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小说网 > 你是我的吧 > 第四十六章 小梅,菊理
    “你还有什么话可以狡辩吗?”

    百合低下头,不再作声。

    “你在这里也算是有一定地位的吧,和妖姬不一样。”

    “妖姬……她告诉你什么了?”

    “这个你没必要知道,因为你今天就会回归你该去的地方了。”

    百合握紧拳头:“你到底是什么人?”

    “结界师。”

    雁南飞拿出邪气盒,语重心长地说:“我再给你一点时间,珍惜最后的时间吧。”

    百合愤恨地咬紧牙关,怒视雁南飞。

    小梅和菊理拉住百合的左右手,抱住了她的胳膊。

    “百合姐姐……”

    “欺负……”

    “不能饶恕。”

    “菊理、梅、止めて(不要)。”百合歇斯底里地喊出来,却没能阻止菊理和小梅狂化。

    雁南飞愣了一下,百合说的是日语?

    她们为什么会到中国来?

    菊理和小梅的眼睛已经完全黑化,闪着黑色的光。

    更令人意外的是,她们身上的妖气丝毫不比火狐差。

    花园里的生命都感受到了这股强大的力量。

    血魔支体也发现了,她很好奇发生了什么事。

    就让花草传递消息。

    小梅和菊理在一个人类面前狂化了。

    这还真是稀奇,不管是那个人类,还是小梅和菊理的狂化。

    血魔命令玉苞与凌凌草去帮助百合。

    那个人类竟然能逼到她们狂化,还是有些本事,如果他能够降服狂化的菊理和小梅,那就真的不能坐视不管了。

    雁南飞问:“你们是从日本来的吧,为什么要到中国来?你们和他们的关系并不融洽吧。”

    “要你管!”

    “他们是他们!”

    “我们是我们!”

    小梅和菊理的腿变成根茎扎到地下。

    百合被她们守护在茎叶之间。

    小梅和菊理驱动妖气,化成藤蔓伸向雁南飞。

    雁南飞立刻用邪气盒反击。

    小纸人与藤蔓相互缠绕,互不相让。

    小梅和菊理果然还是敌不过雁南飞,纵然她们狂化,体内的妖力还是被邪气盒吸收。

    冰冷锋利的凌凌草从地面钻出来,斩断了藤蔓和小纸人。

    凌凌草是血魔养的一种植物,以血魔支体的汁液为养分,整体都是冰一样的颜色,有一种孤傲的感觉。

    小梅和菊理看到凌凌草,心里的怒火愈加旺盛。

    “不需要你们插手。”

    “这是我们的事。”

    “我们自己会解决。”

    一个大块头出现在菊理的头上,是玉苞:“凌凌草又不会说话,也听不到你说什么。它只能感受到主人的意识而已。”

    小梅和菊理平时受玉苞的照顾,玉苞对她们两个很好。

    她们也很喜欢她,并且称呼她为“大块头姐姐”。

    “大块头姐姐……”

    “我们……这是我们自己的事。”

    “我们会自己解决。”

    “大块头姐姐”用自己的花枝拥抱她们,轻轻地说:“你们解决不了,你看看你们自己变成什么样子了。冷静下来,姐姐会帮助你们。”

    雁南飞说:“明明是那么大的花园,怎么没有什么帮手,只凭你们可不是我的对手。”

    玉苞说:“小梅,菊理,快把百合松开,只有百合会有办法对付他。”

    小梅菊理听玉苞的话,把百合放开了。

    百合泪眼朦胧,轻轻抽泣着:“大哥哥,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为什么要逼我们变成这样。”

    百合身上长出绿绿的叶子,把自己围住,一株美丽的百合花绽放在眼前。

    “明明……你只要乖乖的作为食物等着被吃掉就好了。”

    百合终于暴露了本性,嘴角邪魅的上扬,眼瞳变成了淡粉色。

    “小梅,菊理,你们退后。”

    小梅和菊理听到百合的吩咐,就退后了。

    百合用天真无邪的声音对雁南飞说:“大哥哥,今天……你就在最后的挣扎里变成我的食物吧。好吗?”

    “良いことだね、出きるなら。(真是个不错的想法,如果你有能力做得到)”雁南飞轻松地微笑着作出回应。

    百合的表情微微一颤,发觉雁南飞似乎是知道了什么,又立刻恢复了微笑。

    她的手指犹如粉嫩的花枝在舞动,凌凌草随着她的意向而或生长或枯干,时而锋利又时而柔软。

    而小纸人一如既往在邪气盒中蓄势待发。

    凌凌草忽然生出粗壮的根,它的茎叶也随着变大。

    地面愈发变得冰冷,寒气从地面冒出。

    凌凌草已经布满全地,蓄势待发。

    面对这寒气逼人的凌凌草,雁南飞也是从容自若,他举起邪气盒,说:“你猜一下,我这里面收了谁呢?”

    百合不假思索的说:“你能收了谁?蝶儿吧!自从我看不到她之后,就怪事频发,不然还能有谁?”

    “嘶~”雁南飞吸了一口气,故作惊讶,“一猜就中!不过还有一个,你没猜到。”

    “我怎么知道,肯定是哪个手下的小喽啰。”

    “我想问一下,”雁南飞食指在邪气盒顶打转:“火狐出去办事,是不是还没回来?”他露出笑意,食指停下来动作。

    百合思索了一下,表情似乎有些动容,但是她很坚定的说:“你的意思是火狐也被你收了?那是不可能的,火狐可不是蝶儿那样的小喽啰,可以被三脚猫功夫随随便便打发掉。”

    “当然,你没必要相信,我可是见识了火狐的火,这些貌似可以冻死人的草,在狐火面前,会不会融化呢?”

    邪气盒散发邪光,一团火焰破茧而出,直奔凌凌草的本体。

    凌凌草的枝叶化成厚厚的一堵墙,欲挡住来势汹汹的火焰,却在一瞬间被焚烧殆尽。

    突破凌凌草的狐火丝毫没有停止,而是更加迅猛地冲向百合。

    百合操控自己的枝叶与凌凌草相互交错,围成一个冰牢笼,把狐火困于其中。

    百合确实挺强的,狐火在她编织的牢笼中慢慢的消失殆尽。

    “明明有这么强的实力,为什么地位却没有火狐和蔷薇那么高?”

    “自然是有我的原因了啊,大哥哥。而且这狐火,还没有火狐姐姐一半的功力吧。”

    “你很清楚啊,我有必要让你吐出一些东西啊。ユリちゃん(百合)。”

    “お兄ちゃん本当は何者ですか?唯の結界師じゃないよね!(大哥哥到底是什么人,不只是结界师那么简单吧!)”

    “この極楽ホテルを壊れるの人た。(破坏这个极乐宾馆的人。)”

    邪气盒完全展开,狐火尽数冲出,其气势和当时围困雁南飞相差无几。

    这下,冰牢笼也被火吞噬了,凌凌草被火熔化了。

    百合他们被围困于火焰之中。

    火势蔓延至了花丛中,越来越大。

    百合有点慌乱了,她看到小梅和菊理抱在一起害怕的表情,一时脑子里没了主意,身体不由自主化为原形,变成一株巨大的花,足以覆盖整个花园,她想用自己的身体保护花园不受侵害。

    小梅和菊理看到火焰灼烧着百合,她们听到了狐火烧着百合的枝茎和叶子,实在忍不住了,她们尖叫起来,刺耳的声音好像要穿透耳膜。

    她们终于失去了自我,化为了虚无的黑暗,为百合挡住了灼热的火焰,她们痛苦的呻吟着,却非常坚定,不肯松开,声音传入了百合的耳朵,百合犹如被万剑穿心。

    百合看到小梅和菊理这次是彻底失控了,她们挡在自己的身下,忍受着烈焰的灼烧。

    百合终于认输了。

    “住手!求你了,住手,放过她们吧!”

    “那可不行,我真的想不到你们竟然这么强,放了你们,我不就是放虎归山,自己给自己找事吗?我可没那么闲。”

    小梅和菊理的妖力虽强,却不能像百合运用自如。

    此时的她们,只是耗费着妖力做着毫无作用的抵抗。

    百合呼唤着她们,她们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只是用自己的身躯无谓的挡着火焰。

    百合化成人形,跪在雁南飞面前,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

    “求求你了,把我怎么样都可以,放了她们吧,求求你了……”

    “哈哈哈!你真的很天真啊,作为一只妖。”

    玉苞也不忍心小梅菊理继续受苦,张开血盆大口想把雁南飞吞下去。

    却被邪气盒里的小纸人缠住,动弹不得。

    玉苞卯足劲,身体各出都长出了尖刺,小纸人被扎破,邪气也散了,她挣脱了束缚,再次进攻。

    邪气盒里最后的一团狐火飞跃出来,被玉苞一口吞下。

    玉苞依旧在逼近,在准备吞下雁南飞那一刻,它的枝干已经被狐火烧成了碳灰。

    它整个倒了下来,在地面燃烧着它的躯体。

    百合绝望了,她目光呆滞,看着那片被灼烧的黑暗。

    “你是不是有事情想知道?”

    雁南飞笑了一声,说:“你终于进入正题了。”

    “可以先放开她们吗?”

    “这样吧,你先回答一个问题,我就把火收回。”

    “我答应你。”

    “除了火狐和蔷薇,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物,是谁?他的原形又是什么?”

    “还有一个儡哥哥……他的原形是……人类。”

    听到这个,雁南飞有点惊讶了,竟然是人类。

    雁南飞把狐火收回邪气盒,不仅如此,小梅和菊理的妖力也被吸走了很多。

    小梅和菊理无力地倒下了,被吸走太多妖力,维持人形都有点困难了,她们扎出了根钻进地面。

    百合把她们拥入怀里,看着雁南飞说:“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花园里那株红色的,是什么东西,我能感觉到,它拥有很强的魔性气息。”

    百合愣住了,这个该怎么解释呢?儡哥哥都要受命于它,还是不要告诉他实话好了。

    “这个花园里每种植物都有魔性,只是它显得比较强罢了。”

    “那你为什么特意带我去看它呢?它给我的感觉可不只是显得比较强啊,从内到外都透露着邪性的花,我真的从来没见过。它——到底是什么,叫什么名字?”