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277章 爆头!(万字大章节)
    叶晨转过身去,终于看到了翁千夜,这个恶贯满盈的孽畜——不得不说,这家伙样貌还是非常不错的。

    三十来岁的样子,皮肤白嫩如剥皮鸡蛋,穿正装,商务精英打扮,头发梳得油光水滑,戴一副昂贵的奢侈品金框眼镜,以及一块江诗丹顿腕表。

    怎么看都像是一位极有教养的成功人士啊!

    只不过,在那镜片后面的眼睛里,却是时不时绽放出一丝丝阴毒的冷芒,让人不寒而栗。

    叶晨打开阴阳眼一看,只见这翁千夜体内,道炁能量极为强盛,大概是有接近200缕左右。

    而叶晨体内的道炁能量,则已经达到了275缕,比翁千夜,略微的高了一个档次。

    叶晨在观察翁千夜的时候,那翁千夜也是在凝视着叶晨。在他的双眼中,有着淡淡的金芒闪过,叶晨还从他眼珠子里面,看见一闪而逝的符文。

    看来,这家伙与叶晨一样,也是开了阴阳眼的,只不过呢,叶晨的敛气诀,遮掩天机,让得翁千夜根本看不透叶晨的虚实。

    “有意思。有点意思。”翁千夜脸上,玩味的表情更浓。哪怕是看不透叶晨,他也是有恃无恐的!

    在翁千夜的身后,一字排开,是三名——古武宗师!

    极强极强那种古武宗师!

    这三名古武宗师,其体内的气血,宛如长江大河一样奔腾,甚至能听到哗哗的水声激荡,每一丝肌肉,每一根骨骼,都坚韧如钢筋现浇出来的。体内蛰伏着龙虎巨力,一旦爆发,将会是无比的恐怖!在叶晨的阴阳眼看来,这三名古武宗师,丹田内的气旋,就如烈日一般的灼眼,恐怖!

    叶晨也是古武宗师,最基本的判断力是有的。这三名古武宗师,每一个,都不会输给雷轰!

    这简直就是恐怖如斯!要知道,雷轰的战力,可以排入当今全球宗师排行榜前100名。这就相当于一国武力的巅峰了!如这等存在,都是地位崇高,如龙蛰伏,轻易不出的!

    而翁千夜身边,便是有足足三个!

    叶晨再仔细一看——好嘛!原来是三个纸扎人!扎得几近完美的纸扎人!

    它们的肌肉便是——纸;它们的骨骼便是——竹条!扎得太好太好了!手艺甚至都有些超过叶晨了!

    叶晨是明白了——翁千夜身后这三名强横无匹的宗师,其实就和雷轰一样。是古武宗师的阴魂,上了纸人的身!

    它们的样貌,都非常古朴,不像是现代人。

    说不定,其身份,也是如雷轰一般,乃是死了几百年的古武宗师!翁千夜把这些古武宗师的阴魂招来,将其奴役,并修补完全,最后给它们扎纸人,让其上身——如此,便能发挥出生前的巅峰战力。

    为翁千夜所用!

    ‘尼玛,同行!真的是同行!和我善用的套路,一模一样啊!握草!’叶晨心里,也是感慨不已。

    三名纸人古武宗师,紧贴着翁千夜,形成一种最为严密的保护。一旦翁千夜遭遇到危险,它们便是会闪电般出手护主,将危险彻底抹杀!

    “呵呵,你将婷儿绑来,是作为诱饵,引我上钩…你还真是看得起我——”叶晨按捺住杀意,侃侃而谈起来。“翁千夜?貌似,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吧?我们之间有什么仇什么怨呢?”

    “嗯…叶晨。”翁千夜慢条斯理的取出一支烟,点燃抽了起来。“事实上呢,你的一举一动,基本上都在我的掌控之中。近段时间,你风头太盛太盛了,也太过疯狂了。盐市,糖市,酒市,这三个地级市,基本上都以你为尊了。不得不说,你真是个天才。你来酒市才多久?就折服了雷家,宋家这样的古武家族。就连雷婷这种高傲的女人,也自愿成为你的婢女……好手段啊!她居然心甘情愿的成为你的婢女。刚才,我威胁她,要让她背叛你,她居然宁愿死,也不肯出卖你……这就是所谓的人格魅力吗?”

    说话间,在翁千夜的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嫉妒的表情。

    他就好像是在和叶晨,闲话家常一般,继续的说道。“你在道术方面,颇有造诣,甚至于,你还是个古武宗师。你连蓉市的彭家和沈家,都敢得罪…你有种啊!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你这种锋芒毕露的人了。但是呢,有时候,锋芒太盛,抑或者不懂得隐藏锋芒,并不是什么好事。”

    “你这个人啊,我研究过,有一个很大的弱点。”翁千夜用手推了推眼镜,“你太好色,太滥情了。所以呢,我才会利用雷婷,把你引过来。我知道,以你的性格,一定不会放任自己的女人不管。我也知道,以你的能力,终究可以找来这里。那么,恭喜你,来到了我布置下来的天罗地网。”

    “说了这么半天,貌似,没说到重点啊。我和你到底有什么仇啊?你苦心孤诣,又是布置陷阱,又是绑架雷婷,我到底是绿了你,还是杀了你父母呢?”叶晨笑了笑。“你倒是把我研究得比较透,我这人,是很重感情。至于说好色,滥情啥的,大家都是男人,何必惺惺作态。当然,你可能在男女作风方面,比我更加正派。因为你没有这条件啊!你调查了我那么久,难道不知道,我医术也很厉害吗?呵呵,你肾气枯竭,夜尿频多,口臭,我想,你在那方面的能力,应该很弱很弱吧?哈哈哈哈……真是遗憾啊!很多男人的乐趣,你根本体会不到!所以说,婷儿被你抓住之后,你根本没有侵犯她。最主要的原因,是你不行!”

    听着叶晨的话,翁千夜的脸色,渐渐变得狰狞了起来,双肩颤抖,眼神阴森恐怖,双拳紧握。

    叶晨继续说道。“来,翁千夜,翁校长,既然大家见面是缘分,我给你分析一下,你为什么会不行。你呢,扎纸人扎得非常好,在这方面,你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所以说,你在小时候,就能扎出栩栩如生的纸人了。或许,你在青春期,就很喜欢扎女纸人,然后与之啪啪。但是呢,你要知道,纸人扎得再完美,哪怕与真人的感觉一模一样,但终究也只是纸人。你从小开始,就和纸人搞,阳气和肾气,大量的流逝,但却没有阴阳互补的调和,所以,搞到后来,你就肾亏了——是不是这样的啊?”

    “你!闭嘴!”翁千夜那斯文儒雅的状态,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懊恼与愤怒,还有一种尴尬!

    是的,叶晨一针见血,说出了翁千夜的病症起因!

    他的确是因为在十二三岁,就扎女纸人胡搞,才导致今时今日的恶果!

    “其实呢,你这个病,我能治!”叶晨微微一笑。“我有一种壮阳的丹药,绝对没有副作用,你吃几粒,就能重振雄风,治标治本了!要不然,你跪下来求我,我就炼一炉,免费送给你。”

    在这极为危险的处境里,叶晨还能如此侃大山,面不改色心不跳,甚至于,三言两语,就将老成持重,古井不波的翁千夜,激得暴跳如雷——雷婷真的越来越迷叶晨了。

    什么是男神?这就是啊!

    “桀桀桀…你还有这种药?”翁千夜怪笑了起来。“不过,我是不会求你的,等我毁了你的肉身,把你的三魂七魄抽出来,然后将其奴役,你的所有秘密,都是我的!哈哈哈哈!谢了!壮阳之药?想不到,今晚还有意外收获啊!哈哈哈哈!叶晨,你这牙尖嘴利的家伙!你跑不掉了!必死无疑!没有谁可以救得了你!不过呢,我这个人,是很仁慈的,我一般在杀人之前,会告诉他们死因,不会让他们做糊涂鬼。叶晨,我和你之间的仇怨,不共戴天!你呢,真是贵人多忘事——你还记得我十三弟吗?在盐市,你与我十三弟斗法,大获全胜,甚至于,逼迫我十三弟自爆双臂,你这是弥天大罪!!!!罪该万死!你难道不知道,十三弟是我师父他老人家的关门弟子吗?也是我师父最为疼爱的一个弟子!你应该感到庆幸,我师父暂时不知道这件事,否则,他老人家亲临,你只会死得更惨!”

    十三爷?!

    叶晨恍然大悟!

    原来,这个翁千夜,居然是十三爷的哥哥,不,师兄!

    ‘我完全明白了——十三爷的师父,据说有十三位弟子,每一位继承一门术法!十三爷是鬼修,而这翁千夜,则是继承的纸人法!’

    “你排行老几?”叶晨问道。

    “师父他老人家座下,第九弟子!”翁千夜极为极为自豪。

    “哦…那行…既然是十三爷让你来杀我,那么,今晚我就把你们师兄弟二人,一起灭掉!”叶晨忽然一笑,然后直接贴了两张符篆在雷婷身上!

    【隐身符】【穿墙符】

    与之同时,叶晨也念了隐身咒与穿墙咒。

    下一秒,他和雷婷,身形直接消失!

    叶晨搂住雷婷的小蛮腰,在隐身状态,穿过了这间屋子!

    这个别墅一共有四层高,不算太高,叶晨搂着雷婷冲出去之后,施展【飞燕功】,极为轻灵的落地。

    然后,叶晨带着雷婷,就往学校的足球场那边跑去。

    “桀桀桀——叶晨!你跑不掉的!”翁千夜在叶晨身后,发出猖獗而病态的嘶喊声。

    在刚才那个房间内,不适于叶晨的发挥。对方有三名强如雷轰的古武宗师,联手围攻,叶晨恐怕一个照面就会被拍死。

    因此,必须要冲出来,在地势开阔之地,与翁千夜好好斗一斗。

    一路狂奔,并没有遭遇任何的围追堵截。

    很快,叶晨就跑到了与雷轰,蔡大师约定好碰头的那个足球场。

    叶晨与雷婷,显现出身形。

    雷轰在一旁闪了过来。“主人。”

    却不见蔡大师。

    “今晚恐怕会有一场激战。”叶晨对雷轰道。“那翁千夜手下,有不少能与你分庭抗礼的古武宗师。”

    “这…”雷轰微微蹙眉,随后战意狂飙,丝毫不怵,“主人,您先走,我来断后!”

    就在这时,足球场四周,阴气突然暴涨,浮浮沉沉,环绕着足球场,就好像是,这个足球场被单独剥离了出来,坠入了层层叠叠的雾霾之中。

    强烈的鬼气,从足球场的地下,爆涌而出,四面八方,无数咆哮凄惨的恐怖惊悚之声,不绝如缕,一波接一波。

    足球场内,阴气洗地,将叶晨,雷婷,雷轰的脚踝都淹没了。阴气如流沙一般滚过,给人一种实质一般的触感,紧接着,噗,噗,噗,噗……一只只干枯的黑色鬼手,从地下密密麻麻的神了出来,乱抓乱舞着,似乎是想要将人,直接给拽下去一般。

    好嘛,一块足球场,完全就变成了乱葬岗的节奏。

    很快,在足球场的四周,便有一个个“人”,扭动着肢体,走了过来。月光将这些“人”的影子,投在地上,拉长了,看起来就好像是丧尸一般。

    这些“人”,都穿着保安或者教师的服装。

    叶晨开着阴阳眼,扫视了一圈,这些都是纸扎人,尽数都是被厉鬼上了身的纸扎人。它们阴森森的看着叶晨,贪婪的舔着舌头,就好像是在看着什么美味的食物一般。

    另外,还有上百只阴魂厉鬼,在空中盘旋着,卷起呼啸的阴风,用贪婪恶毒的表情,看着叶晨,就好像,一场饕餮盛宴,即将来临!

    “呵——今天,还真是有意思。这么多的纸人和鬼……开来,要大开杀戒了啊。”叶晨瞳孔收缩,对着雷轰道。“你不必出手,保护好雷婷就行。”

    雷轰对于叶晨的命令,那是坚决服从的,它挡在雷婷身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叶大师!你一定要小心!”有叶晨在身边,雷婷倒也不怕,显现出来了古武宗师的勇敢,“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不必分心。”

    ‘今天这任务,难度非常非常大,完成之后,肯定会爆出许多不错的奖品!俗话说财帛动人心,干!’

    叶晨心念一动,体内的道炁能量,滂沱呼啸了起来,他全身金光爆炸,宛如金人,威严深重,九个鎏金色的大字,脱体而出,散发着无比的道力,仿若能够诛杀万鬼!

    这是道家九字真言,每一个字都能诛邪,刹那间,金光如潮涌一般,在足球场上滚滚散开,从地下钻出来的鬼手,一接触到金光,就震成齑粉,消散无踪。

    “叶晨,上一次呢,你在盐市,与我十三弟斗法,胜了一场,还害得我十三弟失去双臂,落荒而逃。这次,我会替我十三弟找回场子。”一把阴冷,极度深寒的男子嗓音出来,包围着足球场的阴气与怨气,都是朝左右两边散开,那些纸人和阴魂鬼物,也都是纷纷下跪,就好像是,正在迎接它们的君王。

    翁千夜闲庭信步的走入足球场。

    那三名纸扎人宗师,始终是贴身保护着他。

    除此之外,在翁千夜身后,一字排开,还有足足十名纸扎人宗师!尽数都是清朝时期的打扮,前额清洁溜溜,后背垂着一条鞭子,身穿马褂布鞋,面容古朴冷峭。

    这十名纸扎人宗师,虽不及贴身保护翁千夜的那三个,但每一个都是渊渟岳峙,宗师的气势恣意绽放,宛如十把出窍的利剑!

    “握草!足足十三个古代的宗师?”叶晨终于有些动容了!

    叶晨手下,仅仅就只有雷轰这一个古代宗师,而翁千夜居然有足足十三个!

    虽然,叶晨自己也是宗师,哪怕他学会了初级小李飞刀的技能,内力也比战沈庭时增强了不少。但,他连雷轰都打不过啊!

    那十名宗师,步伐一致,朝着叶晨走来,呈扇形,似乎是要将叶晨包围起来。

    “主人!对方有十三名宗师!每一个,都和我的功力相差无几!尽数都是我那个时代的宗师!不好了!”雷轰也惊声叫道。它也终于慌了!

    “你只管保护好雷婷,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叶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一战,比之前在盐市,与十三爷的斗法,更加的凶险,动辄就是要落败身死的!

    ‘这个翁千夜,在众多师兄弟中,排行第九,这排名比十三爷高了不少,其威胁,也更大了许多!这的确是个劲敌!’

    “叶晨,没有什么悬念了。你的身边,也有一个上了纸扎人身的古代宗师阴魂,你很清楚它的战力。根据我的调查,你正是用它,威慑住了蓉市的沈家与彭家。而如今,我手下有十三名古代宗师,你拿什么与我斗?蜉蝣之躯,也敢硬撼参天巨树吗?”

    翁千夜的表情,非常的嘚瑟,猖狂,而且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自信,这种自信,是掌握了一切的人,才可以拥有的。“你知不知道,整整十年,我都在寻找残存在阳间的古代古武宗师阴魂。我走遍了大江南北,暗访了许多古武家族的宗祠。终于,是让我找到了十三名清朝时期的古武宗师阴魂!十年时间啊,换来十三名拥有顶级战力的古代宗师!凭借它们,我足以横扫一切!我不和你斗道法,也不与你斗鬼术,你不是古武宗师吗?你不是击毙了沈庭吗?来吧!试试你的武力,能否与清朝时期的古武宗师抗衡!哈哈哈哈!垃圾!无论你道法多么高明,你的鬼术多么的诡异,在绝对的武力面前,在宗师面前,你就是个彻彻底底的垃圾!”

    “是吗?”叶晨冷笑了一下,直接念诵咒语!

    首先,是五雷咒。

    咒语念毕,四周滚滚雷声响起,震动天地!

    虚空生电,一道道雷光,从天而降,宛如一口口刺破黑暗的,通天彻地的利剑!

    漂浮在天上的阴魂厉鬼,以及足球场周边的那些纸人保安,纸人教师,被闪电雷光扫过,有一些连惨叫的声音都来不及发出来,就粉身碎骨,魂飞魄散。

    雷光爆炸,血肉翻飞,盘旋在空中的所有阴魂厉鬼,全部爆开了,化为一粒粒尘埃,最终消散在空气中。

    那些纸人保安和纸人教师,其纸人身体,也都被炸碎了,附着在纸人体内的阴魂,也被挤了出来,但很快就粉碎了——这是翁千夜动了手脚,一旦纸人身体被毁灭,附着在纸人体内的阴魂,也会很快就分解,魂飞魄散,不留活口!

    一个照面,叶晨就将学校内的大部分纸人和阴魂厉鬼,都诛灭了。手段强悍狠厉。

    不过,那十三名古武宗师,身手敏捷,宛如猿猴一般纵跳,轻而易举的闪避着雷光,十分的从容。

    其中一个功力最强的古武宗师,搀着翁千夜一起躲闪,让得翁千夜毫发无损。

    叶晨不管那么多,体内道炁能量爆涌,火龙咒又念了出来。

    毕竟,纸人还是怕火的。

    而叶晨的火龙咒,爆发出来的,也绝非凡火。

    先不管那么多,放火烧一波再说!

    咒语念毕,一条数丈长的火龙,利爪张扬,髭须飘动,宛如真龙一般,爆发出龙吟之声,横扫过去。

    这一次,那十三名古武宗师,也不闪躲,齐齐的出拳出掌!

    十三道恐怖的内力,隔空震出!

    嘭!嘭!嘭!

    火龙被硬生生的打散开了!肢解,爆炸成满天星星点点的火光,花雨般纷纷扬扬落下。

    “哈哈哈哈——叶晨,你的道法,终究还是斗不过古武的!还是那句话,我有十三名顶级战力的古武宗师,杀你如杀鸡!给我抓住他!”翁千夜一声令下。

    十名古武宗师,从四面八方,朝叶晨扑杀了上来!

    轰隆隆~~轰隆隆~~~!

    它们将足球场的地面,都踩踏得支离破碎,处处龟裂,石子飞溅而出,烟尘漫卷!

    这让叶晨感觉到,有千军万马,在朝自己奔腾而来!又像是有一群巨象,在发起死亡的冲击!

    太恐怖了!

    “主人!小心!”雷轰心胆俱裂。

    雷婷都把眼睛闭上了,不敢再看了!

    这正面的一波冲击,哪怕叶晨的武力,暴涨数倍,都不可能有什么侥幸!

    十名古武宗师的冲锋,放在冷兵器时代,就相当于一支数千人的骑兵队伍在冲锋!

    “现在,你意识到差距了吗?”翁千夜脸上的得意与嚣张,愈演愈烈。“叶晨,其实你和我的手段,十分相似,你也会扎纸人,技术也还不错。如果,给你十年的时间,或许,你也能够找到不少古代宗师阴魂。可惜,你没有时间了!哈哈哈哈!”

    电光火石一刹那!

    消失了!

    叶晨整个人都消失了!

    不但消失了,而且整个人的气息,力量的波动,都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就好像,叶晨已经不在这块足球场上了!

    嗯…隐身咒与敛气诀,结合起来,真是太好用了。

    那十名巨象一般冲锋践踏而来的古武宗师,顿时整齐划一的停下脚步,它们都凝神的四处观察起来,双耳不停的耸动。

    “保护好主人。”另三名古武宗师,则是呈品字形,将翁千夜围在中间,严阵以待。

    “小杂种!手段还很是多呢!躲藏起来了?我看你能躲多久!”翁千夜有些不耐烦,同时也有一些危机感。“找到他!这是道家隐身咒!不过,只能隐去身形,他的呼吸心跳脉搏,体味,血液流动时发出的声音,无法隐去!”

    十三名古武宗师,都细细的感知了起来。

    它们比猎犬还要更加灵敏。

    可是——

    找不到!

    抑或者说,暂时无法找到叶晨!

    对此,翁千夜颇有些恼怒了,他手下足足有十三名可以独当一面的古武宗师啊,这都还拿不住叶晨!

    ‘如果被十三弟知道,一定会笑话我吧?’翁千夜皱眉。

    就在这时!

    轰——!

    空气被震爆的声音传来!

    一团仿若无中生有,却又极为凝练的内气,凝聚成为一条睥睨天下的气龙,直接轰向了翁千夜!

    这是叶晨抓住一丝丝机会,击出一招降龙十八掌,偷袭翁千夜!

    然而——

    贴身保护翁千夜的三名古武宗师,同时出掌,气流汹涌,三道掌印,同时轰在气龙之上。

    气龙爆碎,化为风之乱流,轻易可吹飞顽石猛虎,但却无法接近翁千夜。

    这一次偷袭,算是失败了。

    下一秒,那十三名古武宗师的双耳,同时耸动了几下,然后,对准同一个方向,隔空打出拳风,掌印,腿劲!

    因为叶晨的出手,释放出来了内气,他的呼吸心跳等生命迹象,也是暴露了出来。

    从了无生机的状态,变成了有迹可循。

    被十三名顶级强者,同时发现!

    然后就被围殴了!

    俗话说,古武宗师,百步碎人,这十三名古武宗师的攻击,几乎是眨眼间,就隔空轰在了同一个地方!

    轰!轰!轰!

    空气被炸得凌乱破碎,短时间内都无法重新凝聚!

    在那个地方,地上,出现了一团血渍!触目惊心的血渍!

    “哈哈哈哈!叶晨,你受伤了吧?!哈哈哈哈!十三名宗师的攻击,你扛得下来?哪怕不当场打死你,也要让你重伤!”翁千夜猖狂大笑,得意忘形。

    叶晨已经受伤了,这是毋庸质疑的,地上的鲜血便是证据。而且翁千夜认为,叶晨的伤势,一定非常严重。

    “握草!”叶晨闪到了一边。

    他的确受伤了,也吐血了,但并没有翁千夜所想象的那么严重。

    刚才,偷袭未果,几乎是第一时间,叶晨便催动【飞燕功】一下子逃了开去。因此,他只是被一些攻击的余力给扫中了。

    当然了,足足十三名古武宗师的攻击余波,就好像是大地震之后的余震,普通人触之必死。叶晨也非得受重伤不可。

    但是呢,叶晨之前用宝石,给自己画了一道【金刚符】,随着携带着。

    可以说,这一道【金刚符】,救了叶晨一命,让他只不过是吐了口鲜血,仅此而已。

    怀中的【金刚符】,已经碎成齑粉了。

    ‘不行,偷袭不太靠谱。毕竟有那么多的古武宗师,保护翁千夜。而且,一旦偷袭失手,我所处的位置,就能够被它们感知到,然后同时攻击我——’电光火石一刹那,许许多多的念头,在叶晨脑海中,纷至沓来,“哪怕我用小李飞刀偷袭,也不行。我和那些古武宗师的差距,太大太大了。哪怕,我一刀得手,杀死了翁千夜,那些古武宗师,同样不会放过我——怎么办呢?我想想,让我想想——”

    叶晨开始冥思苦想起来。

    他仿佛进入了一种与世隔绝,无人无我的状态。

    四面八方,变得无比无比安静。

    “那小子死了吗?”翁千夜犹豫不定。

    “主人,没有打中。”一名古武宗师言简意亥的道。

    “是的,主人,我们的内劲,没有击中他。”

    “哼!区区一个叶晨,我就不信,杀不了他!不现身对吧?当缩头乌龟对吧?”翁千夜狞笑了一下,然后,阴邪的目光,看向了雷婷。“雷婷小姐,我不知道,叶晨有多在乎你。你知道吗?不如,我们试一试。”

    翁千夜缓步走向雷婷,十三名古武宗师,跟随着他的脚步移动。

    “叶晨滑不留手,我是抓不住他,可是呢,雷婷小姐,你就不一样了。不如,我把你拿下,然后就在这里,把你给干了!我想,叶晨也一定能看见。我就想知道,他会不会出手救你。”翁千夜眼中,邪气凛然。“等我干完,我这十三名宗师,再轮流干!哈哈哈,放心,我扎出来的纸人,也很‘能干’的。”

    “你这个畜生!翁千夜!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雷婷尖叫起来。“叶大师,不要管我!你先走!它们抓不住你的!你走!我会为你守身如玉的!”

    说完,雷霆看向雷轰。“请杀了我!快!我不能落在这群畜生手里!杀了我!”

    雷轰抬起手掌,就要拍向雷婷的头颅,但它实在有些下不了手。毕竟,雷婷也算是它的后人。

    “抓住雷婷!把叶晨那个纸扎人宗师给我拆成碎片!”翁千夜咆哮起来。

    就在这时,翁千夜的鼻子里,忽然嗅到一阵血腥恶臭的气味!

    下一秒,他的眼前,出现一片血雾!

    在血雾之中,隐藏着一双极为恶毒的眼睛!

    血雾悄无声息的出现,然后骤然席卷向了翁千夜!

    “妈的!南洋首席降头师!飞头降!给我死!”翁千夜全身道炁能量狂涌而出,体表金光灿灿,护住全身!

    说时迟那时快,蔡大师张开大嘴,一口污血,混淆着密密麻麻的飞蛾,兜头盖脸的喷向了翁千夜!

    蔡大师一直躲藏在足球场边缘,等待机会,本来,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翁千夜要对雷婷不利,逼叶晨现身,蔡大师也是顾不得许多了,幽灵一般闪了过去,攻击翁千夜!

    生死之间,翁千夜一个侧身,躲了一下,右手一扬,几十张符篆,如暴雨一般涌向蔡大师的头颅。

    符篆被血雾绞成粉碎。

    蔡大师吐出来的那口鲜血,以及无数的飞蛾,将翁千夜的右手裹住了。

    “啊——!”翁千夜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声。

    他的右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飞蛾在啃噬他的血肉,发出噗嗤噗嗤的恐怖声音!

    “滚!”一名古武宗师,反手一掌,狠狠拍在蔡大师的头颅上。

    蔡大师的头颅,就好像是足球一般,飞了出去,凌空吐血,包裹着头颅的血雾,也是暗淡稀薄了不少。

    再看翁千夜,整条右手的血肉筋膜,都已经被融化了,剩下一截白森森的骷髅手臂,触目惊心。

    他又取出一把符篆,塞进嘴里,不停的咀嚼,全身金光粼粼。

    附着在他右臂骨架上的红色飞蛾,纷纷掉落在地,化为齑粉。

    他似乎也是止住了痛楚与伤势,但他真的快要疯狂了,他的右手报废了!以后,只能给自己扎一条纸胳膊了!

    “叶晨!我要你死!我要你死啊!你的女人,我当面弄死她!啊!”翁千夜彻底的疯狂了。

    出道以来,他还从来没有吃过这种大亏!

    在十三名古武宗师的保护之下,居然还是被蔡大师偷袭得手,废了一臂。

    就在这时!

    一口流血的棺材,莫名出现在了翁千夜与十三名古武宗师的头顶上方!

    一滴滴的阴血,溅落下来,落在了它们的头上。

    阴风席卷!鬼气如潮!

    紧接着,棺材里面,钻出几十只厉鬼,将棺材抬了起来!

    这些厉鬼,一边哀号恸哭,一边抬着棺材,来回走动!

    “主人,这些小鬼,在拘我们的魂!”一名古武宗师,皱眉说道。

    “鬼抬棺?”翁千夜瞳孔微微收缩。他很快便是取出几张【固魂符】贴在了自己身上。

    而那十三名纸扎人宗师,虽然阴魂,没有那么容易被拘出去,但一个个,都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

    对,叶晨想到的办法,就是拘魂。

    拘这些纸扎人宗师的魂,其实就和拘生人的三魂七魄,是一个道理。而且相对来说,还要容易一些——毕竟,生人的三魂七魄,是与生俱来的,肉身与魂魄,那是伴生的,亲密无间,甚至可以说是一体。

    而这些古代宗师的肉身,早就尘归尘土归土了,翁千夜给它们扎的纸人替身,哪怕再完美,其实也是远远不如它们原本的肉身。

    纸扎人和这些古代宗师的阴魂结合在一起,一般情况下,还是稳的,但是叶晨强行拘魂,阴魂和纸扎人,就会产生排斥了。

    “该死,该死!”翁千夜也感觉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危险!

    “不过,没关系的,哪怕你找到了这些纸扎人的弱点,你也没有办法,将附着在纸扎人体内的宗师阴魂,给拘出来!鬼抬棺,也不过如此!”

    话音刚落!

    嗖——!

    一股阴冷的气息扫了过来!

    然后,莫名其妙的,一条闪烁着符文与幽光的锁链,便是直接缠住了4名纸扎人宗师!

    这条锁链,就好像是从虚无中,突兀钻出来的!

    但是,被锁住的4名纸扎人宗师,却是无法再动弹了!并且,它们的阴魂,本能的瑟瑟发抖起来!

    “拘魂链!是拘魂链!你怎么可能有鬼差的法器?”这一下子,翁千夜是真的被吓住了!骇然惊恐!

    转眼间,4名宗师的阴魂,就被拘了出来!

    失去了纸扎人这个身体,阴魂仅仅就只是阴魂而已,失去了大半的武力,变得尤为脆弱。

    而且,翁千夜在这些阴魂上面,做了手脚,一旦离开纸扎人替身,就特么直接爆碎开来了!

    4名古代宗师的阴魂,灰飞烟灭!

    拘魂链又是一甩,再度缠住5名纸扎人宗师,然后——阴魂被拘出,破碎!

    最后剩下的4名纸扎人宗师,被叶晨如法炮制。

    十三个扎得惟妙惟肖的纸人,躺在地上,宛如枯木,了无生气。

    “哎…真是有些暴殄天物呢。”叶晨的身形,渐渐的显现了出来,右手握着拘魂链,一脸戏谑的表情。“翁千夜,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种肉疼的感觉?你耗费十年时间,辛辛苦苦搜罗到的十三位古代宗师阴魂,现在团灭了。”

    的确,翁千夜肉疼,心也疼,十年的努力,付诸一炬!

    他都快吐血了。

    现在,就算是再给他十年的时间,他也未必能够凑到这么多的古代宗师阴魂了!

    失去了这十三名纸扎人宗师的翁千夜,就好像是失去了獠牙利爪的老虎。再也不能发威了。

    “叶…叶晨…你…你想做什么?”翁千夜眼中怨毒一闪而逝,对叶晨颤声问道。“你…你别乱来…斗法…斗法而已,我输给你,我服气,你放我走,我…我以后…以后也不再找你的麻烦……”

    “啧啧,从一开始,你就说,要弄死我的啊。”叶晨玩味一笑。“现在,你弄不死我,我可以就要弄死你了。”

    “好啦,好啦,我错了。我承认我比你弱,我不该来找你斗法,这样吧,我把十三弟交给你,你可以随意的处置他。这件事,与我无关,今天,你的手下,废了我一条手臂,可以说,你已经大获全胜了。见好就收吧!这些事情,我都不会禀告师父的!”翁千夜想也不想,便将十三爷给出卖了。

    看来,这所谓的同门情谊,真是脆弱得可以。

    “说实话,我和你根本没有恩怨,何必结下生死大仇?”翁千夜正色道。“我还有十几个师兄弟,其中有几个师兄,手段通天。而我的师父,更是修法高人,人间鬼差,甚至可以召唤阴兵阴将,一念之间,百鬼夜行!这等势力,哪怕是你叶晨,发展得如此迅猛,也一定不可能抗衡的!叶晨,你是聪明人,你自己权衡一下利弊吧。”

    “哦…”叶晨脚步微微一顿,“你是在威胁我?”

    “威胁谈不上,只是给你分析一下利害关系。”翁千夜逐渐的恢复了镇定,也有一些底气了。“不如这样,我们不打不相识,我可以把你引荐给我师父,让他老人家,破例,再收一个徒弟,从此之后,你就是我的十四弟,我们亲如一家人,是手足同胞!这样岂非皆大欢喜?你有了师父这个靠山,天大地大,何处去不得?”

    “那行。你告诉我,十三爷在什么地方。”叶晨将拘魂链,收入储物空间。“你说实话,我就放你走。我这个人,其实最讨厌打打杀杀了。”

    翁千夜大喜过望,毫不犹豫的将十三爷的藏身之处,告诉了叶晨。

    叶晨微微点头,下一秒!

    一掌拍出!

    嘭——!

    翁千夜的脑袋,直接爆炸了!

    一掌爆头!

    死得不能再死!

    “傻比…”叶晨笑着摇了摇头。“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幼稚?”

    在干掉了翁千夜之后,叶晨脑子里,系统提示音响起。

    这个大大的任务,终于完成,许多的奖品,直接爆了出来。

    就好像是打网络游戏,杀了BOSS,爆出一地的装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