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绿皮救世主 > 第557章 狂犬小径的兄弟会
    回到“暴风镇”。

    突然出现在广场上的这批人大概上百人左右,大部分人的穿着打扮五花八门,唯一的共同点就是破旧,手上拿的武器也是乱七八糟,一看就不是什么正规部队,而且几乎所有人身上都有战斗的痕迹。

    石头眉头微微一皱,马上就猜到了他们的身份,因为领头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虽然很久没见过,但他还是马上就认了出来,不是他记性好,是因为对方的外表实在太出众了。

    这人有着在普通人中难得一见的高大身材,样貌也不丑,浓眉大眼,鼻梁高挺,满是横肉的脸上长着浓密的络腮胡,本该充满凶狠与阳刚之气,可偏偏他留着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就像瀑布一样,随意地披散在肩头,配合他的真相,怎么看怎么别扭。

    更奇怪的是,他明明是一副战士的好身板,却穿着一套教会牧师式样的长袍,因为太久没洗过了,也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不知道是从哪里抢来的,明显小了几个尺码,原本宽松的长袍穿在他魁梧的身上,竟然紧绷绷的。

    这一身满是槽点的造型让人过目难忘,所以石头才能马上认出他来。

    「冈德雷德兄弟会」的会长,「恶棍大祭司」冈斯利布。

    他身后这些人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自然就是在“狂犬小径”打家劫舍的盗匪们,以及他们的家属。

    盗匪都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大多数都是因为无法忍受领主的剥削和压榨,或者犯了什么事情,只能带着家人一起逃走,成了流民,但因为“边境亲王领”的土地本来就贫瘠,好点的地方都被人占了,换个地方也是一样给领主干活,所以很多人干脆落草为寇,靠着在交通要道打劫商队为生。

    不过说实在的,盗匪这职业纯粹就是高风险低回报,职业生涯也没什么发展,最关键是如果老大的眼力劲不好,碰上了硬茬子,丢掉的可就是性命。

    别看冈斯利布长相狂野,在这方面却颇有天赋,成为兄弟会的会长后,从来都是只挑软柿子捏,绝对不会去碰那些带着大批护卫或者雇佣了很多佣兵的队伍,「冈德雷德兄弟会」在他手上竟然日益壮大起来,成为“狂犬小径”多如牛毛的盗匪组织中,排得上号的存在。

    千万别以为这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行走在这条连通东西方的咽喉要道上的商队一直络绎不绝,但竞争也极为激烈,想要活下去,一方面像刚才说的,要选好目标,另一方面也要时刻防备着同行,甚至自己的手下搞事情,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冈斯利布绝对算是个人才。

    只不过俗话说的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总有失手的一天。

    这不,「冈德雷德兄弟会」就在金钱的驱动下,被人当了枪使,跟其他一些盗匪一起,在“雷霆崖”载了个大跟头,损失惨重,不过冈斯利布也算留了个心眼,自己没去,只不过最后还是被敌人找上门来。

    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单枪匹马闯上门的绿皮竟然一个人干翻了他所有手下,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不仅有没杀死他们,而且还要合作?

    一开始他当然是想拒绝的,但是没办法,小命都在别人手上,不听话就是死,冈斯利布是个怕死的人,而且在听了这个绿皮的计划后,他竟然觉得很有搞头,甚至还主动出起了主义。

    就这样整个兄弟会都上了石头的贼船,跟「原谅佣兵团」一起里应外合,这两年虽然不说发大财,起码兄弟们的生活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冈德雷德兄弟会」也成为“狂犬小径”唯一的盗匪组织,损失的人员不仅补充了回来,在收编了其他势力后,数量直接膨胀到了三四千人。

    只不过那些商队也不是傻子,有了血淋淋的教训以后,他们都开始主动雇佣「原谅佣兵团」的人来通过这段必经之路,到最后几乎每个商队都会挂上佣兵团绿色鬼脸的旗帜,兄弟会的业务急剧下降,但等着吃饭的嘴巴却比以前多了几倍,单靠十分之一的“过路费”只能勉强度日。

    这些盗匪当然不想再回头过以前的苦日子,不少人都跟冈斯利布提议,既然现在兄弟会兵强马壮,为何不撕破脸自己单干,看着那些肥羊从眼皮子底下经过却不能下手,实在太憋屈了。

    但这些提议都被大祭司一一否决,他甚至还亲手干掉了几个威胁要自立山头的家伙,原因很简单,合作的时间越是久,他才越是感受到那个绿皮的厉害。

    不光是武力上的,还有眼光和大局观。

    冈斯利布也有自己的野心,他不想一辈子都窝在鸟不拉屎的山里当盗匪,凭什么那些贵族生下来就高高在上,凭什么他就不行?

    只要能成为人上人,哪怕是给绿皮当手下都愿意!

    事实证明这个未来成为“边境亲王领”地下皇帝的家伙的确不是一般人,当他收到石头的来信,要他带着一部分手下和全部家属到“暴风镇”定居时,冈斯利布一反之前的小心谨慎,留下一千多自由惯了,主动留下继续收钱的兄弟会成员,自己毅然决然地带着其他所有人和家当,投奔新成立的人类小镇。

    因为他知道,自己苦苦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了。

    石头早就打好了招呼,兄弟会的人很轻易就穿过了之前不敢靠近的“费坦堡”,但接下来就没有那么轻松了,等到好不容易抵达“暴风镇”,也只有少部分人被允许放进来,其他人还在外面等着,不过他们也正好目睹了广场上发生的神迹。

    跟其他人一样,兄弟会的人自然也是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直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他们后面传来,沉默才被打破。

    十来个身形狼狈的佣兵抬着一副担架冲了出来,担架上是一个满身鲜血陷入昏迷的年轻佣兵,其他人身上也都是伤痕累累,一副刚刚结束了战斗的样子。

    前排有眼尖的家伙立刻叫出担架上佣兵的名字。

    “小玛索!是小玛索,有谁看到苏菲大妈了!是她儿子!好像快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