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332章 天才!双武魂!!!!
    首战告捷之后,叶晨俨然已经打出信心来了!

    另外,这一战,对于叶晨来说,意义不仅仅只是信心,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条尺子,可以测量出敌我双方的大概战力。

    这时,站在叶晨对面的,乃是洛家老二,也是橙级武魂的拥有者,头上爆涌出来三道气息危险的橙色光芒,这三道光芒,演化成为一头狰狞的苍狼,似乎正在对月长啸。

    嗯,苍狼武魂。橙级3品!

    再看叶晨,头上的古剑,光芒已经暗淡,不再凝实,有一种吹弹可破的味道。

    “等等!”韩震大吼。

    “嗯?”城主西门海,目光扫向韩震,面容不悦。“韩家主,你又何故打断战斗?”

    “叶晨公子,首战之后,已经力竭!”韩震立刻说道。

    在经历了大悲大喜之后,韩震迅速冷静了下来,他哪有看不出来,叶晨已经是强弩之末?

    不要说韩震了,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哪怕就是观战台上的观众,都分明看到,叶晨的武魂,疲态尽显,暗淡无光,不再锋锐。

    剑武魂,锋芒毕露,本是利器,但如今叶晨的剑武魂,已经是钝刀,杀不了人。

    “叶晨公子,这一战,请让给若琳吧!”韩若琳马上说道。她不想看到叶晨出事,叶晨已经是韩家的王牌了。

    “可是——这位少年,主动要求再战。”城主思考了一下,笑道。“本座也想看看,他的潜力。因此,本座允战。”

    “哈哈哈哈……战台之上,岂能儿戏?既然说要战,那便是要战。”拓跋家主,横眉怒目。“为了出风头,为了先拔头筹,威慑我拓跋家族,不惜将武魂能量,尽数消耗一空。且放言,要继续战,的确是英雄出少年,我也想看看,这位少年英雄,还能带给我拓跋家族,怎样的震惊!废话少说!战!”

    “杂种!你跑不掉的!刚才多么的威风啊,一剑斩我大哥…现在,要你血债血偿!”洛家老二,眼珠子里都快挤出鲜血来,杀念惊天。

    “哈哈哈——我有说过要退出吗?我会继续战下去的。”叶晨笑了笑。

    “战吧。”城主挥了挥手,深深的看了叶晨一眼,似乎是想看穿叶晨的所有秘密。

    但他这是徒劳的,他根本无法看到,叶晨的真正底牌。

    “罢了…”韩震也知道,此战无可避免,叶晨不能下战台。“叶晨公子,一定要小心,战斗之时,也不是非要倾尽全力一击。也可以适当的运用战术战略,以剑诀的巧妙之处,克敌制胜。这里有几枚丹药,可以滋养武魂,恢复武魂的能量。”

    说完,韩震直接取出一个小小瓷瓶。

    倒也没有人阻止。

    在武斗会上,参战者,的确是可以服用疗伤丹药,以及补给武魂的丹药。这是在规则允许的范围之内。

    而拓跋家族的人,丝毫也不用担心什么。因为在百国范围之内,滋养武魂最好的丹药,在服用下去之后,至少也是需要好几个小时,武魂才能尽数吸收药力。

    叶晨心念一动,直接将那个干涸的剑武魂收起,跳下战台,从韩震手中,接过瓷瓶,拔开塞子,当众倒出一枚翠绿色的丹药,吞了下去。

    顷刻之间,叶晨就感觉到,那个能量告罄的剑武魂,被一团药力包裹,开始汲取药力,恢复缓缓的能量。

    不过呢,叶晨估测了一下,这个剑武魂,要彻底恢复到巅峰状态,至少需要3个小时以上。

    “多谢韩家主赐药。”叶晨爽朗一笑,再度跳上战台。

    “现在可以一战了吗?”洛家老二,不屑的看着叶晨。“吞一粒丹药,有什么用?你以为可以逆转什么吗?死路一条!”

    “未必。”叶晨眼中,闪过一抹冷笑之意。

    下一秒!

    轰~轰~轰~!

    在叶晨头上,绽放出来了10道耀眼的赤色光芒!

    又是一口剑气凌天的古剑,演化了出来!

    “什么?!这怎么可能?”洛家老二骇然欲绝。

    全场都是震惊。

    怎么回事?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家伙,为何吞下丹药,那几乎消耗一空的武魂能量,就彻彻底底的恢复了?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拓跋家主,也是坐不住了!

    明明已经是不堪一战的武魂,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重新爆发出来恐怖的剑意与活力!

    要知道,洛氏五凶之中,以洛家老大的战斗力最强,武魂等级最高,在叶晨剑武魂能量充沛的情况下,一剑可以秒洛家老大。

    那么,洛家其他兄弟,更加不会是全盛状态叶晨的对手!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得拓跋家族满门,都陷入到了一种手足无措的恐慌之中。

    就连韩家的人,也出乎意料。叶晨这张底牌,他们也是现在才知道。

    “呼——”心弦紧绷的韩震,如释重负,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这一战,叶晨公子,只要不轻敌,一定可以获胜!如此,便已战三场,第一场拓跋流云变节,第二场和第三场,我韩家依靠叶晨公子的神勇,连下两城,那么,我韩家与拓跋家族的战斗,便暂且以2比1领先!!!!”

    这样的战果,韩家上下,无论如何,都不曾想到。

    “父亲,您给叶晨公子的,是什么丹药?难道,是从宗门势力,获得的神丹?”韩若琳惊疑不定的问道。

    “只不过是滋养武魂的普通丹药而已!我们韩家,怎么可能获得宗师势力赐予的丹药?根本没有那种资格…的确是普通丹药!”韩震实话实说。

    城主府的坐席那边。

    “城主大人!这是怎么回事?这种事,我们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啊!”城主手下的一名高手,满脸诧异之色。

    城主西门海,凝眸观察着叶晨,眼中不断闪烁出来思考的表情。

    过了好一会儿,西门海才说道,“应该不会是来自于宗门势力的神药。毕竟,宗门势力,看不上百国势力。而我们周国,在百国之中,只能说是中等国家,而枫叶城,又只是周国的一座中等城池。韩家,哪怕祖坟冒了青烟,也断然不可能得到宗门势力赐予的丹药。如果韩家真有这等人脉,也不至于落魄到达这样的地步。”

    西门海的分析,有理有据,令人信服。“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韩家找来的这位少年,拥有特殊的体质。”

    “特殊体质?”城主府的一些强者,都愕然。

    “对,特殊体质。抑或者准确的说,是特殊武魂!”城主的表情,越来越笃定。“就是说,有一些人的武魂,对于丹药的吸收,速度非常非常快。正常来说,这种普通的滋养武魂丹药,赤级武魂,吸收起来,至少需要好几个小时,才能将药力汲取干净。但有万中无一的特殊武魂,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完美吸收药力。”

    如此一说,大家都恍然了。

    城主大才!城主博闻强记!

    “想不到是万中无一的特殊武魂。”城主府一名强者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那么,城主大人,这少年,算是异人,能否招揽呢?”

    西门海笑了笑。“看看情况再说。现在去招揽,恐怕拓跋家族和其他豪门,心中会产生不满。再说,这种特殊武魂,应该也有极限,本座倒是想看看,这少年的极限在哪里。不可能每一次耗尽武魂能量,都能瞬间嗑药恢复,满血的。”

    顿了一顿,西门海又是发出了笑声。“也不用动不动就去招揽。此人虽然拥有特殊武魂,但终究只不过是赤级武魂。我枫叶城天才何其多?贸然去招揽一个赤级武魂的拥有者,会掉价的!当然,本座并不否认,这少年,有资格,进入城主府,成为一名优秀的士兵头目。”

    另外,还有秦家的某些人,现在也有些不是滋味。

    当初,叶晨被秦二公子羞辱,当众的驱逐,也有不少秦家高层看在眼里。

    本因为叶晨的确是垃圾,但却能秒杀橙级武魂拥有者。

    失算了!

    “二弟,你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曾经极力引荐叶晨的秦夜风,自然要抓住机会,不遗余力的打击秦二公子。

    “废话!我做错了什么事情?我根本就没有错!垃圾始终是垃圾,这一点不会改变的!”秦二公子刚愎自用,的确不认为自己有错。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秦家家主,并不知晓此事,立刻问道。

    “父亲,没有什么大不了。您继续观战吧。区区一个赤级武魂拥有者,还能扭转什么吗?”秦二公子赔笑道。

    “嗯…也对,赤级武魂,放在什么地方,都是垃圾。”秦家家主欲言又止,不再说话,目光再度的看向了战台上的叶晨。

    战台之上。

    洛家老二,内心正在挣扎纠结。

    叶晨的剑意,让他产生了切肤之痛。

    ‘大哥都秒败,我的战斗力,以及战斗经验,都略微逊色于大哥…这一战,我肯定败!刚才我放下狠话,要虐杀此子,为大哥报仇。而此子心性,也是毒辣,睚眦必报的人,因此,他必然不会对我手下留情——罢了!这一战,我认输!’

    电光火石之间,洛家老二,便是拿定主意。“等等!算你厉害!我认输!”

    一言出,全场哗然!

    “放肆!”拓跋家主怒吼道。“给我战!不允许认输!哪怕败,也要消耗此人的武魂能量!倘若你敢认输,洛家几兄弟,全部都要死!”

    拓跋家主,也放出狠话。

    “认输?哈哈哈…你长得丑想得倒美!给我躺下!”叶晨的剑武魂,爆发出骇人至极的剑气风暴。周围无尽气流,汇聚而来,随剑而动!

    轰——!

    一招剑诀,悍然斩出,将前方的所有一切,都一扫而空。

    第四式剑诀。

    叶晨没有动用能量更加强大的第五式剑诀,而是用第四式剑诀斩洛家老二。

    毕竟,洛家老二的实力,弱于洛家老大,而且,洛家老二未战先怯,武魂的气势,不断的衰退。

    叶晨耗费这个武魂,大概一半的能量斩出第四式剑诀。

    噗——!

    鲜血狂飙!

    洛家老二根本躲不过去无处不在的剑意。

    他的身体,被剑气洞穿几个窟窿,爆出鲜血。

    不过,洛家老二的运气不错,叶晨未尽全力,因此,他的武魂,只是被刺穿几洞,萎靡下去,但是并不至于废了。

    “啊!啊!啊!”洛家老二惨嚎了几声,然后连滚带爬的跳下站台,取出丹药,吞服,盘膝而坐,疗伤。

    叶晨再胜一场。

    显得较为容易。

    不过主要还是得归功于韩家的剑诀,太过犀利霸道。

    拓跋家族的人,现在脸都黑了!

    其他几个豪门,也哑口无言。

    韩家,今年很强势啊!

    叶晨还没有走下战台的意思,他释放出来的这个剑武魂,现在耗费了一半的能量,有些暗淡,但剑意并不熄灭。

    “好!叶晨公子!连下两城!”韩震激动得战栗。这么多年了,韩家从来没有如今天一般的扬眉吐气过。今天终于可以挺直腰板说话了,也硬气了。

    韩震目光扫向拓跋家主。“拓跋家主,五局三胜,现在,比分是2比1,抱歉,我们韩家处于领先的地位。接下来一战,倘若,拓跋家族再败,那么,我们韩家就将拿到3分!开门大吉!”

    “岂有此理!”拓跋家主全身血液,涌上脸面,“韩家主,你高兴得太早了!接下来,我拓跋家族,会逆转,反败为胜的!”

    说完,拓跋家主有些紧张的看向了洛家五凶,剩下的三个。

    洛家还未出战的三兄弟,接触到了拓跋家主的目光,都显得十分的惶恐,他们怯战了。根本不敢上台!

    “父亲。”拓跋流云站了出来。“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

    “嗯?孩子!”拓跋家主,眼中闪过一抹炙热之色。“有把握吗?现在家族已经到达了一种输不起的地步了!”

    “孩儿有完全的把握。”拓跋流云,傲然说道。“孩儿,也是剑道天才!悟出韩家五式剑诀!”

    说话间,拓跋流云的目光,越来越锋利,自信心膨胀到达了极致。“孩儿,橙级4品剑武魂,悟通五式剑诀,可横扫一切!孩儿对于拓跋家族来说,寸功未立,这次,就让孩儿出战,力挽狂澜!”

    “哈哈哈哈哈!好!好!好孩子!你这是要上演王者归来?哈哈哈!好!我拓跋家族的族人,就该如此!”拓跋家主,也是兴奋大叫起来。“去!孩儿,斩杀此子,父亲给你开庆功宴!”

    “父亲稍等片刻,孩儿去斩了此子!”拓跋流云笑了笑,化为一道剑光,上了战台。

    战台上。

    两名剑武魂的拥有者,对峙起来。

    整个战台,都充满了剑道的意志。

    锋锐的气流,如海潮一般冲刷着。

    “说实话,我见过很多厚颜无耻的人。”叶晨平静的看向拓跋流云,他和拓跋流云,也接触过好几天,对于此人的人品,极为厌恶。这是一个性格极端的人,或许与他幼年的遭遇有关。

    极端到了一种让人恶心厌恶的程度。

    “但是,像你这么不要脸不要皮的,我是第一次见到。”叶晨侃侃而谈,说话间,叶晨将剑武魂都收了起来。

    此时,在叶晨脑海中,十个赤级剑武魂,其中一个的能量已经被抽干,正被药力缠绕着,在温温吞吞的恢复着。

    另一个剑武魂,损耗了一半的能量。

    而剩下八个剑武魂,还处于巅峰状态。

    “你的剑诀,来自于韩家,现在,你背叛韩家,那么,我便替韩家,收回一切。”叶晨笑了笑。“你不为韩家而战,便将从韩家拿到的东西,还回来吧。”

    闻言,拓跋流云,只是不停的发出阴恻恻的冷笑。

    “知道你为何不能领悟更多的剑诀吗?就是因为你的人品太垃圾了。修剑者,本就应该问心无愧。你拿了韩家的东西,反咬一口,这是大忌。以后的修炼,你将再也无法寸进。”叶晨如剑道宗师,认真的说道。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修剑者,以及剑武魂拥有者,眼睛都是一亮,低头,若有所悟。

    “废话!讲再多的废话,也改变不了,你必死的命运!”拓跋流云老羞成怒的吼叫了起来。“今日,是我拓跋流云,在枫叶城,一鸣惊人,王者归来的时刻!你的确有些强势,可称之为天才。不过,也是我崛起的一块最为完美的垫脚石。今日,我们以剑的名义而战,不计生死。此战,就是生死之战。我用你的命,祭剑。”

    说话间,拓跋流云身体内,爆发出来四道橙色光芒,经天纬地,演化为剑,透着一股骇人威压。

    “这么有信心?”叶晨笑了笑。说话间,他装模作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又吞了一颗滋养武魂的丹药。

    “对,我拥有绝对的信心。”拓跋流云,目光坚定如磐石,“事实上,我经过了层层的分析,得到的结论是,你必死无疑。彻底死亡,没有任何悬念。这一战,绝对绝对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拓跋流云这种坚决的态度,惹来全场侧目。连城主西门海,都有些感兴趣了。

    “你领悟出来了八式剑诀。而我,只是领悟出五式剑诀。从这一点上,你领先于我。但是!”拓跋流云脸上,浮现出来了一抹狞笑的表情。“现在我发现,你领悟出来的第六,第七,第八剑诀,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刚才,你对战洛家老大,使用的是第五剑诀,一剑秒杀,风头一时无两。但是,所有人都亲眼看到了——你在爆发出来第五剑诀之后,你的武魂,能量消耗得涓滴不剩!这意味着什么?”

    “这就意味着,你的武魂天赋,限制了你在剑道上的发展。赤级10品的武魂,已经是赤级武魂的极致。赤级10品武魂,只能使用出第五式剑诀,而且只有一剑,一锤子买卖。那么,后面的几式剑诀,你受限于武魂等级,也就永远永远使用不出来了。”

    “我呢?我也会第五式剑诀。但我是橙级4品武魂,因此,我爆发出来的第五式剑诀,威力更大。而且,我可以连续斩出好几剑。”

    “你我之间的对决,在我的大脑里,已经推演出来了整个过程。你以赤级10品剑武魂,抽空能量,斩出第五剑诀。我以橙级4品剑武魂,也斩出第五剑诀。你死,我毫发无损。”

    “这就是过程。”拓跋流云的分析,太精辟太精辟了。

    让得所有人的脑子里面,都产生了画面感。

    “无懈可击。”城主西门海,笑了起来。“的确,这一战的过程,会与拓跋流云的描述,一模一样。”

    “赢了!哈哈哈哈!我们赢了!拓跋家族赢了!韩家,也就只能够是昙花一现,回光返照。”拓跋家主,狂笑了起来,也彻底松了口气。

    而韩家满门,则是冷汗淋漓。

    “等等。”城主西门海,在关键时刻,开口了。“叶晨对吧?本座对于刚才拓跋流云的分析,深表认同。如果你坚持一战,那么,必死无疑。现在,本座给你一次机会。因为,本座对你,动了爱才之心,所以厚着脸皮,干涉此战。现在你认输,投靠城主府,本座许诺,让你成为一名士兵头目。低级的军官,以后也可以晋升。”

    “拓跋家主,这点面子,你应该会给我的,对吧?”西门海看向拓跋家主。

    拓跋家主脸色有些难堪,但也只好咬牙同意。

    “抱歉,这一战,继续。”叶晨爽朗一笑。

    西门海眼中,闪过一抹不悦之色,森然道。“明知道要死,还要继续?忤逆本座的好意?”

    “的确会有人死。但不是我。”叶晨戏谑的看向拓跋流云。

    “好吧!本座不管了!拓跋流云,斩了此人!不知道天高地厚!”西门海的脸色,十分难看。

    “哈哈哈哈哈——!”拓跋流云,狂声发笑。“好,废话了半天,现在斩你!一剑!第五剑诀!!!!”

    拓跋流云全身剑气呼啸,剑武魂爆发惊人的剑意,破空杀向叶晨。

    的确,同样是第五剑诀,但拓跋流云斩出的这一剑,要比刚才叶晨击败洛家老大的一剑,更凶猛,更绝情,更锋利,更强大——

    而叶晨的目光,则是非常非常的平静。

    电光火石一刹那!

    “第六剑诀!给我斩!!!!”

    轰——!

    叶晨头顶上方,爆出十道赤色光芒!

    赤级10品剑武魂!

    能量充沛!

    但此举,换来的,是现场无穷的哄笑。

    这不就和刚才拓跋流云的推演,一模一样吗?

    但是!

    刹那间!

    全场的笑声,戛然而止!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凝固了,僵硬了!

    因为!

    轰——!

    又是十道赤色光芒,从叶晨身上爆发!

    又是一个剑武魂!赤级10品!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叶晨爆出了2个赤级10品剑武魂!!!!

    双武魂!!!!

    传说中的双武魂!

    不要说在枫叶城了,哪怕是在周国,历史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双武魂!

    “啊——!!!!双武魂!”城主西门海,直接从椅子上,摔倒了!坐不稳了!

    两个赤级10品剑武魂的能量,完全的汇聚成为了一片!

    凌天剑气爆发!

    仿佛,这片虚空,都要被这恐怖的剑意斩碎!

    第六剑诀斩出!

    轰——!!!!

    碎裂!

    拓跋流云的橙级剑武魂,直接被斩爆!

    接下来,拓跋流云的瞳孔不断的放大!

    “不——!”

    一道璀璨无比的剑影,刺入拓跋流云的眉心!

    咚——!

    拓跋流云倒地!

    身体四分五裂!

    武魂爆碎!人也爆碎!

    死!

    静!

    全场安静得可怕!

    宛如坟场!

    叶晨傲立在站台之上,头上的两个剑武魂,能量也是被榨干了。

    ‘嗯,要斩出第六式剑诀,需要抽干两个赤级10品剑武魂中,蕴含的所有能量。’

    叶晨完全明白。

    现在,叶晨的十个剑武魂,有四个,基本上不能再战了。但还有六个,可以一战。

    “双武魂!双剑武魂!逆天!逆天啊!”韩震,终于狂吼起来,他需要发泄这些年淤积在心中的郁闷。“赢了!3比1,我韩家赢了拓跋家族,拿到3分!哈哈哈哈!”

    韩若琳的情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已经落泪了。

    “吼——!”拓跋家主,爆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声。拓跋流云的死,他有些惋惜,但并不至于悲伤,毕竟他和拓跋流云,本就没有什么父子之情。

    他只是在利用拓跋流云。

    让拓跋家主忍受不了的,是韩家赢了,从拓跋家族身上,硬生生的夺走了宝贵的3个积分。

    “没有办法啊…”拓跋家族的一位长老,老泪纵横。“双武魂,哪怕是在周国,都从来没有记载过…此人妖孽,枫叶城肯定都无法束缚他了!他一定会被周国招揽去的!进入皇室!输给这种天才,也没有办法啊。”

    西门海,用一种森冷的目光,看着叶晨,此时此刻,他的表情,非常非常的凶残,如同豺狼,真正的有杀意,爆发了出来。

    对,他对叶晨,产生了恐怖的杀意。

    居然是双武魂。

    枫叶城,诞生一个双武魂,一定会将城主的风头压过去,一旦,此人得到了周国皇室的重视,有可能,枫叶城会易主!!!!

    ‘一定要找机会,杀掉此子!否则,我城主的地位,有可能会动摇!一定要他死!’

    西门海深深的看了叶晨一眼,但他是有城府的人,立刻将杀机,收藏了起来,然后,叹息道。“十分精彩的一战。看来,叶晨,你蒙骗了我们所有人,原来,你是举世罕有的双武魂拥有者。可惜,只是赤级武魂,无法进入宗门世界。不过也不错了。这一战,本座宣布,韩家获胜,拿到3个积分,韩家,稍事休息。接下来出战的,是阮家,对阵胡家。”

    叶晨,并没有立刻走下战台,而是将目光,看向了秦家所在的阵营。

    “秦二公子,你还记得吗,我一直在说,会让秦家后悔的。现在,秦家,后悔了吗?”叶晨将两个消耗一空的剑武魂收回,又吞了几颗滋养武魂的丹药,似笑非笑的看着秦家满门。

    “你!!!!”秦二公子,一张脸都完全黑了!

    打脸!

    叶晨开始打脸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说!”秦家家主,也意识到一些不对劲了。

    当初,叶晨被驱逐出秦家的时候,秦家家主,其实并不知道这件事,也不在场。

    后来,在城主府外面,遇到叶晨,秦家主,也没有当成一回事儿,还以为叶晨真的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现在看来,叶晨对于秦家,怨念很大,而且话中有话!

    秦家主,也必须要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因为叶晨现在的地位,水涨船高,是双武魂拥有者,这应该是周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双武魂拥有者。

    “没有,没有什么事情,父亲,您不要听他胡说八道,现在,他只不过是小人得志,在那里乱叫,如疯狗一般。不要听他的!”秦二公子,极为的心虚,连忙的遮掩道。

    “哈哈哈哈!二弟,你还不肯说实话?”秦夜风,嘚瑟了起来,虽然短了一大截,这几天都悲痛欲绝,但叶晨打秦家的脸,让他非常爽,因为他与叶晨,并没有交恶。叶晨打的是秦二公子的脸。

    “夜风,你来说!”秦家主道。

    “是的,父亲。这一位叶晨朋友,刚刚觉醒武魂,来到枫叶城。夜风与他非常有缘,在一个酒楼邂逅,言谈很投机,成为了好朋友。”秦夜风绘声绘色的演讲了起来。“后来呢,夜风将叶晨朋友,带回了秦家,安顿下来。叶晨朋友,对于我们秦家,也非常非常的友好。”

    “夜风推荐叶晨朋友,为秦家出战,参加这次武斗会。叶晨朋友,他十分的乐意,同意了下来,并且承诺,会全力以赴,为秦家,争夺荣光!”

    “可是!!!!”

    秦夜风,用一种狰狞的目光,看向了秦二公子,厉声咆哮道。“二弟直接将叶晨朋友,逐出秦家!并且,还说了很多恶毒的言语,宛如泼粪一般!这件事,并不是我捏造的,有好几位长老,都可以作证。”

    “可悲!可悲啊!叶晨朋友,双武魂拥有者,举国无双,本可以成为,我们秦家的客卿,但是因为二弟的鲁莽,被驱逐了——与我秦家,失之交臂!”

    “妈的!小畜生!我草拟吗!”闻言,秦家主,气得都快要吐血了,抬手一巴掌,啪的一声巨响,将秦二公子,抽得飞了出去,牙齿都掉落了好几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