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重生之资本帝国 > 第六百一十四章 德隆集团
    第六百一十四章德隆集团

    ……

    “唐先生,久仰了!”

    看着对方主动伸过来的右手,唐万欣连忙握了上去。

    “郭先生客气,您的大名和事迹我才是久闻,而且极为佩服!”

    说实话,唐万欣和郭守云说起来都是一类人。野心勃勃,看到利益便紧咬著不撒口,而且不知道节制。但郭守云比唐万欣强的地方便是,他拥有近二十年的记忆,清楚的知道成功和失败的边界在什么地方。

    虽然一路创立红宝石、矩阵、郭氏、凤凰,收购苹果、谷歌,整合安然公司、南方电信、暴雪、华纳唱片,涉足娱乐、消费电子、金融、互联网、能源、零售、物流、农牧等多个行业,却始终给自己留了一条退路。最后碰壁的时候,也知道开始节制欲望,放弃一些边缘产业。

    但唐万欣显然没有他的条件,尽管赶上了华夏改革开放后那个火热且奔放,群雄并起的年代,但面对太多的机会恰恰造成了他的迷失。

    “大家都坐吧,坐下边吃边聊!”

    在周子琪的张罗下,大家分宾主落座。

    “郭先生,今天点的都是这里的招牌菜,保证和您的口味。另外这瓶94年的帕图斯是唐总特意为您带过来的,已经醒了一个小时,正好入口。”

    看了一眼旁边玻璃醒酒器内的红酒后,“唐先生有心了!”

    “郭先生是平时请都请不到的贵客,一瓶酒略表心意,郭先生能够喜欢就好。”说着,他亲自拿起醒酒器给郭守云到了一杯。

    “谢谢!”

    继续为周子琪倒完酒后,唐万欣拿起酒杯。

    “两位都是唐某的贵客,所以这杯酒我敬二位,希望我们以后能够常来往,多共事!”

    话落,他朝两人示意了一下后,也不待他们回答,便一仰头,把半杯葡萄酒全都喝了下去。

    姿态中透着西北人的豪爽,不过用帕图斯的葡萄酒作陪衬,多少有些牛嚼牡丹的嫌疑。不过,在场的人兜里都不缺钱,也就无所谓了。概括起来就四个字:有钱任性!

    “郭先生,唐先生都把酒喝了。我们是不是也该意思一下?”周子琪道。

    “当然!不过,我可没有唐先生的酒量。所以只能慢喝,不能豪饮,否则今天的晚宴我可就要提前告退了!”

    对酒这种东西,不管是红酒、白酒,亦或是白兰地、香槟,他基本没什么太大的兴趣。除了会客,平时自己在家里很少喝,因此今天也一样。

    至于会不会因为推辞而得罪人?也许会,但目前坐在这里的两个人还不够格。

    “今天只是聊天,不是为了喝酒,所以郭先生大可放心!”周子琪道。

    “那就好!”

    点了点头后,郭守云拿起酒杯跟两人示意了一下后,放到嘴边抿了一口。

    作为八大名庄中最受欢迎,且产量稀少的帕图斯,素来在酒客中有‘红酒之王’的美誉。如今醒了超过一个小时的它,口感柔和顺滑,微酸的酒液中带着橡木的香气,令人回味。

    “看来红酒还是像郭先生那么喝才有味道,不像我,刚才糟蹋了这么好的酒!”

    “唐先生严重了。喝法没有好坏,自己喜欢就好!”郭守云放下酒杯后微笑道。

    “哈哈,郭先生果然是洒脱之人。”顿了一下后,“对了,听说郭先生喜欢收藏古玩,恰好我这里也带了两件。如果郭先生喜欢的话,就请收下!”

    话落,没待郭守云表态,便左手一招。站在角落里的年轻男子,应该属于其助理的角色,连忙把原本放在桌子上的锦盒拿了过来。

    “郭先生请看!”

    注意到桌子上的锦盒,郭守云原本是打算拒绝的。因为他如果没记错的话,唐万欣跟他的德隆系就是在今年倒下,成了华夏最轰动的经济事件,甚至一度引起中央的关注。

    不过,唐万欣此人不知道是通过察言观色发现了他眼神深处的拒绝,还是本身就是这样的态度,在郭守云开口拒绝之前,便打开锦盒。

    眼见如此,他便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别人笑脸相迎,而且准备了礼物。即便没打算留下,也没必要太过于决绝。给人个台阶下,与人方便,自己也方便。

    “局事多暇。动履禔福。去远诲论之益。忽忽三载之久。…这是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局事帖》?”

    “周先生好眼力,这正是曾巩的《局事帖》,我可是废了老大劲才从一个藏家手里把它买过来。”

    “相传,《局事帖》是曾巩62岁那年写给同乡故人的一封信,共124字,曾被历史上多位名人收藏,并经徐邦达考证著录于《古书画过眼要录:津隋唐五代宋书法》。也是迄今发现的唯一一件“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传世墨迹,堪称旷世国宝!”周子琪激动道。

    对于《局事帖》,郭守云也不陌生。不过他最熟悉的不是其艺术价值,而是这件书写在宋代印刷书籍纸张的背面,镜心,水墨纸本,大小只有29×38.2cm的书法,会在2010年的保利秋拍上创造1.28亿华夏币的惊人价格而轰动于世。

    “郭先生觉得如何?”唐万欣道。

    “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真迹,自然是价值连城!不过这么珍贵的东西,我可不敢收下,唐先生还是收回去吧!”

    郭守云收藏古玩,既是为了收藏,更多的还是为了投资!曾巩的《局事帖》真迹固然价值惊人,但还不至于让他放弃底线和原则,轻易许诺。

    而且,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唐万欣拿出这么珍贵的东西作为礼物,后面想要交换的条件也必然不小,在知道他跟德隆结局的情况下,郭守云就更不能答应了。

    “郭先生太客气了。曾巩的《局事帖》固然价值不菲,不过也就是几千万华夏币而已,比起你我的身家又算得了什么。所以郭先生大可以放心收下。另外,我是西域人,也喜欢和田玉,所以这第二件准备送给郭先生的礼物就是一件和田羊脂白玉料子。不过因为不太好携带,便托人直接送到郭先生府上去了。”

    看着笑意盈盈的唐万欣,郭守云欣赏了一下手里的《局事帖》后,重新卷起来,放回锦盒里。

    “唐先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在接受阁下的礼物之前,我更想听一下你打算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否则,这东西你还是收回去的好。”

    话落,郭守云把锦盒朝唐万欣所在的位置推了推。

    “郭先生,这只是朋友见面的礼尚往来而已!”唐万欣目光闪了闪。郭守云一上来就一副打开天窗说亮话的风格,让他有些猜不透对方的心思。

    “如果仅仅是礼尚往来的话,那这顿饭加这瓶酒就足够!其它就算了!”

    看了他一眼后,周子琪突然开口道:“唐先生,郭先生既然如此说,你有什么想法就尽管开口吧!”

    比起唐万欣,已经第二次见面的周子琪无疑要比他更了解郭守云的行事作风。

    看着周子琪,唐万欣的神色有了细微的变化。

    其实郭守云看得出来,尽管两人表面上好像不熟,尚且‘先生’‘先生’的叫着,但从眼角眉梢细微处的表现来看,他们应该认识很长时间,而且相当熟悉了。

    果然,有了周子琪的话后,唐万欣的态度有了转变。

    “郭先生,既然您如此说,那我也不讳言了。”

    郭守云点了点头,左手一抬,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在开始之前,我先介绍一下我们德隆。德隆控股成立于1996年,发展至今,旗下拥有西域屯河、沈~阳合金、湘火炬、天山股份、山城实业等上市公司在内的近500家企业,集团总资产超过1200亿华夏币,30万员工。”

    “我们德隆控股旗下的公司都是极为优秀,盈利丰厚的企业。以西域屯河为例,现在它是全球第二大番茄酱生产商,浓缩番茄酱出口量站到全球贸易额的17%。同时还解决了西域10万农户的就业问题。”

    “另外,沈~阳合金是华夏最大的专业电动工具制造企业。在德隆进入该行业之前。华夏电动工具的产量已经占到了全球70%,但销售收入却只占10%,利润占有率还不到1%;但在德隆进入该行业,并经过整合后,在全球电动工具制造行业内的议价谈判能力和出口效益都有了明显的提高。”

    “最后,湘火柜公司。在德隆‘大汽配’的战略指导下,通过收购美国最大的刹车系统进口商MAT公司,以及9家在华合资企业75%的股份,从而获得了美国汽车零部件进口市场的一定份额,并通过控股陕汽,成为该行业国内龙头企业。到今天,湘火柜拥有50多家子公司,成为华夏齿轮、火花塞、军用越野车3个行业规模最大的企业,同时还是空调压缩机第二大生产厂家、汽车刹车系统的最大出口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