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尘骨 > 第四九二章 差你帮忙做件事
    那两道风像是从心口上掠过似的,嗖嗖两声连带老人家的心口也是唰地一凉,心惊肉跳至于定睛一看,喜出望外:“这、这不是……”这不是那两个救命恩人嘛!

    老人家连滚带爬的迎上去冲着林苏青和清幽梦直磕头,一切都明白了,难怪说他一身妖气,方才那一幕可不是妖怪么!如果不是有恩人赐予的护身符,他现在恐怕也只剩一身衣裳了。

    “这老鼠精想冒充你家主人,坐享荣华富贵。”

    林苏青把老人家扶起来站稳,躲过去蹲在被锁子地上爬不起来的老鼠精跟前说道:“好吃懒做的妖怪,修炼中途为财色权利所诱惑,做出这等谋财害命的坏事。我如果现在杀了你,是为民除害,而你几百年的修为就在今日烟消云散了。”

    “哼,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别以为老子就会求你们!”那老鼠扭过头啐他们一口,“装模作样的家伙老子见得多了!一时大意才被你们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人暗算!”

    老鼠精说着也不去推那锁着他的树枝了,四爪一瘫,任凭处置。

    嚯,瞧这臭脾气,清幽梦一把就摸上了鞭子,林苏青连忙拦下她:“等等,修炼不易,再给他一个机会。”

    清幽梦不解的看着他,那眼神好像是质疑——你居然是这般心慈手软的人?

    “耗子,我听说了这家主人阳寿已尽,不是为你所害,而这位老人家也还活着,你尚未铸成大错。”林苏青看着这只白毛红眼的大耗子,苦口婆心道,“我们差你办一件好事,也算是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待事情办成之后,你继续修炼,来日渡劫飞升时,我相信雷神也不会因为今日之事太为难你。”

    那老鼠精的一双血红的眼睛滴溜溜的转来转去,末了斜瞅着他,有难以置信,但也很愿意有这个机会,于是问道:“什么事情?”

    “我听说一百五十里外有一个县,县长贪污混吝,强占了不少粮食和山珍异宝。”

    “你让我去给你偷来???”老鼠精一双红得晶莹剔透的眼睛瞪起来,像两颗璀璨的血色琥珀。

    “是让你去偷,但不是偷来给我,而是偷出来救济县里,和这边村子里的穷苦人家。”锁在老鼠精身上的树枝,像利爪一样死死的扣住它,任它如何扭动身躯都纹丝不动,而林苏青屈指轻轻一点,树枝立刻化为乌有。

    老鼠精一得自由,连打几个滚,滚到边上远远的,活动着周身,无一损伤。林苏青继续说道:“你窃取他仓库里的东西,都是他强占来的,于他都是多余,你就算搬空了仓库,也不会动到他的根本,而你偷出来之后救济穷苦人家,其实也算是一种物归原主,之外于你不枉是一件好事。”

    那老鼠精一边活动着肩膀一边幻化着人形,转眼又是那副得道高人的模样,吓得老人家目瞪口呆,以为自己做梦似的。

    “行吧。”老鼠精一口应下,“我今晚就去。”

    说完化作一溜灰烟就不见了踪影。

    “你不怕他跑了?”清幽梦不放心道。

    “他既然说得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话,就不会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我赌它不会。”

    “呵,我看不过是死到临头了懒得挣扎。”清幽梦不相信那老鼠精,是了,那老鼠精为了坐享荣华富贵已经起了要将宅子里最忠心的人除掉的害人之心,本来就不是什么正君子。

    “反正它要做好还是做歹,皆有它自己的因果报应。就算它跑了,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影响。”

    “可是它会继续害人。”

    林苏青不可思议的看着清幽梦,原来冰冷如她,也会担心他人的安危吗?

    大约是林苏青的眼神太过直白,清幽梦登时脸上挂不住了,赌气似的别过脸道:“随便吧。”

    ……

    夜半子时,皎洁的月光洒在因修通水渠而挖得凹凸不平的土地上,东一块土堆,西一块凹地,处处都是垒成小山丘似的,像夜间站哨的侍卫,也像是看不清容貌的鬼魅。

    林苏青掐算着时间,那老鼠精应该快准备出发了,遂摸出豪笔与册子,画了一只黑色的蝴蝶,派出去跟着那老鼠精。

    而后便枕着胳膊翘着腿,悠闲的躺在房顶上等候着消息。却没想到蝴蝶飞出去没多会,估摸时间可能连村子也没飞出去,便折返回来了,同时带给了他一个意外的消息。

    连他都惊了,于是赶忙翻下房顶,敲了敲清幽梦的房门,招呼道:“幽梦姑娘,快走,带你去瞧个事情。”

    吱呀,门应声而开,清幽梦的脸色比月色还冷,道:“何事。”

    “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具体详情我也还不知道,不如你同我一起去看个究竟。”

    清幽梦嘴角一沉,吱呀门合上了。

    “是关于那只红眼白毛的老鼠精的,你不想知道它逃没逃吗?”

    吱呀,门果然又开了。

    “带路。”

    她果然还是好奇的,自打来下了三清墟,暂住进人间,清高不问世事如她,也不禁对许多事情都好奇起来。

    她本来不相信那只老鼠精能信守承诺,可是林苏青说得斩钉截铁,所以她好奇林苏青为何敢相信它,不过,虽然林苏青自己也说了没有十足的把握,并且做好了那老鼠背信弃义的准备,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好奇……

    它真的不会趁机一走了之吗?

    “其实我也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什么。”

    “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最讨厌人卖关子。”

    “你就当我不是人吧。”

    “……”清幽梦想了又想,也不知道林苏青要把她往哪里带,心里清楚一会儿就能看见答案,可还是忍不住问道:“它跑了?”

    “算是吧。”

    “算是吧?”

    “嗯。”

    月光很白,风极清,满夜色都是土腥味。林苏青将清幽梦带到了村子口。

    深夜的村口,杳无人烟,只有猫头鹰有一声无一声的打着哨,使得夜色显得不那么空,却更加阴冷。

    “来等那只逃跑的老鼠精吗?”清幽梦环顾四周,只有夜风的动静。

    “你看那边。”林苏青指着村口路中间的一块大石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