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统一度量衡
    莱克星顿的失踪,不止是华夏在连续跟踪报道,全世界很多国家都在这么做。

    终于有人在印尼浅海,发现了第二艘沉没的货船,迈国得知消息之后,军舰直接开了过去,并且划出了警戒线,其他国家的舰船不得入内,包括印尼海军。

    要知道,这里可是印尼的专属经济区,竟然被迈国海军包场了。

    就在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洛华庄园的“仙门庆典”正式开始了。

    冯君定下了人数,要求最多来三十人,不过在庆典开始的三天之前,来人就已经超员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比如说,洛华根本就没有通知王屋洞天,但是王屋的人不请自来,而且是来了四个,其中有一名九十多岁的老者,炼气一层。

    冯君真的没想到,王屋居然还有炼气期修者,他和小天师夜探王屋山,也就是见到了三个蜕凡期而已,根本没有感应到任何的炼气气息。

    不过这名老者,其实是空有修为,身体极为羸弱,气息也紊乱得很,据说是当年晋阶的时候,受到了外敌侵扰,以至于断了仙路。

    但是罗浮山的青霄子很不屑地表示,此人其实就是得了不知名的天才地宝,因为王屋有聚灵阵,才侥幸冲上了炼气期,但是冲得太勉强,以至于根基大损。

    好吧,王屋洞天做为第一洞天,出了一个炼气期,倒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不过这个“方壶仙山”的炼气五层陈道长……是什么鬼?

    蓬莱三山,冯君一直以为是传说,没想到还真有道统传下来,不但是炼气中阶,而且在没有接到邀请的情况,主动来了。

    冯君这人有时候有点拧巴,但是别人给面子,也有实力,他当然不会膨胀到不去接受。

    陈道长这个名额,给也就给了,王屋怎么办?

    反正都是一些糊糊事儿,除了王屋和方壶,冯君也没有收获更多的惊喜。

    不管来了多少人,反正冯君是卡住了三十个人的名额,结果到了最后,就连武当也只能进去两个人,其他的人都停在庄园门外。

    其实冯君发现情况不对,马上就让人在庄园外搭了两排活动板房,到最后拓展到了四排。

    而进入庄园的贵客,也没谁住进了别墅里,他们住的是通讯公司的培训宿舍,没错,就是那些简易板房。

    简易板房理论上能住二十个人,两个人一个房间,连卫生间都没有,条件差得一bi,根本没有什么仙门盛典的感觉。

    但是你还别嫌弃,比一比那些在山门外住着的人,这里起码是在庄园内。

    郑阳市区倒是有五星级宾馆呢,喜欢享受的去住那里好了,洛华也没求你来。

    还有十个人,直接住进了冯君的行在小院,不过那都是洛华的铁杆盟友。

    关山月、唐王孙父女、董曾鸿、冯天扬、罗浮青霄子、武当郭长老、终南秋道长……

    昆仑此次来了两人,分别是大长老和于白衣,却也不得不住在简易板房里。

    终于到了庆典日,一大早起来,张采歆就带着花花,拜访各路豪杰。

    花花跟张采歆的关系其实很一般,但是它多少算得上是洛华自己人,道门豪杰大举来访,它必须得配合着挺过这一关。

    方壶陈道长是孤身前来的——他这一系里,除了他真没有拿得出手的人了,连个蜕凡中阶都没有,但是身为炼气中阶,也有幸住在行在小院里。

    看到洛华的两个炼气期来访,他很客气地打个招呼,心里却是在嘀咕,“九州大地,还能有这么多炼气期存在吗?”

    然而这也只是一个疑惑,因为在他的消息里,洛华庄园的主人,似乎是出尘期。

    反正不管怎么说,在这末法时代,还能晋阶炼气的,那都是了不得的人物,绝对值得他专程赶来一趟。

    张采歆拜访了一圈,基本上就是中午了,而此刻正值盛夏,这个时节的郑阳酷热难当。

    冯君请大家到别墅用餐,虽然还不是庆典的正餐,但是他准备得也很多,灵米灵兽肉什么的,都不要提了,正经是没上灵酒。

    他也不掩饰这一点,“我这儿有好酒,关主持、郭长老和冯执掌都能做见证的,但是今天是庆典,中午不要多喝,等到晚上,我敞开让你们喝。”

    董曾鸿藏在人群中叫一声——其实是配合,“冯山主,现在到晚上,还有很长时间的。”

    冯君早就安排好了,“我这儿有好几个节目,可以去游艇上,在大河里游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也可以在这里,喝点茶打一打游戏;要不我还能在小院里讲一讲修炼。”

    在座的都是见识过人,除了冯天扬想到游艇上玩,大部分人都表示,想听冯山主讲修炼。

    冯君当然要假巴意思地表示一下,说我这就是一家之言,确实很想讲一讲,但是讲得不对的地方,还请大家包涵。

    方壶山的陈道长最为耿直,他毫不掩饰地表示,“我们此来,就是求传道,方壶的传承都快断了,冯山主你想讲什么只管讲,我是打算洗耳恭听。”

    冯君可以讲的东西很多,有鉴于这只是庆典之前的沟通,属于餐前甜点,他也就没有讲得太多,只是讲述了一下炼气期前的境界。

    这样的讲演,搁在手机位面绝对不会有人听——起码在修仙界不会有人在意。

    至于说凡俗界……谁敢讲这些内容?

    但是在地球位面,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尤其是冯君认为,养气期的这个称谓非常不准确,应该称为蜕凡期才对,并且他举出了相关的例子。

    短暂的讲解完毕之后,大家开始讨论,到最后一致认为——以后咱们不能称为养气期了,必须得说是蜕凡期才合适。

    形成明显对比的是,昆仑两名炼气期,于白衣和大长老,对蜕凡期的说法相当不以为然。

    冯君要统一称呼,他们也无法阻拦,于白衣不敢做声,但是大长老出声了,“这养气期称呼多少年了,贸然改了,真的好吗?”

    他的话不能说不对,然而昆仑有天敌的,还不止一个。

    关山月就是昆仑的死敌,别看第二次试炼,她放了昆仑进去,但那是大势所趋,丹霞天的势力太小,虽然能倚仗洛华庄园,可是说到在道门的底蕴,洛华还真未必及得上麻姑山。

    关执掌明确表示,“我就觉得好,蜕凡期这说法,再合适不过了。”

    大长老看她一眼,心里也有点无奈,心说若不是洛华在当面,你敢跟我呲牙,我直接毁了你家道统,看你还敢胡说八道不?

    当然,毁道统是很犯忌讳的事,此前也没有出现过几回,他也只是想一想罢了。

    这事真的很容易办到,昆仑愿意的话,早就能毁了丹霞天的道统,哪里等得到现在?

    紧接着,董曾鸿表态了,“我就从来不知道,养气是什么感觉,但是蜕凡、入道、推仙门,这些说法,在我鬼谷子一脉里,却都是有的。”

    他真的不是一味地附和冯君,他认为道门发展到这一步,分支太多,虽然各家都强调道统,但是有些东西也要规范一下。

    所以这次庆典,在日后被人称为“道门日常规范1.0版会议”。

    他们在这里哇啦哇啦地说,喻老爷子一群人则是看得目瞪口呆。

    能进庄园参加庆典的人,除了要过洛华这一关,也要经过老爷子的安保审核。

    经过前期的磨合,安保们基本上已经不会再有意为难洛华认可的客人了,但是这么多人进庄园,该有的基本调查还是有的,所以大家都知道,这是来自华夏各道门的杰出人物。

    由此也可以想到,张采歆的这一次晋阶,跟以往绝对大不相同。

    不过来的人五花八门,有男有女有胖有瘦,有青霄子那种看着就活不了几天的老人,也有关山月这种邻家大妈类型的,有秋道长这种得道高人形象的,也有唐文姬这种小太妹气质的。

    这样的一群人,七嘴八舌地说着听不懂的话,还发生了相当的争执,喻老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怪异的一幕,连插嘴都不可能。

    听不懂可以离开?拜托,听不懂也要努力听,他们甚至悄悄地打开了手机录音,打算回头找人请教,好搞清楚洛华这修炼,到底是蒙人的,还是真的可以按图索骥跟着修炼。

    不过这讲道也没有用了多久,大概是下午五点半,冯君站起身来,“好了,现在去我的行在吧,正式进入正题。”

    真正的庆典,不可能在别墅里举办,那样实在不正式,倒是行在比较合适用来装bi,李诗诗他们在那边应该忙得也差不多了。

    众人起身离开,喻老他们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了,他们没有在庄园里肆意走动的权力。

    喻老的秘书忍不住叹口气,“这些人,还真是排外啊。”

    保健医生轻声嘀咕一句,“圈子不一样,人家也不希望咱们进去。”

    喻老侧头看一眼自己的孙女,想暗示她跟着去听一听,但是见到她目光茫然,最终还是暗暗叹口气:小轻竹,你这么不懂得争取机会,真的是不行啊。

    (双倍月票开始了,大声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