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无敌狙击兵王 > 第五百六十二章 存乎一心
    李仁杰说:“首先,咱们出去的用飞机吧!没有飞机,咱们铁定被困死在这个岛上。”

    安德烈说:“没错!”

    李仁杰说:“胡志他们开了飞机来的,是不是?”

    安德烈点头,说:“是!”

    李仁杰说:“没飞机咱们就会困死在岛上,有了飞机,咱们就能逃出生天。你说,我听到这么好一个消息,为什么不笑!”

    安德烈说:“理是这么个理,可……”

    他倒抽一口凉气,接着又说:“你的意思,要从千军万马中抢一架飞机走?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李仁杰说:“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纵然很危险,可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他忽然停下身来,指着面前的一块山石,说:“咱们就在这里隐蔽。”

    纵然,夏雨婷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个除了吹牛与造钱外,什么也不会的富二代。可也不得不佩服李仁杰的眼光。

    那块山石比周围足足高出一截来,山下的情况一览无遗。最关键的是,离山石不远,有道树枝横了过来,将山石挡得严严实实。

    树枝上的树叶并不茂盛,藏在山石后边的他们,透过枝叉能够看清下边,下边的人却无法看到他们。

    真是一个好地方!

    换作是她这个特种部队出身,一时之间也找不到比此地更好的藏身之所。可她并不认为,这是因为李仁杰作战经验丰富,眼光独到,才找到这么个地方。

    李仁杰是个毫无用处的废物,已在她心中根深蒂固,所以她觉得: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这完全时李仁杰瞎猫碰到个死耗子,撞大运才找到这么个地方。

    夏雨婷趴在山石上,透过望远镜向下观察。

    那些从沙滩往山上冲的人,有的冲的快的,已进入夜视瞄准镜的范围之内,然而李仁杰仍在不紧不慢的架着狙击枪。

    夏雨婷放下望远镜,看着慢性子的李仁杰,真想一把将李仁杰推开,让李仁杰去当观察手,她来当狙击手。

    可是她不敢。

    一来,是因为那五十万还没到账。为了一个游戏,惹恼了财主,继而损失五十万,这种事情千万不能发生。

    二来,她要等着对方明白,一个狙击手不是好当的。当,连开数枪,却杀不死一个人时,眼睁睁看着敌人冲杀过来,李仁杰能不急不怕吗?

    急了怕了之后怎么办?

    当然得求她这个,黑衣特种部队的出身的帮助啊!

    一般高手都是最后才出手的,一出手就起到定乾坤的作用。而她,正是那个高手。

    对方终于架好了枪,却不见有下一步的动作。

    夏雨婷语气轻蔑的讥讽道:“你似乎忘了什么?”

    李仁杰说:“忘了什么?没有啊!枪架牢固了,子弹上膛了,瞄准镜也校好了,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还有什么?”

    夏雨婷道:“这枪所以贵,贵在辅助系统上。你战术电脑都不连,怎么测风速、气压、温度?

    射击的环境一概不知,战术电脑又如何计算弹道,帮你命中目标?”

    李仁杰呵呵一笑,说:“你说错了,这枪贵在能瞄能打,那些辅助系统不过是鸡肋罢了!”

    夏雨婷惊讶的合不拢嘴,有人竟敢说M200的辅助系统是鸡肋,简直太猖狂了。

    她冷笑一声,说:“这么说,你不用辅助系统就能杀人?”

    李仁杰说:“那是自然!”

    夏雨婷恨铁不成钢,厉声道:“说你胖你还喘了起来。你不用辅助系统,怎么测风速、测气压,测温度?这些都不知道,你又怎么计算弹道,一枪命中敌人?”

    李仁杰说:“感觉!”顿了一下,又道:“哦,我忘了说了。以前我总说我很厉害,但从来没说过我为什么厉害。

    其实,我所以厉害,是因为我是个狙击高手。这种事,凭我低调的本性,我会告诉你们吗?

    不过,今天咱们是同一战壕的兄弟了,就算我不说,你们一会也能看到。所以,事先给你们透个底,免得到时惊掉你们的下巴。

    我是怎样的狙击高手?这样说吧,我说狙击水平世界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似我这种高手,还用得着辅助系统测风速,测气压,测温度?还用得着让战术电脑帮我计算弹道?

    凭感觉就能感觉到的事,再用辅助系统岂不是浪费时间?”

    他想了想,又说:“狙击之事,存乎一心也。眼到,心到,手到,叭的一声,敌人倒地而毙。唉,我跟你说这种事干什么,像你这种还没踏入狙击手的门槛,根本不知狙击为何物的人,

    跟你说不是浪费时间,浪费口水?境界达不到,你又怎么可能理解得了。”

    夏雨婷气得牙痒痒。

    干羚羊,这家伙真是除了吹牛就是吹牛,竟敢教训她这个黑衣出身,真正的特种兵吗?

    她说:“说一千遍,不如露一手。你这么厉害,何不露一手,让我们见识一下?”

    李仁杰说:“会有机会的!”

    夏雨婷说:“十一点钟方向,有个家伙已冲入七百米范围之内,你能一枪把他结果了吗?”

    李仁杰说:“一点问题没有!”

    夏雨婷说:“那你狙啊!”

    李仁杰说:“你见过高手是随意出手的吗?那种小角色还不配我出手。”

    夏雨婷嘿嘿一笑,说:“吹的牛皮圆不上了吧。不敢就是不敢,什么不配!那究竟什么样的人,才配你出手?”

    李仁杰本已翻身躺在山石上,微闭起眼开始养精蓄锐。听了这话,又半坐起身,说:“小姑娘,今天我就教你一个明白,别什么也不懂,非得当狙击手,一上场没把别人狙死,却把自己害死。

    你觉得,这么多人里边有没有狙击手?”

    夏雨婷说:“那么多人,有一个两个狙击手也不是没有可能。”

    李仁杰说:“我狙击个无关紧要的目标,把自己暴露,变成对方狙击手的靶子?你脑袋叫烧了,我脑袋可没烧。

    你的命不值钱,随便死。我的命可精贵着呢,尚舍不得死!”

    说的好有道理,夏雨婷无言以对!

    李仁杰又说:“话就说到这里,我要休息一下,你们也肩负起自己观察手的责任,找到对方的狙击手,那时再通知我不迟。

    不是想见识我的能耐吗?找到对方的狙击手,我马上满足你们。”

    夏雨婷说:“好,这是你说的,别到时能耐没显露出来,自己却尿了裤子。还有,你若一击不中,就得把狙击枪交到我的手上,由我来当狙击手,你当观察手去。”

    李仁杰说:“没问题!”闭上了眼睛。

    霍家欣说:“夏姐姐,老板真的像他说的那么厉害吗?”

    夏雨婷说:“吹牛谁不会,我还全宇宙最厉害的狙击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