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田婉君
    冯君发现两个登仙鉴都没有效果,也为难了起来——要使用“附近的人”吗?

    就在此刻郎震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出现了,也不说话,就冒雨跪在那里。

    刘菲菲见状,也壮起胆子走出小院,跪在了郎震的身后,还没命地冲着弟弟招手。

    她的弟弟已经六岁了,开始懂事了,见姐姐跪在那里,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既然姐姐示意了,他也跑过来,噗通一声跪下。

    冯君此前测过刘菲菲的属性,知道她是身负阴阳,同时五行均衡的属性。

    这个属性是实实在在的大路货,但是真的是可以修仙的,五行蜕凡功法,就是最好的选择,而且晋阶炼气期的可能性不低,区别只在于是什么年纪晋阶炼气。

    这个体质的缺陷是“上限有限”,想要晋阶出尘期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至于说晋阶金丹,那必须得有大机缘。

    不过这个位面上,还真有类似资质晋阶金丹的,而且还不止一人。

    所以在小家族里,如果没啥修仙苗子,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可以考虑重点培养这种人,而大势力里,这种人就是任其生灭——可以修仙,但你别指望能得到太多资源,。

    所以冯君的眉头一皱,不耐烦地发话,“菲菲你捣什么乱?我对你有安排,等到了十二岁,我自会给你个机会,现在……领着你的弟弟走开。”

    刘菲菲闻言磕了三个头——这是她感激山主的照拂,然后领着弟弟,一溜烟跑掉了。

    冯君又看一看郎大弟和郎小弟,“老郎你教他俩习武就是,以武入道也没那么难。”

    郎家人的资质他心知肚明,只不过此前没有挑明白,现在他的态度就很明显了:你俩资质不合适,以武入道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他连自己身边的人都是这种态度,田家人见状,就越发地绝望了。

    田阳猊壮起胆子走上前,“都……不合适吗?”

    冯君摇摇头,“没有特别杰出的,不过说实话,这真的太正常了。”

    田阳猊壮起胆子发话,“还有一百多落选的子弟,山主能帮着看一看吗?”

    冯君一摆手,意兴索然地发话,“那就都带来看一看吧,我倒是挺奇怪,你是怎么筛选出来他们的……对了,你们也别走,进小院里站着。”

    他冲不远处的素淼真人点一点头,转身回到小院,进入了房间,并且关上了房门。

    其他人见状,蹑手蹑脚地紧了小院里,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

    素淼真人真的很想知道,冯君在屋里正在做些什么,不过,她最终还是没有投放出神识去观察。

    不多时,冯君的声音从屋里传出,“好了,你们可以出去了,下一批的进来。”

    第二批进来的,差不多也有二百人,冯君这次连门都没出,也没有使用登仙鉴,他只是很不耐烦地表示,“虞家、陈家和木家的都退下了,不要开玩笑,这是我和田家的因果。”

    马上就有几十人脸涨得通红,冲着房间方向拱一拱手,倒退着退出了小院。

    他们也是看到冯君又开始检测第二波,心里猜到,这种测试对山主的压力应该不大,所以才跟过来,看能不能借机蹭一下。

    现在冯君已经发现了,并且点出是“他和田家的因果”,谁还敢继续滥竽充数?

    过了一阵,房屋里传来一声轻咦,“这个……这个田婉君,算是怎么回事,二十岁了?”

    他曾经跟田阳猊说过,来测试的子弟最好低于十五岁,实在不行,放宽到十八岁也行,最好别过了十八岁。

    像这田婉君,都已经二十岁了,若是冯君选了她,那么留给她修炼的时间,不到五年。

    听到这话,田乐文的嘴角抽动一下,田阳猊却不无得意地白他一眼,然后恭恭敬敬地回答,“婉君天性聪毅刚强,已决意不出田家,这一次检测,算是族里对她的褒奖。”

    红姐和好风景此刻正在屋子里,隔着玻璃看着这一幕,看着那红着脸低着头的女子,两人齐齐轻叹一声,又对视一眼,心里生出同一个念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

    冯君在屋里用“附近的人”推算,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闻言又是好奇地发问,“什么叫‘决意不出田家’,又怎么算得上褒奖?”

    “此事说来话长,”田阳猊笑着回答,然后出声发问,“敢问山主,婉君资质如何?”

    门声一响,冯君推门走了出来,只一眼,他就看到了田婉君。

    这个女孩儿……怎么说呢?如果说米芸珊是林妹妹的话,她给人的感觉就有点像妙玉,美艳自然有的,关键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超然气息,气质相当高贵,隐约还能感受到一丝傲气。

    这就令冯君感到意外了,跟那些世家大族相比,田家只是一个不入流的乡下小家族,想要称霸一个县都相当吃力,居然能生出这种气质的女孩儿。

    如果田婉君出生在陈家、木家,或者是米家、虞家,冯君都不会觉得特别古怪,但是田家这底蕴,居然生出如此气质孤高的女子,真有一种“鸡窝里飞出金凤凰”的感觉。

    他在那里吃惊,田阳猊却是不无得意地又看了田乐文一眼:看到没?姜还是老的辣!

    这田婉君算是田乐文的堂妹,两人是同一个爷爷,她自小就聪慧过人,美貌的名声甚至传到了息阴城。

    这时候的武修家族,大多是重男轻女,田家有意让她嫁的好一点,也不让她练武,而是在文采、礼仪方面大加培养。

    不过田家的底蕴终于是差了一点,太高的枝儿攀不上,十三岁那年,她被许给了府城一名捕长的儿子。

    结果她还没过门,捕长得罪了悍匪,一家人被杀了个干净。

    十五岁,她被许给了郡治的某大户人家,结果就在夫君即将迎娶她的时候,不小心失足落水,被人救上来的时候,身子已经凉了。

    一次也就罢了,两次都是这样,她“克夫”的名声不胫而走。

    后来阳山顾家的一名族老不嫌弃她,提出要纳她当小妾,田婉君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她直接拒绝了,并且表示今生不嫁了,就在田家养老。

    为了防备顾家的纠缠,她躲到了母亲的娘家,听说顾家覆灭,才又回来。

    按说以她的名气,冯君不该没听说过,但是她终究是有点不好的名声,在顾家覆灭之前,肯定没有人提起,顾家覆灭之后,冯君已经成就百丈先天。

    这个时候,提她也没什么意思,冯君注定要成为一代豪杰,而她没有做小的可能。

    到了后来,冯山主一骑绝尘,其他人就只剩下仰望了,哪敢拿凡俗女子去跟他说什么?

    这一次冯君招收弟子,田婉君也相当动心,想要尝试,结果被她的堂哥田乐文挡回去了。

    她不答应了,就去找田阳猊,说我都已经不打算出嫁了,生是田家的人,死是田家的鬼,不能把我当做要嫁出去的人看,虽然我年纪大了一点,但是我只求这么个机缘。

    田阳猊的心里,始终是有些说不出口的算计的,但是他也不敢触怒冯君,就说你年纪大了一些,我先让你来止戈山,你能不能参与,还是要看具体情况。

    结果就在刚才,他听说给冯君做饭的乡下小女孩,冯山主都会给个机缘,索性就心一横,打算赌一把了——米芸珊是这样,刘菲菲也是这样,我家婉君差他俩很多吗?

    田乐文想要阻止他,因为这有挑衅冯君的嫌疑,田阳猊急了,“他若是能选到弟子,肯定不会在意这挑衅,他若是选不到弟子,说不准还会考虑婉君一下。”

    他是把冯山主当作好se之人了,但是这话没办法明说,只能如此表示。

    现在……果不其然,事实证明他猜的是对的,冯君人在屋里,问的就是田婉君——显然,这是用神识观察到了婉君的相貌和气质。

    冯君如果能听到他的心声,估计得一脚踹过去:你家出尘上人的神识,能看到别人相貌?

    不过他看到田婉君的相貌之后,就觉得……没准我会被别人误会。

    他左右看一下,发现大家都不敢直视自己,米芸珊眼中一如既往地带着一缕幽怨,不过他感觉,今天她的幽怨似乎加深了一些。

    再看一看田阳猊,这老家伙耷拉着眼皮,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但是他的嘴角,有一点微微的上翘——很显然,这来自于他内心的得意。

    冯君相当反感他这个表情,但考虑到自己是出尘上人,没必要跟这些人一般见识。

    说得更直白一点,这些人怎么看他,对他来说重要吗?

    所以他轻咳一声,“你田家这一拨子弟,还真是没什么机缘。”

    然后他又抬手一指田婉君,“倒是这个年纪超标的田婉君,还有三分可塑性……唯一遗憾的是,她早晚是要嫁出去的。”

    田阳猊闻言,忙不迭地发话,“山主,我刚才已经向您解释了,她不会出田家的,永远不会出。”

    冯君闻言上下打量他一眼,表情相当地怪异:你特么……这是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更新到,召唤月票,请看作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