亿美元。

    这让小鬼子如何不恨他。

    “喂,老张,我!”余庆阳想了想,拿出卫星电话,打给张强。

    “余总,您没事吧?”张强也听说了余庆阳遇袭的事情。

    “没事,你和木氏的佣兵团熟吗?”余庆阳直接问道。

    “还行,打过几回交代!您找他们有事?”

    “是的,我找他们了解一下情况!”

    “那您最好给木少打个电话,佣兵团只听老爷和少爷的!”

    “行,那先这样吧!”余庆阳挂了电话,看了一下时间,这会国内还是黑天。

    算了也不急在这一会,等下午再给木恩打电话吧。

    非洲是佣兵团的天堂。

    这里活跃着上千支大大小小的佣兵团。

    他们有的充当保镖,执行安保任务。

    有的充当杀手,刺客。

    还有一些大型佣兵团,则是接一些外包的军事行动。

    一些大型佣兵团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军事承包商》。

    鬣狗佣兵团就是一个以暗杀,破坏为主的小型佣兵团,成员有二十多个人。

    此时的伍尔夫此时正暴跳如雷。

    事有凑巧,鬣狗佣兵团到地理玻璃来执行的也是暗杀任务。

    是暗杀另外一位比余庆阳更值钱的酋长国的一位酋长。

    结果,就在他们布好点,准备动手的时候,失踪好几天的克莱斯顿动手了。

    枪声惊动了他们的目标,非洲酋长国马漠根塔部落的酋长。

    接着就是全城戒严,搜查。

    搜查只是名义上的,不会真的去搜查。

    余庆阳的面子还没那么大。

    不过就算是如此,伍尔夫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目标上车离开。

    刺杀马漠根塔酋长的唯一机会就是在地理玻璃这段时间。

    等离开地理玻璃,酋长有军队保护,单凭他们鬣狗佣兵团的实力,根本威胁不到马漠根塔酋长。

    等马漠根塔酋长离开地理玻璃,那么就意味着任务失败。

    这让伍尔夫如何不气恼。

    当枪声在木实天华酒店附近响起的时候,伍尔夫就知道,是失踪的克莱斯顿擅自行动,去袭击那个中国人。

    他现在只能祈祷克莱斯顿那个蠢货,能够命中目标。

    那样,他们这十来个人也不算白来地理玻璃一趟。

    “艾丽卡,怎么样?克莱斯顿那蠢货成功了吗?”伍尔夫向刚刚去探听消息回来的艾丽卡询问道。

    “伍尔夫,你也说了,克莱斯顿是蠢货,蠢货怎么可能成功?

    被人家当场击毙,警察正在全城搜查同伙呢!”艾丽卡冷冷的说道。

    艾丽卡此时也是异常的恼火,早知道,自己就一枪打死克莱斯顿了,省的留着坏事。

    “余总,你找佣兵团干什么?

    雇主是小鬼子,你就算是把鬣狗佣兵团消灭了,也无济于事。

    小鬼子还会找其他佣兵团。”

    “我知道,我只是想了解一下非洲佣兵团的一些情况!

    我担心他们会去袭击营地!”

    “余总,这个你不用担心,除非发生暴动,那种国家级别的暴乱,不然佣兵组织不敢袭击中国人的营地!”孙健自信的说道。

    这是来自中国军人的底气。

    余庆阳想了想好想也是这么回事。

    不少次中国撤侨行动中,那些武装组织,对中国人都保持着足够的克制。

    “算了,咱们收拾东西,会营地吧!”余庆阳说道。

    既然知道了佣兵组织不敢袭击营地,那么再找木氏的佣兵团也没什么意思。

    就像是孙健说的,灭了那个什么鬣狗佣兵团也于事无补。

    只会让其他佣兵团产生兔死狐悲的对立情绪。

    至于说,消灭源头。

    开玩笑,余庆阳现在还真没有那个本事去消灭源头。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好在,只要回到国内,给小鬼子十个胆子,也不敢乱来。

    带上田甜给他买的东西,上车离开地理玻璃。

    一路疾驰,很顺利的回到营地。

    余庆阳刚回到办公室坐下,夏雪就接到消息赶了过来。

    “哟,这么快就回来了?没多住几天?”话语里醋味很浓。

    “呵呵!”余庆阳只能以干笑回应。

    没办法,齐人之福不是那么好享的。

    “田甜走了?”

    “走了!她要回家过年去,这次是绕道过来看看我!”余庆阳点点头。

    “这是田甜给你买的衣服?眼光不错啊!”夏雪上下打量了一眼余庆阳的穿着。

    “呵呵!”继续干笑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